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5 00:50:4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都市之升邪
  4. 小小少年初入道

小小少年初入道

更新于:2018-03-16 07:16:16 字數:3340

字體: 字號:
  大道無形,天意弄人。蘇景白看不到自己的懷里發出乳白色的光芒,也看不到自己頭頂一塊裹著著鮮血的不知名金屬正在消化在大腦里。

  午夜,蘇景白推著車子緩慢的推開了自己的鐵門,蘇景白沒想過自己還能活著回來,那種滋味,不下于從鬼門關走了一圈,估計世界上沒有什么能比剛才還痛了。

  撇了撇嘴,蘇景白看向掛在墻上的時鐘,11.50,差一點12了,自己的腿還被磕折了,煞是倒霉!

  “這是厭惡么?”蘇景白緊皺著眉頭,自己失去知覺那一刻明明感覺身邊有人經過。哼、“怨天尤人么?”甩去這個念頭,蘇景白在剛才那一個已經決定,自己不會向任何人求些什么!這個世界上的人!太過于冷血了。轉念間,自己連將來別人問為什么自己會變成如此冷血無情,臺詞都準備好了。

  “我冷血、我無情、你功不可沒”蘇景白發自骨子里的逗比因素不會瞬間就沒,這可能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吧。

  寫作業?無聊無趣無味。蘇景白到時很喜歡在課本上涂鴉什么的,說干就干!今天不把那蘇軾改成東坡肘子我就跟你姓!

  正翻持書包呢,從里面掉出來一個黃色本子。蘇景白瞄了一眼,跟以前一樣,破舊不堪。

  蘇軾,中國唐代著名的軍事家,寫過很多名言名著。蘇景白很討厭他!都是自家人!為什么你的下一頁會寫著朗讀并背誦全文!

  蘇景白空有一副好腦子卻用在了別處,用圓珠筆將東坡肘子描寫的栩栩如生,有汁有湯。正入神呢。

  “沒吃過吧,正宗的東坡肘子沒那么大的,你那是東坡乳豬吧?”

  聲音冷不丁的發出,蘇景白瞬間想到家里除了自己就剩一只死肥貓!還有誰?

  蹭的一下跳起來,越過桌子那頭,貓著個腰??吹搅艘晃桓约菏窒嗨频娜?,歪著頭看向自己,沒有任何表示。蘇景白心里百感交集,這臉張他身上怎么那么膈應的慌。

  蘇景白一咬牙一跺腳,啪一下跪那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先跪著再說!

  “貓祖宗誒~我平時雖然喜歡讓你聞我襪子,但有我一口吃的就絕對不會讓你餓著。你大恩有大德,饒了我吧!只要不吃了我,我現在給你買一袋貓糧去!不!兩袋!”蘇景白顯然忘了自己剛還說不會再求人,不過就算蘇景白知道了也會說一句,這哪是人??!你見過那個人長得那么磕磣的。

  蘇景白一邊低著頭,一邊嘴里嘀咕什么,身子不停的顫抖。對面的那個人依舊沒有表示。只是淡淡的看著蘇景白。

  就是現在!蘇景白剛才還不停顫抖跟嚇壞的小孩似得,轉瞬間變得猙獰無比,操起大板凳子準備往對面那個妖精身上砸。

  凳子與那假蘇景白越來越近,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板凳挺住了不是那假蘇景白用手托住,只是淡淡的看著蘇景白,無論怎么使勁,板凳依舊落不下去。

  蘇景白大喊一聲

  “我錯了,仙長饒命啊”話音沒落,蘇景白右腿就踹了出去,卻不想踢了個空。再仔細一瞅哪還有什么人鬼魔神。莫非自己又犯糊涂了?不會精神分裂了吧?都出現幻覺了。

  蘇景白精沒精神分裂不知道,但是那人又一次出現,還是,長得與蘇景白一模一樣!

  “你….你是我一母同胞的兄弟咋地???”感覺逃不掉了,既然遇上了,還不如去面對對方!蘇景白也不做作了,坐在地上,抬頭直視著假蘇景白的目光,針鋒相對,毫不退讓。

  “人不大、倒挺賊”假蘇景白說話了,連聲音也和蘇景白同樣。蘇景白還想說什么,但對面那人卻沒留給他機會。

  “我是蘇景,在這的不過我截取的一段心識。你的鴻蒙心經呢?”

  鴻蒙二字給蘇景白敲了一個碩大的警鐘,那個殘破小卷?!罢媲?,我也叫蘇景…白,時間怎么會不多了?”蘇景白問道。

  蘇景沒有回話,只是把頭望向月亮,雖然與蘇景白長得一模一樣,可那飽歷滄桑的眼神卻是蘇景白怎么也學不會的。

  良久

  “天將亂、妖孽生”蘇景瞇著眼睛從月光下看蘇景白,蘇景白也是頭一次被自己看的這么不好意思,感覺有點別扭。

  再者說了,蘇景白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家的蘇景,還在考慮這個蘇景是不是在說自己?他自己就很像一個妖孽??!

