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4 00:41:27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魔法世界生存指北
  4. 第二章 人人都愛讀研

第二章 人人都愛讀研

更新于:2018-03-16 18:48:07 字數:3133

字體: 字號:
  沿著湖邊的灘涂走了一段距離,在伊森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座小碼頭,在那里伊森將乘船到達學院所在的島嶼。

  碼頭看起來很是破舊,四處爬滿了青苔,木頭上也滿是裂痕,一副多年無人問津的模樣。棧橋走上去便會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呀聲,讓人不由的擔心它是不是下一刻就要散架了。但事實上這碼頭保持這幅模樣已經好多年了,由于用魔法加固過,這看起來陳舊的碼頭實際上極為堅固,只要魔法不被破壞,即使再過一兩百年,碼頭也依舊可以保持堅挺。

  棧橋的盡頭有一盞路燈,彎彎曲曲的燈柱頂部伸出了幾條枝椏,如果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竟然還長著幾片稀疏的葉子。這根燈柱原本就是一株活著的小樹,是從學院中的一棵大樹上砍下來的枝條移栽到這里栽種而成,這種樹的學名叫做魔線鐵樹,這種樹除了像其他鐵樹同類一般堅硬之外,其枝干中還會生成一種可以傳導魔力的纖維,是物品附魔中的一種重要原材料。

  同時,似乎是由于這種纖維的存在,這種樹在生長時需要吸收魔力,也因此在魔力濃度較低的環境中它生長極為緩慢,只有在高魔力濃度的環境中才能像正常樹木一樣生長發育,不過它最大的特別之處卻是一種稱作“母樹共振”的特殊能力,即除了由種子生長而成的新植株,通過其他方式培育的新植株內的魔力發生變化時,都會同時引起母體中的魔力也發生變動,而不論兩者物理距離相隔多遠。利用這個原理,這種樹木被嵌入魔法陣改造,用做遠程通訊器。不過由于限于必須保證樹體存活才能共振,以及樹中的魔力不能進行復雜變化,所以只能用作一些簡單的通訊交流中。但由于它的成本遠低于其他魔法通訊器,所以應用也頗為廣泛。

  這棵樹的一條最為粗壯的枝椏上,懸掛了一盞似乎經歷了無數風雨而格外破舊的燈,那實際上是一個魔力接收裝置,連通著樹內的法陣。伊森走到樹旁,伸出右手,食指輕觸燈體,調動體內的魔力,注入了燈盞中。

  隨著魔力的流入,路燈發出了幽幽藍光,照亮了周圍的一小片范圍,同時也標志著激活了嵌入樹干中的魔法陣,法陣將向學院發出登島的請求信號,接下來只需等待派遣的船只到來。

  伊森并沒有等太久,一小會之后,一點光亮便在月色朦朧的湖面上由遠及近的靠近了,近了便可以發現那是一盞掛在一只小船船頭的燈籠,修長的銀色船身在月光下閃閃發亮,從視野之外的蒙蒙水汽中駛出來。不用仔細辨別伊森便可以確認船是學院派來的,因為這片水域中存在著無數兇猛的掠食者,平時除了學院的船只罕有其他船只敢闖入這里。

  小船的行駛速度極快,不一會兒小船的模糊的身形便清晰了起來。而如果視力足夠好的話,便可以發現一個足以讓普通人驚叫出聲的景象,小船上居然空無一人!

  伊森看著駛來的空舟,也不由的神思恍惚。猶記得第一次看見這種小船時,剛接受穿越事實不久的自己,三觀再次遭受了毀滅性攻擊,無人駕駛?幽靈船?這他喵的簡直不講道理??!在電影里看到是一回事,可真的變成現實就是另一回事了??!不過很快,伊森便放棄治療了,而且他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生活在魔法世界,腦洞大小決定潛力大小??!

  上次畢業的種種景象似是昨天才發生過,而一轉眼,自己便已經又一次站在畢業的門口——不同的是這次是作為一個魔法師,置身夢境的感覺在多年之后又一次涌了上來,伊森只覺得似乎這一切都是南柯一夢,也許下一刻自己就能夠醒來,發現自己依舊睡在自己的小窩中。

  “哐當——”輕輕響起的碰撞聲,驚散了伊森的萬千思緒,船靠岸了。伊森跳上船,將自己的護符嵌入船頭的一處凹槽內,凹槽周圍亮起了一條條交織在一起的銀色紋路,然后延伸來開來,直至遍布整個船體,驅動小船的魔法陣啟動了。

  小船在水上劃出一條優美的曲線,開始駛向遠處的廣闊水域,輕巧的船身劃開水面,在月光下,猶如一條游魚在水面嬉戲。小船快速的在水上行駛著,如果這時有人從高空俯瞰,可以看到湖面平靜如鏡,而整個夜空映入其中,顯得深邃而神秘,有如出現了另一個宇宙,而在湖面剪浪切波的小舟,則如一顆調皮的流星,在其中橫沖直撞,碰碎了無數星辰后又揚長而去。

