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3 19:22:42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廢材軍師與皇姬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6 17:45:53 字數:15078

字體: 字號:
  灰鉛色的云朵掩蓋了整個天空,使人感覺到了壓抑,雷吉爾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不經意的一想:“當時我被貶職發配到這遠離帝國的那一天,天空也是這樣的顏色吧?!碑敃r我接到這份派遣的令書的時候我是懷著什么樣的心情的呢,雷吉爾自己沒有答案,自己的人生是怎么樣的呢,是失敗的嗎?“或許是正在走向失敗吧?!碑吘宫F在自己失去了主人,失去了立場,失去了將來,還被迫趕到了最北方的最前線。

  這里是邊境都市阿爾斯,距離帝都1600公里,乘坐馬車也需要三天三夜才能到達,這也是天生身體羸弱的雷吉爾感到苦不堪言的原因,連續的馬車之旅,讓雷吉爾渾身酸痛不已。商隊到達城鎮的時候,正好是教會敲鐘的正午,雷吉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周圍環境,映入眼簾的不是看慣了的大理石街道,周圍的房子也不是那種高大宏偉的建筑,雷吉爾心里有說不出來的感覺,并不是說有多么懷念帝都,而是滿是泥土的街道與平屋給人一種牢籠的感覺。每當這樣,雷吉爾就不止一次感嘆自己要在這樣的地方老死,或者死于戰爭吧。帝國伊澤瑞拉并不太平,坐落在南面的帝國鐵爐堡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帝國伊澤瑞拉的領土,大大小小的小戰役也時常發生。但相對來說兩國的關系還是比較和緩,而真正發生沖突的卻是坐落在北方邊境邊緣的蠻軍,所以雷吉爾有這種想法也是理所當然的。

  嘆了一口氣,雷吉爾看了懷表一眼發現還有一段時間,雷吉爾決定去書店看一下“不管如何,只要有書可以看我就滿足了?!彪m然自稱只是個讀書家,但實際上是偏折的愛書家。

  看著書架上的書,雷吉爾熱情的尋找,嘴唇卻因為驚恐而張大。

  “為…為什么!這里的書這么貴!”看著書店里高昂的價格,雷吉爾止不住尖叫起來。

  “有什么問題嗎,軍人先生”在柜臺深處的面臉胡須店主鄒著眉頭,看著雷吉爾。無論是眼角的刀傷還是魁拔的身體,比起在書店中買書更像是軍中新兵營的訓練官。

  即使如此雷吉爾卻不斷的來回巡視書架上的書?!盀槭裁?,這里都是這樣的書”

  “軍人先生,你是從中央來的吧?!?p>  “姑且也算是剛從帝都來到這里?!?p>  “那也難怪,這里可是戰地,只會出售那些工口書,像大城市那樣的書籍,這里是不會進的。在這邊境,書籍已經成為上流人士的消費品了?!?p>  “怎么…怎么會這樣!那么這里沒有梅爾?希格勒老師的新書嗎!”

  “梅…梅爾,那是什么?”

  “你居然不知道梅爾?希格勒老師!而且這里的價格不是比帝都貴上10倍以上嗎!”

  對于突然激動起來不斷逼近的雷吉爾,老板止不住苦笑“小哥,別強人所難了,這里可是邊境,交通不便,書籍也很重,你不能期待什么都和帝都一樣?!?p>  “說的也是呢?!?p>  “不好意思吶?!钡曛鲗⑹稚煜蚶准獱枒阎臅?。

  “等一下,我沒說我不買?!崩准獱栿@恐的抱住懷著書。

  “哎?你是認真的嗎?你看起來也是一個年輕的士官,雖然收你的錢的我這么說有點奇怪,你這不是一瞬間就花掉了你一周的工資嗎?”

  “嗚嗚,這里是地獄,沒有書是不行的?!?p>  在這時店主突然發出一聲輕咦,眼睛瞪得圓圓的。

  雷吉爾跟著店主的視線轉向門口。雷吉爾的眼神瞬間被那如火焰一般的紅發和被一抹彎月一樣的秀眉修飾著下面如紅寶石一樣的赤瞳所吸引,五官端正秀麗,大概十二、三歲的大小,

  雖然還顯得有些稚氣,但她的容貌依舊能夠吸引人的視線無法移開。

  少女將手指豎在紅潤的嘴唇上。安靜點?為什么?這是什么意思。

  其他人來這間店里并不奇怪,但雷吉爾卻不可思議的動搖了。

  “我看過在戰場上發出這是地獄的新兵,但是在木屋中聽到這句話還真是新穎呢?!鼻宕鄲偠穆曇魪纳倥熘邪l出。那是讓人覺得清爽的聲音,并且浮現出活潑的笑容。

  “你就是雷吉爾?懷特五等文官嗎?!鄙倥⒁曋准獱柧従徴f道。

  “啊,是,我?”

  “難道不是嗎?”

  “不,沒錯,就是我?!?p>  “太好了~。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呢?!卑残牡男θ?,帶著符合她年齡的天真。

  雷吉爾的臉有些發熱。因為眼前的少女是如此美麗——不,不是這樣的,只是覺得僅僅被比自己小的少女呼叫名字便驚慌失措而丟臉。

  “為,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是來接你的人,請不要因為我是小孩子就看不起我?!?p>  “不,我沒有這樣想,誒?是來接我的嗎?”

  雷吉爾再次看向少女。

  披著茶褐色的長袍,可以看到長袍下面穿著皮褲和皮靴,這是很常見馬夫的裝扮。

  “來接我,難道說你也是軍人?!?p>  “看起來像嗎?”