  “亂世出妖雄,這天下呀,要完了”

  蘇景白沒打岔,接著讓他說吧。搞的蘇景白自己都開始緊張兮兮了。

  “東西是你的,你怎么用,我不管,你如何用,我可以教你?!边@話說的毫不沾邊,剛說這怎么又說那去了。

  指了指那黃色小卷,蘇景白眼神閃亮的看著蘇景。

  “鴻蒙心經,煉天地之氣,化造化之身。是我師兄必勝所創?!兵櫭蓻]別扭,這句話蘇景白還是能聽懂的。

  “不是說現在天地靈氣日漸稀薄了么?還有用么?”蘇景白突然想起這么一問。

  蘇景緩緩一笑,不再是僵硬的表情?!澳氵€知道這個?”

  蘇景白心底無奈的很,小說大多數都是這樣。自己這果然不能例外啊。

  蘇景白想了想又問道“那你是要收我為徒是么?”

  對面的蘇玖搖了搖頭道“并非是我,你與我雖有機緣,若是我修的我師叔的道可能會收你,不過現在我是代兄收徒!”

  蘇景說完,眼神里皆是笑意,似乎想起了以前很好笑的事。

  蘇景白問“那我師父是….鴻蒙?”

  蘇景一笑搖頭“那個告訴你你師父是鴻蒙?”

  蘇景白“那我這心經…?”

  “我師兄名叫葉非,離山一代真傳,劍法滔天,論劍法師我們師兄弟中最強的。先破己身后立大道。宇宙洪荒大道無形,被人參悟的卻少之又少。更何況師兄是開辟大道,蒼茫宇宙并無幾人能達到這種要求?!碧K景說了一大堆,把蘇景白說的蒙蒙的。

  蘇景白急忙相問:“那我師父留下的心經為啥叫鴻蒙呢?”

  “鴻蒙之意,來自造化,僅此于混沌。煉百氣化己身,懂么了?更何況我師兄立的可是自我道,隨心隨意,縱是管他叫雞窩道,勾欄道,刀疤道又能如何?凡事皆雖自我,己身則為大道!”蘇景白覺得自己英雄終有出頭之地,正如老人家說的一樣,是金子早晚會花光的。恩…發光!

  “我….我懂了。那我需不需要做些什么?”蘇景白知道好處不能白拿,對方肯定是有要求的,搞不好還真是拯救世界什么的。

  “需要你時,你想去就去,絕、不、勉、強”蘇景淡然道,不過有意無意的語氣加重,讓蘇景白感覺有點坑。

  蘇景白正直身子,跪下參拜“蘇景白見過師叔?!边@點蘇景白還是很清楚的。

  “免了,對了!你是蘇景?”話雖這么說,但是蘇景白以為會有一股暖流把自己托起,等了好久還沒有出現,算是明白了。

  蘇景白答道“弟子名蘇景白?!?p>  蘇景大手一揮留下一塊金色牌子,上面龍飛鳳舞,歪歪曲曲,潦草的繁體字?!半x山真傳-蘇景白”

  蘇景卻一點一點變淡,蘇景白大急,別這樣??!跟某個作者似得!想挖坑不給填??!

  “我留下的不過一絲靈犀,造化在你,將心比心,亦正亦邪?!闭f完,身形破碎成零星小點,散于天地間。

  蘇景白撓了撓頭,雖然對話不多,但是感覺自己還是沒消化過來??吹搅四屈S色本子,剛打開一看,從本子里急速發出一道黃光,再轉眼本子也隨之破碎,蘇景白發誓,自己什么都沒做,這年頭連文具也開始玩碰瓷了?

  不過蘇景白腦子感覺清晰了點,要比以往明晰的多?!傍櫭善邔?、七念成仙”

  蘇景白拿出很久沒看書的狀態來讀這個以后能讓自己崛起的心經,不料讀完第一章腦子就開始疼了。不是背的,而是愁得,以為自己練了心法就能天下無敵??烧l知竟然真是心法,也只是心法。不帶一絲斗戰手段,蘇景白曾幾度以為里面會有像劍術、煉丹、煉器、法術,符咒什么的,可真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啊。

  蘇景白還在躺在床上消化知識,一章一章看,一劫一劫走嘛~正躺著呢,感覺腦子轟隆一聲,身體輕微的顫抖,一點不疼,就是抖動的頻率有點大。猛地一閉眼,再睜眼,眼中迸出一道精光,為蘇景白掃開了鋪在這繁華世界下的灰塵,大多數都是白色光暈,有大有小,像是感覺到蘇景白在看它們,一個個很自覺的往自己身子里跑,這種感覺很舒服,發自全身的舒適。

  同時也明白了這是為什么,第一層“摘星境”光看名字還以為是什么神通呢,卻也只道是剛入門,采納天地百氣宛如飛天摘星一樣。至于為什么這么快就入門了,蘇景白自認為是天賦,其實,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可哪個師父不會為自己的徒弟著想,等著吧,每一層都會有一個驚喜,用這個世界的話來說,是個彩蛋不是么?

  蘇景白不知道自己修煉到什么程度可以辟谷不眠,但現在僅僅只有一層鴻蒙氣意的他,肯定熬不了一個晚上。

  蘇景白心情愉快的睡著了,也曾想過蘇景曾說過的話,“天將亂”如何亂?怎么亂?倒是出來解釋解釋??!這斗地主,不是,救世主當得太迷糊了。也不用再想了,只有傾我所能,盡我所有,來報答從未謀面葉非師尊的知遇之恩吧。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香港免费一尾中特 股票配资网173 30天100元9码滚雪球图 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票31选7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视频 极速飞艇app注册 和讯股票 13299期排列5中奖号码 内蒙古体彩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