  伊森倚著船舷,欣賞著船外的景色,突然,不知何時出現的薄霧闖入了他的視野,讓一切變得朦朧了起來,而隨著小船的前進,霧氣也迅速的變濃了起來,不一會兒便遮蓋了一切,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此時的景象大概再貼切不過了。

  突然出現的大霧是學院外圍防御的一部分,如果仔細看的話,能夠隱約看到霧中偶爾閃過的身影,那是由魔力和水汽通過特殊魔法結成的霧兵,當有人闖入霧中時,這些看似輕飄的守衛者會發起與其外表截然不符的凌厲攻擊,直至闖入者喪失反抗能力為止。

  不過在小船周圍卻是另一番景象,濃霧不停的翻動升騰,但卻始終徘徊在四五米之外,猶如被一面無形的壁障擋住一般。正是伊森胸口發著微光的徽章,阻止了迷霧的靠近,保證他能夠安全穿過這片區域。每個在學院中學習生活的人都會有這樣一枚的學院徽章,徽章與擁有者進行了精神綁定,保證不會遺失或被盜,而當由于畢業或者離職等原因離開學院時,徽章則會被回收消去魔力,然后再交還擁有者當做紀念章。

  在這重重迷霧中,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給人一種小船停止在霧中的錯覺——如果不看船邊飛速后退的湖水的話。在這迷霧中時間似乎也都開始模糊了,伊森不知道已經行駛了多久,似乎只是幾分鐘,又好像已經過了幾個小時,然后,霧氣突然間便消散無蹤,廣闊的星空再次映入了眼簾。

  小船已經駛出了迷霧區域,而如果此時回頭看去的話,就會發現神奇的一幕,身后的水面上竟沒有一絲霧氣,仿佛迷霧從來不曾出現過一般,這便是這片迷霧的奇特之處,只在身處其中時,才能看見濃霧的存在。而小船的前方,已經可以看見一座島嶼模糊的輪廓,那就是伊森的目的地——海牙島。

  隨著小船的不斷前進,島上的景色也漸漸清晰起來。小船正前方是一道蜿蜒延伸開來的懸崖,而在崖頂上則聳立著一座高塔,尖尖的塔尖指向天空,那是學院中位置最高的一座建筑物,也是學院的防御魔法的控制中心,而學院中的其他建筑物則位于懸崖背后一片平緩的山坡上,從船上看去,大部分建筑都會被懸崖完全遮蔽在視野之外,只能看見一些較高的建筑的屋頂。

  塔上的窗戶中此時正透出點點燈光,猶如引航的燈塔,為歸來的游人指明方向。事實上如果從島的另一面看去,可以發現學院中即使在午夜時分,也是燈火通明,遠遠看去燈火連成一片,猶如一片落到山坡的群星。這些燈火除了學院必須的夜間照明之外,絕大多數都是來島上進修的法師們在徹夜修行。

  一旦畢業,法師們將很難再有機會回到學院學習,在畢業后他們會被分配一名導師——一般都是經驗豐富的高級法師,只有少部分幸運兒才能分到大魔法師名下——之后的魔法學習便由導師來指導,這種師生關系會一直保持到一定年限或者學生晉升高階法師為止。但一名導師通常都會帶好幾位學生,而且導師也有自己的事務要處理,同時學生們也有自己的任務,種種因素的影響下,學生們能夠得到指導的時間其實并不多,大部分時間都是靠自學。

  而在學院中則不一樣,雖然學院中的老師們也有自己的工作,但相對事務繁忙的普通法師來說算得上清閑了,而且他們也樂于回答他人的請教。同時,學院中有著豐富的藏書——雖然導師們會有自己的私人藏書,但比起學院的圖書館的館藏,則是小巫見大巫了——借閱方便而且種類齊全。最后,學院中一般都有大量的魔法材料儲存,只要花點錢就能買到,而在其他地方則可能需要自己費時費力的去尋找和采集。

  種種緣由之下,這種可以回到學院進修的機會便顯得格外珍貴,因此每年進修名額的競爭也極為激烈。自然的,能夠去進修的法師們也倍加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在學院中幾乎都是在不眠不休的學習修行,因此你在學院中會經常遇到眼窩深陷,頭如蓬柴,而又行色匆匆,口中還念念有詞的人,沒錯,這些看上去神神叨叨,似乎已經精神失常了的家伙,正是那些前來進修的法師們。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排列7开奖号码今天开 合肥定盘星配资公司 一分11选5网站 中国体育彩票i开奖结果查询l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娱乐之城 七星彩大公鸡 15选5选号技巧大全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 安徽快三开奖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