  “不,怎么說看起來也是未成年人?!?p>  “是哦,今年剛剛十四歲?!?p>  那就難怪了,在伊澤瑞拉帝國十五歲才會成年,未成年人也只有在極端的條件下才能成為軍人。

  “原來是這樣,大概是臨時馬夫這樣的吧。雖然我打算乘坐公共馬車,但是實在是沒想到會來接我?!崩准獱柲恼f道。

  “……你難道很開心?“

  “怎么可能,專程來接我,總會讓人覺得是趕緊來干活,這樣的感覺,覺得有點郁悶?!?p>  “唔唔,意外地誠實呢?!?p>  “我不喜歡說謊喲?!?p>  “但是,你不是軍師嗎?”雷吉爾從小她四歲的少女那里感覺到了魄力。

  “雖然也有人這么說……但是我姑且也算是圖書館的司令?!?p>  “哈哈,你還真是說了有趣的話呢,有話等在馬車上說吧?!鄙倥呎f邊催促著向外面走去。

  總感覺有點難以呼吸,雷吉爾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

  “快點,看外面的天,再晚點感覺要下雪了。

  在少女的不斷催促下,本來走向外邊的雷吉爾無意識中走回了店主身邊,將錢放在了柜臺上。

  “這本書我就買走了?!??怎么了店主,你的臉色有點難看哦?!?p>  “不,沒,沒事?!?p>  看著店主那屏住呼吸,嘴角不斷地蠕動,好像要說什么的樣子。雷吉爾有些疑惑的看著店主。

  這時少女用嚴峻的表情走進雷吉爾?!澳阍摬粫潜康??”

  “什么啊,這么突然?!?p>  “在這邊境讀書可是一種很奢侈的興趣哦,為什么肯花這么昂貴的價格買書,不是很有錢的人就是笨蛋?!鄙倥煤苷J真的眼神訴說著。

  “怎么說呢,求知欲這種東西可是身為人類的自豪,想知道為什么,想知道的更多,遵從這種欲望便是我的生活方式,如果讓我放棄讀書,就跟我放棄人生一樣?!备杏X對小孩子說這樣的話,實在是太令人害羞了,雷吉爾果斷的閉上了嘴。

  但少女卻用很認真的表情聽著?!笆悄?,就想放棄人生一樣,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我也是……”

  “我也是?”

  “不,沒事,我們快走吧?!崩准獱枌傎I的書夾在腋下,帶著行李像是要追著少女一樣從書店出來。

  店門前停著由一匹馬拉著的小型馬車,褐色的瘦馬看向可這邊,那是有著高達她腰部的駕駛臺,少女的頭發隨著風飄動的跳了上去。

  “是呢,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崩准獱柼鹧巯蛏倥儐柕?。

  少女突然用銳利的眼神看向雷吉爾,壓低聲音,一字一句的說話像是要把雷吉爾的話題撇開一樣。

  “丟下你了哦?!?p>  雷吉爾慌慌張張的爬上了駕駛臺。

  感覺問的時機不對,馬車發出格拉格拉的聲音,木質的車輪在僅有土的街道轉著。向著北方包圍著邊境都市,阿爾斯邊塞前進。

  駕駛座上,少女手牽著馬繩,控制著馬匹,在少女的右邊則是帶著行李箱的雷吉爾,后面是帶著幔子的行李臺,上面放著木板,磚之類的東西。

  “接下來,我的名字嗎?”

  “是呢,如果可以告訴我的話?!?p>  “嗯……”少女用套著手套的手抵著自己較好的下巴,思考著。

  有必要這樣思考嗎?雷吉爾這般困惑著。

  “對了,我的話,叫拉緹娜就好了?!?p>  “該,該不會是假名吧?”雖然這樣問了,可看到是個很失敗的舉措,名叫拉緹娜的少女皺著眉頭。

  “你很失禮呢,這不是很棒的愛稱嗎,虧我想了這么久。果然還是作罷吧”

  “抱歉抱歉,請容許我叫你拉緹娜?!?p>  “如果你一定要這樣叫我的話我也不是不允許?!?p>  “說什么都要?!?p>  “唔~你看起來不像軍人呢?!?p>  “經常被這么說。對此我還是挺有自覺地”雷吉爾苦笑著,這次連帶著拉緹娜也笑了起來。

  兩邊是廣闊的小麥地,明明是冬天,卻生長這如野草一般的小麥,世界被灰色的天空和土褐色的小麥分割開來。

  “你好像不是自愿來到這里的?!?p>  “姑且我的理想可是做圖書館的司令哦,真說起來,我成為軍人也是迫于食物和生活費。話說阿爾斯這里有圖書館嗎?”

  “感覺總有一天你的房間會被這樣稱呼?!?p>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p>  “所以呢,你之前在部隊干什么?”

  “這是在質問我身為軍人存在的意義嗎?”

  “不,不是那樣的,在討論你之前捅了什么簍子才被派到這最前線的邊境來?!?p>  “應該是要對吃了敗仗負責吧?!?p>  “所以你對此也接受了?明明自己那么年輕還只是個下官。連部隊的指揮權也沒有也要對敗仗負起責任嗎?”

  雷吉爾將視線移到遠方。

  那里是一株株的小麥,往遠方看去,更能看到連綿不斷的山脈。

  “他是個好人啊?!?p>  “誰……”

  “我以前服侍的主人,威廉侯爵,他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我?!?p>  “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身為在軍官學校里,劍術不行,騎術也不行,身為吊車尾的我,他特意將我招募過去,在年僅15歲當年的我,如果不是他,我恐怕連畢業也不行吧,所以我很感激他?!?p>  “你不是在謀略戰役上沒有輸過嗎?”拉緹娜提出了疑問。

  “你真是了解的真詳細吶,到底是在那里聽來的……只是傳聞啦,后面都是編出來的,像學校那樣的戰略就像下象棋一樣,并不能說明什么?!崩准獱栍忠淮慰嘈Φ?。

  “可是威廉侯爵并不是把你當做下棋的對手把你招募過去當軍師的吧?”

  “只是人數屈指可數的參謀的末席哦,才剛剛從學校畢業的我,而且我當時才15歲?!?p>  “這么年輕就成為貴族的幕僚,這不是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嗎?你還有什么不滿?!?p>  “怎么會,威廉侯爵也許只是一時興起,但即使如此我對他已經十分感激了,現在也是如此”雷吉爾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行李,所以現在自己才會這么難受啊。

  “侯爵對我來說是必要的,可是我……當時卻做出了對他見死不救的行為?!甭曇舻统恋阶约簾o法想象。

  “啊,威廉侯爵夏日的那一天的會戰中……”拉緹娜的眼神也嚴肅了起來。

  “你很清楚呢?!鄙頌橐粋€臨時馬夫,在這邊境地帶,拉緹娜居然能知道如此之多消息,雷吉爾也有點吃驚,是因為身在戰地所以對戰局十分在意,還是拉緹娜只是單純的怪人呢。

  “見死不救是怎么回事?!?p>  “只是我自己主觀的認為?!?p>  “我就是想聽你主觀的想法,而不是那些不知真實與否的傳言。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詳細的告訴我?!?p>  考慮了一下,要趕的路還很長,也不是什么必須隱藏的事情。

  “可以哦”雷吉爾并不以為意,在他接受中央軍情審問法院說出那場戰役之后,也被帝都的周刊新聞給登了出來。

  那一場夏日的戰役。

  不論是被說的話語,或者是那人的表情,明明都記得很清楚,但是要說的時候,卻不知從何說起,雷吉爾整理了一下思緒。

  “……那一次夏日會戰,威廉侯爵他,采用了參謀的計策,嘛,瑣碎的計策怎么都行,畢竟是以500名蠻軍作為對手,帝國軍則派出了3000人左右的大軍啊,戰爭的勝利已經是板上釘釘了,在本陣的對話上談及戰況更比較像晚餐應該配什么樣的紅酒一樣的雜談了?!?p>  “還沒開始打就已經確立勝利的模式了嗎”

  “恩,是啊,常有的事,因為帝國軍很強嘛……問題是,其他的地方雖然沒有什么問題,卻沒有針對對軍隊后方的計策?!?p>  “但是,對陣蠻軍,應該不用這么麻煩的事情吧?”

  “的確,身為沒有紀律的蠻軍他們即使搞這樣的小動作也不會成功,所以他們一直采用正面沖突的方法,但是從以前先后對陣蠻軍的消息上看,蠻軍在發現對陣人數差距過大的軍隊時,曾有幾次采取偷襲后方的記錄,所以有必要對此進行警戒,所以我在當時先后進言了兩次,但是被當時的參謀長嘲笑自己為懦夫,膽小鬼,還提議威廉侯爵請從后方觀看戰爭為何物之類的?!?p>  “也就是說被趕出本陣了?!?p>  “啊啊,是這樣?!?p>  說起來在軍情法院上,也發生了這樣對雷吉爾發起提問甚至質問一樣的氛圍。

  在那時,即使受到嚴厲的斥責,自己是否應該進行第三次進言呢?現在這樣想,如果自己堅持的話,也許能防住敵軍的偷襲。

  拉緹娜嘟囔道。

  “所以說你是在自責?”

  “我,我害怕受到懲罰所以,我沒有進行第三次進言?!?p>  “那個參謀長是貴族吧?!?p>  “是呢”

  “那么當時你再繼續進言也是沒用的”

  “啊,好想是這樣的?!?p>  “那樣的話,無論你說多少次都沒用的他都不會接受平民的進言,像是這種會傷到受到重用的貴族面子的事,威廉侯爵也不會做出來的?!?p>  平民出身,沒有適應貴族的雷吉爾,并沒有考慮威廉侯爵顧慮參謀長面子這種事。

  如果在仔細想想,那么自己也會明白平民與貴族之間的立場

  拉緹娜發出安慰道?!八阅氵€是不要太責備自己為好”

  “不,如果當時我能察覺到貴族的微妙立場……是我的過失,那個時候如果不是當面在會議上提,而是偷偷的向威廉侯爵的話……嘖”

  胃反復翻騰一樣,一股痛感涌了上來,眼睛也變得熱起來,眼淚將視覺模糊了。

  “雷吉爾?懷特!”拉緹娜發出凜然的聲音。

  “誒?”不僅僅是被叫到了名字的驚慌,也是因為聲音中包含的魄力,令人不敢相信是握著韁繩的少女馬夫。

  “你已經盡力了!不是這樣嗎?”

  “……是這樣,可是我也不想侯爵因為貴族的體面而死,這樣的?!?p>  自己已經想到了,事到如今我也明白了——可是。

  拉緹娜點了點頭。抬頭看向天空,天空中,數個白色的陰影落了下來。

  “雪?”她嘟囔道。

  “轉職第一天就遇到雪了嗎,這可真是?!崩准獱柨戳搜厶炜?,聳了聳肩。

  “是呢,要快一點,不然變成暴風雪可就笑不出來了?!?p>  “啊,這個我知道?!?p>  “你來到北方過嗎?”拉緹娜問道。

  “不,我在書上看過?!?p>  “啊……是嗎……好了閑聊到此結束,我要提速了。抓緊了可別掉下去了?!崩熌纫贿叞l出像怒吼又像驚訝的聲音,一邊鞭打這馬匹。

  遠方的狼群發出嚎叫,“嗷嗚~”這樣的叫著,對于冒險者來說害怕的對象對于馬匹也是一樣的。

  突然馬兒像受驚一樣轉動頭部,馬車脫離了原來的軌道。

  “給我回來”拉緹娜拉住韁繩,馬兒嘶鳴了起來。

  雷吉爾愣住了。

  在堆積著雪的道路上蛇形的馬車,車輪陷入了濕潤的泥土中滑行,傾向了一側。

  存放在行李臺上的木材和石磚發出擾人的聲音,最后更是發出木頭被折斷的令人討厭的聲音。

  雷吉爾感覺馬下一股沖擊將自己掀起。

  “啊啊啊”

  “給我坐好”坐在駕駛臺上的拉緹娜將雷吉爾按回座位。一邊抓住韁繩將馬兒穩穩的控制住。運貨馬車停在街道的中間停了下來,馬嘶鳴了起來,開始看向駕駛座。

  搞砸了——馬好像對此也有自覺。

  “不要怕,冷靜下來?!崩熌葟鸟{駛座跳下來,不斷地安撫,馬匹這才安穩了下來。

  雷吉爾這才穩住了歪倒的身體“沒,沒事吧”

  “沒事了?!崩熌纫贿呎湛粗R匹一邊回答雷吉爾。

  “還可以走嗎?”

  “恐怕不行了,馬的右后腳受傷了,雖然能讓馬強行走,但是到了那里馬兒的腳變回受傷,也許會被處分掉吧?!崩熌扔行﹤械拿R。

  “是這樣嗎?看來我們只能走去了?!?p>  “啊,雖然從這里走去阿爾斯邊塞還要4公里。而且雪下得好大?!?p>  “現在該怎么辦呢?”雷吉爾歪著頭。

  “現在不是該你派上用場的時候嗎,軍師?!?p>  “還是不要動比較好,在雪中行走很消費體力,到時候就危險了,而且讓我帶著行李走4公里這是折磨?!?p>  “這也是書中寫的嗎?學校沒有教導雪中行軍嗎?”

  “雖然是用,但是我路上行軍,和山中行軍實在是不行啊?!?p>  “你好歹不是軍人嗎?”

  “是哦,我是軍人來著?!?p>  “真不知道怎么說你?!崩熌葻o奈的笑了一下。

  上到馬車上,木材和石磚都偏到了一側看來這是馬車會偏移的原因。

  “吶,我們真的不走嗎?在這里等?!?p>  “不錯,在雪中行走真的很危險,而且看不到視線,剛才狼群的嚎叫你也聽到了吧,而且你過來接我的事情,邊塞的人會注意你到什么程度,臨時雇傭的馬車他們會是完全不在意?還是說,有朋友在等你?”

  “他們……應該……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會忘記我吧?!?p>  “那樣就行,不用等到夜晚便有人會搜尋過來的可能性很高,城塞和城鎮之間只有一條路,想到他們會去城鎮,我們的負擔也會減重吧?!?p>  拉緹娜有些意外的看著他?!斑@些書里也有嗎?”

  “額,是呢,早上買的書現在就可以派上用場了!”“什么!居然有對這種狀況的書,是什么?”

  “我看看,恩,關于少年和美少女一起冒險的故事?!?p>  “那有什么用!”拉緹娜發出不滿的聲音。

  “哈,天氣有點冷,如果有點可以取暖的東西就好了?!?p>  “說起來有一塊很小的布,應該夠一個人用?!?p>  拉緹娜點了點頭,從馬車中抽出一塊布,遞給雷吉爾。

  “這塊布挺厚的,應該可以取暖,用吧?!?p>  “拉緹娜,你用吧?!?p>  “你不需要嗎?”

  “我需要哦,但是士兵保護平民不是很正常的嗎?”

  “這只是場面話?!?p>  “我是認真的?!?p>  “你這人真有趣,就這么辦吧?!?p>  拉緹娜提著布坐在雷吉爾左側,將手勾住雷吉爾的手,然后將布將兩人包裹起來。

  “這樣,兩個人就可以用了”

  “拉,拉緹娜,你這是”突然間兩個人貼近,雷吉爾忍不住臉有些發熱,有些不知所措。

  與那塊布相比,拉緹娜的體溫更令自己感到溫暖。心跳越來越快,背上都滲出汗來。

  雷吉爾不斷對自己暗示,拉緹娜只是個十四歲的少女,還是未成年而且比我小不是嗎。雖然她很漂亮,可是雙手交錯就動搖起來的,作為年長的一方太丟人了。

  “雷吉爾,你怎么了,臉很紅哦?!?p>  “沒事??!”

  “是嗎……”

  突然靜了下來,能聽到的只有風聲和拉緹娜的呼吸聲。

  “雷吉爾,你這人有點新奇呢,像士兵要保護平民這樣的話,也只是教科書一樣的話語,現實中也是有反過來,覺得軍人更偉大要平民尊重的人反而更多?!崩熌茸⒁曋准獱柕难劬?,似乎要將雷吉爾看透一般。

  “可能的確是這樣吧……可是擁有力量的人更要去庇護沒有力量的人不是嗎,因為這才是人類集結起來的成為社會的原因啊,就像大人保護小孩是正常的,軍人保護平民不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也就是說‘貴族要保護平民,國王要保護平民’這回事吧?”

  “本來應該是這樣,但是現在貴族卻在進行無意義的戰爭,盡是浪費國民的生命和財產?!?p>  “與蠻軍的戰爭是無意義的嗎?但不但不能和他們講和,輸了的話不是還會被他們殺光嗎?”

  “如果要抵御蠻軍的話,就應該修筑長城才對?!?p>  “可是那樣不是會被翻過去嗎?”

  “可以抵御補給車和大型戰爭利器,在部署軍隊在上,可以很有效的抵御?!?p>  “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什么將軍他們不去實施呢?是沒想到嗎”

  “那是因為聽說,現在貴族將與蠻軍的戰爭當做買賣,可以奪取更多自身的利益。擊倒蠻軍會獲得相應的名聲,進行戰爭的武器和糧食也可以高價賣出,為訓練軍隊所開辦的學校也是貴族的收入?!?p>  “那是不能被允許的?!崩熌韧蝗灰院軓姷臍鈩輰⒛樋拷准獱?。

  雷吉爾被那其實嚇得縮縮身體,但因為手被勾住了沒辦法動。

  “是,是不被允許,那樣國家只會發起更多的戰爭,更多的人死去。但上流社會的人也不全是那樣的人。比如威廉侯爵就上奏皇帝停止戰爭,將政策轉移到平民上?!?p>  “果然貴族,要好好壓制才行,隨意發起戰爭什么的,如果沒有戰爭那么人民也會過得更好吧?!崩熌纫驗槔准獱柕脑挾凵癜l出光芒。

  “我只希望國王能好好的控制那些勢力?!崩准獱柭柫寺柤?。

  拉緹娜突然盯著雷吉爾,“你對現在的國王不滿嗎?”

  如果在平常的地方,說這樣的話會被治罪,但這里只有馬和拉緹娜,雷吉爾開始侃侃而談起來。

  “國王已經十分年老了,但是對擴張領土興趣十足,不斷地引發戰爭。而下一位繼承人遲遲沒有決定,周圍的貴族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想投靠哪一方。但是第一王子從小身體羸弱,常常被病魔所折磨,反而是第二王子向周圍人展示了軍事和政治上的才能,論后臺還是第二王子更硬?!?p>  “好像挺復雜的”

  第一王子是第二王妃,也就是側室所生的孩子,而在之后出身第二王子卻是正室皇后的孩子,論起皇后貴族的地位也是皇后更高,這也導致了王室繼承出現問題。

  “兩個皇子之間的繼承權爭斗,說起來就是兩人背后的貴族之爭,這也導致了國王在位時間的延長,沒辦法抑制周圍的貴族,導致周圍的貴族可以隨心所欲的行動,也導致了這種不正之風?!?p>  “還有嗎?除此之外還有別的皇族嗎?”

  “第三王子也才15歲,只不過是個學生,而且好像為了逃離繼承權而出國留學?!?p>  “還,……還有不是嗎?”

  “哦,你是說第四王女,揮舞巨劍的皇姬——Enfant嗎?我記得好像是邊境阿爾斯邊塞的司令?!?p>  “什么,那是什么,那個Enfant?!?p>  “我記得是叫做瑪麗?夏庫?拉爾緹娜?杜?伊澤瑞拉,像這樣長的名字在我看的書里面也是很少見到?!?p>  “行了,那個Enfant到底是什么意思?”

  “雖然這樣說她有點。就是因為皇女因為身體嬌小,卻揮動著比身體還大的巨劍,看起來像小孩子自不量力,所以叫Enfant,小孩子的意思,你怎么了身體不斷地抖動?”

  “沒,沒事……是嗎,小孩子?!崩熌炔粩嗟泥洁熘?。

  “說起來,因為周圍人都沒有看過,所以過度美化也說不一定,因為當時我在戰地所以我也沒有看過公主本人?!崩准獱栍悬c遺憾的說道。

  “說起來,拉爾緹娜這個名字是因為皇妃生長的故鄉所以才用這個命名第四王女。雖然是傳聞,這是一個被趕到邊境的一位可憐公主的故事”

  十五年前——

  在一次國王50歲生日舉宴會上,宮廷樂團正演奏著舞曲,豪華的料理被依依送上餐桌。到處是吹噓勝利的將軍,并不僅只有強勢的貴族和知名的富豪,下級的貴族和家人也被招待過來。

  坐在平民的最末席上,是一位美得令周圍人窒息的少女。

  夜色的頭發和黑曜石般的眼瞳將本來就雪白的皮膚襯托得更加白皙。

  向著為十六歲少女搭訕的,盡然是緩緩走下的皇上陛下。

  “賞臉的話,能否和朕共跳一支舞?!?p>  當時記錄著,這名叫克洛蒂特.巴魯特魯米的少女一邊禮貌鞠躬一邊回答道:

  “好的,樂意之極,紳士先生。請問應該怎么稱呼您的名字呢?”

  為何她會詢問皇帝的名字,關于這點提出了數個假說?!皼]有注意到”這種解說恐怕是太有侮辱性了吧?!白⒁獾搅?,但還是遵從著被教導的派對的禮儀”這種假說以及“她是個敢于對皇帝開玩笑的女豪杰”這種假說更加的有說服力。

  不敢怎么說真相只有她自己知道

  這名少女向皇上伸出了自己的手,而皇上也浮現出微笑。

  “這還真是失禮,朕的名字叫夏利?德魯克?杜?伊澤瑞拉,世人稱我夏利十五世?!?p>  “那么也請稱呼我為克洛蒂特?!?p>  宮廷樂團雖然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奏起了樂曲。

  半年后——

  已經十七歲的克洛蒂特成為了第四位妃子,名字也改為瑪麗?克洛蒂特?杜?伊澤瑞拉。

  比皇帝51歲生日還要早,生下了第四位皇位繼承人第四王女,正室瑪麗?拉爾緹娜?杜?伊澤瑞拉。雖然公式是把她認為他是皇上的親生女兒,可在世間她卻被稱為私生子。

  從侍衛那里得到生孩子消息“是紅頭發嗎》”皇上這般詢問道。

  伊澤瑞拉的初代皇帝有著《炎帝》的異名這是因為有著紅發赤瞳的特征,在當時的時代馳騁著。

  夏利十五世雖然瘦小,但也是個紅發赤瞳的高大男子,他的三個孩子雖然都繼承了他的赤瞳,但發色卻隨他們的母后。

  侍衛慢吞吞的說“是的陛下,但是是個女嬰?!?p>  皇上從此斷絕了對第四王女的關注。

  平民出生的女人成為側室,還沒過一年就生下了孩子,這對于重視名譽的貴族來說恐怕是難以忍受的恥辱吧。

  如果,克洛蒂特的孩子是個男孩的話,也許早早就會被暗殺掉吧。畢竟有謠言稱“第一王子的體弱多病便是因為下毒才會如此的”但怎么說她活了下來。

  萬幸的是生下的是一個女孩,瑪麗?夏庫直到她十三歲為止都得以平安地長大著。

  明明是以為皇姬卻學習著劍術與政治,這種行為的怪異與顯眼程度都已經到了能作為宮廷里的笑話的級別了。

  可是,在長到差不多要進入社交界的年齡時,問題卻發生了。

  瑪麗?夏庫有著更勝她母親的美貌。

  這時,世間出現了一個由于有著美型樣貌和男中音以及不錯的歌唱功力因而在社交界備受注目的年輕吟游詩人。這個男人,被皇后招待到了宮廷——與瑪麗?夏庫擦肩而過的瞬間,吟游詩人便唱起了稱贊美貌的詩歌。

  “噢噢~,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竟能遇到如太陽般耀眼的天使。那燃燒著的火焰燒灼著我的心靈,那閃耀著光芒的紅玉則奪去了我的話語~”

  理所當然的,皇后對此異常憤怒。那個吟游詩人不但馬上就被趕出了宮廷,更被逐出了社交界。

  事情并沒有僅僅因此結束?;屎蟮膬鹤印诙首影?特魯?雷特優?杜?伊澤瑞拉是一個思想如同銳利的刀刃般危險的人。雖然他作為軍人僅僅是第一軍團的司令官,但實際上代替年邁的國王和體弱多病的第一皇子,年僅二十三歲便已經手握帝國軍的實權了。

  這位雷特優向老國王上奏道。

  “如果若美麗的公主殿下能來指揮全軍,將士們的作戰熱情也一定不會低迷不振吧。我認為公主殿下應該駕臨戰局膠著的北方戰區”

  “實乃妙計?!?p>  在這時,夏利十五世對克洛蒂特皇妃的寵愛就好像完全消失了一般。

  帝國歷850年——

  老皇帝端坐在皇座上,在赤色絨毛地毯的兩邊則是站著一群露出冷漠微笑的貴族。

  母后不在。

  瑪麗?夏庫甩了甩她那把赤色的頭發,隨即跪了下來。

  “陛下,貴安?!?p>  侍從把辭令書張開,在皇帝的授意下閱讀。

  就這樣瑪麗?夏庫就這樣,未成年的皇姬被強制派遣到北方阿爾斯邊境。

  周圍的貴族發出細微的笑聲。

  “奧,夏庫作為餞別禮,你有什么想要的嗎?”皇帝低聲嘟囔道。

  這個問題是與皇帝有血緣關系的人離開帝都時慣例會提出的。遵照傳統會以“陛下的話語比任何東西都更能成為激勵我的禮物?!边@句話作為回答但…….

  “愿陛下賜予我炎帝的劍”瑪麗?夏庫挺起胸膛道。

  大廳嘩然而起。

  從貴族那邊射來露骨地表現出厭惡的視線,

  “你連禮節也不知道嗎乞丐”也有人如此中傷道。

  老皇帝考慮了一會兒。

  “…….初代皇帝的劍有七把,而你是第四個孩子。就賜你第四把劍吧。什么時候,你回到了帝都的話,到時把它還回寶物庫就行了?!?p>  第四把寶劍——

  穿著盔甲的士兵運過來的,是一把不管怎么說都過于巨大的雙刃劍。

  被命名為<帝身轟雷之四>

  由于這把大劍是依照初代皇帝的身高打造的,因此全長有192cm。

  雖然瑪麗?夏庫在少女之中也算是比較高的,可大劍卻過于厚重過于長,令這點身高誤差可以被一笑置之。

  謁見之廳沉浸在貴族卑鄙的笑聲中?;始Э峙聲B劍都不碰,一臉可憐的表情退下吧——場內大半的人都這樣預想著。

  “萬分感謝…….請容我借走了…….嚇!”

  瑪麗.加托魯使盡全身的力氣。

  大理石的底座吱嘎作響。

  她把大劍舉了起來。

  從旁觀的貴族間傳來的笑聲戛然而止,轉變為了驚嘆。

  皇姬握起了比她的身高還要更長的大劍。

  “…….大任,確實收到了?!?p>  朝著老皇帝深深行了一禮。

  然后,定睛看了看表情冷漠的第二皇子雷特優以及,在恨恨地俯視著自己的皇后。

  瑪麗?夏庫這時到底在想著什么,世人只能自己推測。

  她隨即轉身,把變得鴉雀無聲的謁見之廳甩在了自己的身后。

  “嘛,大概就是這樣”雷吉爾說完道?!罢f這么多實在就算是我也是有點累了”

  雷吉爾從包中拿出面包,掰成兩半將其中一份遞給拉緹娜。

  “吃吧”

  “要分給我嗎?”

  “我都說了這是我的原則吧。不要嗎?”

  “我要”

  “雖然我現在很想要一杯熱牛奶?!睕]幾下的將硬邦邦的面包吃下。

  哈姆,拉緹娜咬了一口面包。

  就在這時,馬匹嘶鳴了起來。

  “有,有什么”雷吉爾驚詫道。

  “那里”拉緹娜將手指向前方

  在暴風雪中,有五個影子。

  黑光在金色的瞳孔中閃爍著。

  血色的大嘴,有五張。

  雷吉爾感覺自己如同被惡魔握住了心臟一般。

  “…….是狼?!?p>  “是灰狼喲?!?p>  “火,用火…….向它們投擲松明吧。啊,現在有火口箱嗎???”

  “冷靜下來,雷吉爾!不可能有的吧?!?p>  “嗚…….也是啊?!?p>  “就這么下去的話,馬會很危險呢。

  ”在那之后,估計就輪到過來吃我們的時候了吶…….嗚嗚嗚嗚嗚…….嘖??!“

  雷吉爾退向掛著幔子的行李臺。

  握起滾到一邊的劍,從馬車后方跳了下來。

  拉緹娜瞇起眼睛。

  嘆了一口氣。

  “嘛,即使他說過要保護市民呢……”

  即使嘴上說著多帥氣的話,在自己生命有危險的時候就是另當別論了。拉緹娜知道這一點。

  他也是一樣嗎,這般想到。

  可是,雷吉爾卻繞向了馬車的前方。

  并沒有逃走。

  在馬車的前面,向著五只狼之中最大的那只舉起了劍。

  “嗚嗚嗚…….”

  “在,在做什么啊,你???灰狼可是即使是騎士也要苦戰一番的兇猛的野獸??!”

  “我知道啦!所以,只能這么做了!”

  握著劍的雷吉斯的手之所以會顫抖,恐怕并不是因為寒冷吧。

  握劍的姿勢完全是個外行人。

  不,比那更慘。

  既馱著背,縮著腰,現在也是一副要轉身逃跑的樣子。

  即使是在做游戲的孩子,擺姿勢時胸都會挺得更直一點。

  拉緹娜雙手抱頭。

  “你這幅樣子能贏嗎???”

  “哈哈…….雖然沒什么值得自滿的,我在劍術訓練上誰也沒贏過?!?p>  “還真是沒什么值得自滿的吶?!?p>  “拉緹娜,逃吧…….勉強馬讓它跑起來。反正就這么下去的話,也只是會變成狼群的午餐而已……”

  “你是認真的嗎?你,會死的喲???”

  那是類似于悲鳴的叫聲。

  雷吉爾笑了。

  并不是為了讓拉緹娜安心而笑,也不是因為留有余力而笑。而是自然露出的笑容。

  理由連自己都不知道。

  “即便如此…….要我扭曲自己的生活方式的話,我覺得那比死更加難受吶?!?p>  “嗚???”

  拉緹娜倒吸了一口氣。

  連雷吉爾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為什么會笑呢?是對于像笨蛋一樣的自己所進行的自嘲嗎?不,那種想法也太負面了。就把它想成是對即使在絕望的狀況中也能貫徹信念的自己的勝利的贊歌吧。

  “即使是我,估計也是可以做到爭取時間之流的事的吧。狼對上那些不逃跑反而向著它們靠近的對手的話,是不會草率地進行攻擊的。先會評估對方的力量,確信自己能夠贏之后才會靠近…….啊,啊咧?總覺得,它們已經開始靠近過來了???”

  “也是呢,你的架勢,怎么看都貌似很弱的樣子?!?p>  拉緹娜的聲音,不知道為什么聽起來有點開心的樣子。就好像是含著微微的笑意一樣?

  最大的狼靠近了過來。

  張開了它那排滿利牙的嘴。

  傳出一聲呻吟。

  雖說離得還很遠,雷吉爾還是為了威嚇狼只而揮起了劍。

  “哎,嘿??!”

  由于劍的重量導致身體傾斜了起來。

  劍尖叩擊向地面。

  同時,傳出了一聲叩的聲音。金屬制的劍鄂敲到了自己的左膝。

  “~~~~~~嗚???”

  “謝謝你,雷吉爾…….你成功地保護了市民哦。保護了作為馬夫的拉緹娜呢?!?p>  “哎?”

  因為這一把聽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的聲音,雷吉爾回過了頭。

  拉緹娜那深紅的眼瞳閃爍著光芒。

  從運貨馬車的行李臺那里,她好像抽出了銀色的某物。那東西,在這昏暗的暴風雪中,也閃爍著耀眼的光。

  推開木材與磚塊,少女用她纖細的手腕抽出了藏在那下面之物。

  響徹著啯哩啯哩咂哩咂哩這般不和諧的聲音。

  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發生了,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發生了。

  厚重且既長又巨大。

  那東西,過于巨大導致要確認它到底是什么也需要花費時間。

  勉強能藏進行李臺的過于長的全長。人類要揮舞起來實在過于沉重的某個金屬塊。

  撇開它巨大的這一點,那研磨得透出澄清光輝的刀刃上沒有半點污穢。

  如同鏡面一般的刀身。

  雷吉爾的嘴唇顫抖著。

  「…….帝身轟雷之四」

  拉緹娜握在右手的是霸者之劍。

  被風吹起的長袍,就好像是王者的披風一般飄拂著。如同在燃燒著一般的紅發被左手撥到后面。

  “差不多,也是我來保護你的時候了,雷吉斯。好好看著?!?p>  “什,么…….???”

  拉緹娜踏出的雙腳陷進了雪的里面。

  踢開積雪,前進著。

  握著的大劍,砍裂著風發出嘶鳴聲。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揮了下去。

  大地被砍碎。

  積在地面上的雪爆散開來。

  這已經是比起稱做斬擊,還稱做大炮的直擊比較切合的程度了。雷吉爾這般想到。

  感到腳下的大地都在撼動。

  灰狼群的話,估計也不在我們周圍了吧。

  ——如果沒猜錯的話

  吹飛的只有積雪,逃過一劫的灰狼群則是慌忙逃到遠處拉出了距離。

  拉緹娜把塞在胸口的烤面包拿了出來。把那塊面包向著狼群扔了過去。

  “嘿!”

  順著風,面包掉在了它們面前。

  “給你們這個!趕緊回去吧!”

  一邊警戒著灰狼數次嗅了嗅投過來的面包的味道,吃掉之后,轉身離去了。

  消失在了暴風雪那白色的陰影之中。

  雷吉爾放松了繃緊力氣的腰部,倒了下去。

  拉緹娜把大劍插在地上,轉頭看向了這邊。

  “沒受傷吧?”

  “哈哈…….左膝蓋痛著呢?!?p>  “那不是被你自己的劍打到的嗎?”

  “因為那時我是在夢中所以不記得了?!?p>  拉緹娜苦笑起來。

  雷吉爾撓了撓頭。

  “真是服了…….你…….不,殿下就是瑪麗?夏庫?拉爾緹娜?杜?伊澤瑞拉是嗎…….不對…….是這樣對吧,殿下?!?p>  “都事到如今了不是嗎?”

  “哈…….你人夠壞的?!?p>  演變成了只能嘆氣的事態了。

  大成功,對此拉緹娜露出了滿臉的笑容

  “你真的沒察覺到嗎?”

  “那個嘛,那頭紅發和紅色的眼瞳我是注意到了”

  “你都知道得這么清楚了還是沒察覺到么?”

  “覺得這種想法過于荒謬,就立刻把它從頭腦中否決掉了。將要轉屬到的要塞的司令官,可是第四皇女也就是皇族。那個皇女,居然會以車夫的打扮來迎接一個被貶職到此地的下士官,什么的?!?p>  “在書店我還在想著要穿幫了,為此緊張了一會呢?!?p>  “我總算知道店主行為這么可疑的理由了。你總是,做這種事的嗎?”

  “才沒有啦!老做這種事的話,會傳出白癡皇女之類的謠言不是嗎?!?p>  “…….現在在城鎮里面,會不會已經開始傳出這類謠言了呢…….運貨皇姬之類的?!?p>  “和Enfant比起來,哪個稱號會好一點呢?!?p>  她一臉認真的表情煩惱著。

  雷吉爾歪了歪頭。

  “雖然你說自己并不是老在做這種事的…….那為什么,只是對我要做這種事。是對我有什么怨恨嗎?”

  “怨恨?”

  “不論想得怎么樂觀,我都是犯了不敬罪吧?對偽裝身份的你的言行姑且不論,批判皇帝可是重罪?!?p>  “你明明都知道的,為什么還要說那些話呢?”

  “如果是平民之間的話,說這些話和打招呼沒什么兩樣啦?!?p>  嗯——拉緹娜這般翹起手臂,皺起了眉頭。

  冷靜下來一想的話事態只是在不斷惡化著——暴風雪還是老樣子在吹著。太陽下山了之后氣溫也更低了。

  “希望你不要誤會喲。我呢,既沒有很著你,也沒有打算以不敬罪問責你?!?p>  “那,是為什么?”

  “因為我聽過這樣的傳聞,說有個有能力的軍師?!?p>  “該不會是在說我的事吧?我覺得那是在夸大哦?!?p>  “我倒是覺得有那個可能性…….我,需要那種賢者的協助…….可是,并不是只要有能力就可以的,思考方式以及價值觀也有必要去調查?!?p>  “所以才假扮車夫的嗎?”

  “也有不能在皇族面前說的事不是嗎?我,想聽聽你的真心話喲,雷吉爾?懷特”

  “我是覺得你今天能得知的就只有我對軍務的熱情幾乎是等于0的事了?!?p>  “還有你的劍術也是呢?!?p>  拉緹娜開著玩笑,雷吉爾則是撓了撓頭。

  她的視線突然投向了遠方。

  “啊…….看起來,你的預測是猜中了呢?!?p>  “什么?”

  拉緹娜側耳傾聽著。

  雷吉爾也像她那樣做著。

  不久之后——

  踏在積著雪的街道上的馬蹄聲越發靠近。

  明明剛剛還一邊在和我談話,聽力還真夠好的,雷吉斯這般欽佩到。

  “…….啊,可來的該不會是強盜或者蠻族吧?”

  “因為也傳來了金屬鎧發出的聲響所以不是哦?!?p>  “你,你清楚到這種地步啊?!?p>  在她說話的時候,乘著馬的騎士多達五名,從暴風雪吹來的方向現身了。

  穿著輕裝鎧的騎士們,在拉緹娜的身前下了馬。

  跪下了。

  “您沒事吧,公主大人??!”

  是一個長著黑色胡須的禿頂中年男性。

  拉緹娜點了點頭。

  “謝了,出來接我。我沒什么事喲…….可是,讓馬受傷了?!?p>  “我明白了!那就用我的馬來拉馬車吧?!?p>  “嗯,拜托你了?!?p>  換了馬之后,馬車恢復了原樣。

  好像受了傷的馬也被席上繩子牽了回去。

  其中的兩名騎士,把拉緹娜的大劍抬了起來,運向了行李臺。

  看了一下正在麻利地進行著作業的軍人之后,拉緹娜走向了雷吉爾。

  向著因為累倒了而坐在一邊的雷吉爾,伸出了白皙的手。

  “來,出發吧?!?p>  “那,個…….公主,大人?”

  “算了吧。事到如今,即使你用那種稱呼來叫我?!?p>  “不,因為那時我還以為你是馬夫吶…….”

  “會讓我心情不好的啦。之前,你明明有說過要用愛稱稱呼我的。你說那番話是騙人的嗎?”

  “哎…….”

  還不是因為你那時假扮成馬夫,這種話可說不出口。

  雷吉爾的背上滲出冷汗。

  雖然想過僅僅被貶職到最前線就已經夠慘的了,可沒準現在自己是來到了預想以上的不得了的地方也說不定。

  抬頭,仰望了一下天空。

  朝著伸出的小手,雷吉爾伸手握了過去。

  “…….雖然我自認為是屬于會看氣氛的那種人…….真的可以嗎,拉緹娜?”

  當然!她這般說道的時候聲音充滿著活力。

  “歡迎來到我的邊境連隊。我會好好使喚你的,雷吉爾?懷特”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中国神华股票行情 广西快三计划图 000544股票行情 澳洲act快乐8开奖结果 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 上海11选五4月3号 11选5稳中极限算法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结果 地方彩快三开奖公告 中国股市常用的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