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7-17 21:24:4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嗜血修羅錄
  4. 情殤見聞錄

情殤見聞錄

更新于:2018-03-18 13:49:35 字數:9573

字體: 字號:
  情殤見聞錄

  連就連,

  你我相約定百年。

  誰若九十七歲死,

  奈何橋上等三年。

  曾聽過許多這樣的誓言,又見過許多這樣的事件,作者是誰?早已忘記,但卻聽過許多以此為誓的癡情夢幻。

  三月初七驚蟄

  天晴小心的避過一個個看守的小鬼,一點一點的向有記載陽間諸多生靈的生死簿存放處——生死殿走去。

  她必須要進入生死殿,必須要找到那關于他的生死簿。哪怕為此犯下大錯,她也要去,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找到他。

  佛說,千年一次輪回。

  到現在,到現在剛好一千年。

  或許他已經轉世了吧。

  “你可知道,我等你一千年了?!碧烨缇従徧痤^看向生死殿的牌匾說,“或許唯有這生死簿才能查到你的下落?!?p>  千年的愛,千年的誓言。

  “奈何橋上等三年。如今我已等待千年,你到底在何方?”

  一滴淚緩緩自眼中流出,隨即便消失了。

  她就是這樣愛他,為此不惜等待千年,也為此不惜違反冥界的規則。四月初六清明

  地府鬼門關前

  “在那!在那呢!”

  說著眾多的鬼將一名女鬼圍起來。

  “天晴,回來吧!念在大家相識多年的情分上,我們會請求閻王大人從輕發落?!币幻韺⒉患辈宦刈叩教烨缑媲罢f。

  “不!”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鬼將天晴。她身著一身鬼將鎧甲,可愛而俏皮的大眼睛旁有一顆迷人的墜淚痣?!凹词雇短ヌD世了,我也要去人間找他!”

  “天晴!別這樣,好嗎?”那名鬼將激動的說:“當年他不遵守承諾,拋棄你是他的錯!你犯不著在為他這種人去犯錯,不值得!”

  “多說無益,像他這種薄情寡義的人,不配擁有好的家世以及久的壽命,我要親手殺了他!像他這種人就應該下十八層地獄!”

  天晴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右手,拭去眼角的淚。

  “你……你居然偷看了生死簿!”那名鬼將不敢相信的看著天晴說。

  “既然你們執意要阻攔我,那就別怪我了,戰吧!”

  人界,豐都

  重傷的天晴一步一步蹣跚的向前趕著。

  腦海中不斷地回想起他,“奈何橋上等三年”為了這句誓言,她等了他一千年,而她卻背棄了他們的誓言。對于癡情的她而言,就如千萬把刀刺進心臟一般的痛。

  “歡迎再次回到人界,鬼將天晴?!币粋€不知道從哪傳來的聲音,回蕩在天晴的耳邊?!罢l?!”

  天晴警惕的環顧四周,但卻什么也看不到。

  “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蹦莻€聲音在在空曠的四周回響著,“對,沒錯,就是你?,F在的你是不是要去復仇?”

  “當然,咳咳,那種薄情寡義的人該死!”也不管身體的重傷,她瘋狂的憤怒咆哮著。

  “哦?是么?”那個聲音小心的說著嗎“如果他出現在你面前,你真的會對他下手殺手嗎?”

  “有什么不敢的!”天晴環顧四周說道。

  “不!我敢肯定你不會!如果你真的對他下手,你就不是鬼將天晴了。你也不會是那個深愛他一千年的項天晴了!”

  “不!你,你說的是假的。是他負了我,是他……”

  “假的?是嗎?”

  那聲音剛回響完,天晴的周圍便出現一片金光。當金光消散時,天晴昏迷的躺在了地上。

  “那……就讓我是目以待吧!”

  四月初七雨

  慕長風早已逝去的母親房間

  從昏迷中醒來的天晴揉了揉即將睜開的眼睛。

  “姑娘,你醒了?”

  一個淺淺低低的男生響起。在天晴聽來卻是那么的熟悉。

  天晴睜開雙眼,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不遠處的桌旁坐著一個男子,在他的右手邊是一碗溫熱的湯藥。

  天晴微瞇著雙眼說:“你是……”

  下一刻,她認出了她眼中的男子,因為他便是天晴口中的他——慕長風。一瞬間,仇恨的血液在他的體內如滾燙的開水般沸騰起來,那緊緊握著的右手上,指甲刺進掌心,鮮血絲絲溢出。

  為什么,慕長風。為什么你不遵守你我的誓言?為什么你要那么做,我們不是已經約好了奈何橋上等三年嗎?可你為什么等了我連一個月都不到?

  天晴恨不得立刻動手殺掉眼前的男人。但卻不知為何,她并沒有動手。

  明明他就在眼前,明明一擊就能將他殺掉,可是為何下不了手呢?

  不由間,她想起了那個聲音的話:“你不會,因為你還深愛著他?!?p>  難道那個聲音說的是真的嗎?她不得而知。

  “先別管我是何人,來,先把藥喝了吧!”慕長風微笑的那碗湯藥遞給天晴說。

  “哦!不勞公子大駕了,您先將藥放在那吧。我現在還有些疲憊,還想再睡會,等我醒來,我自己會去喝的?!闭f著天晴再次閉上了眼睛。

  慕長風一愣。

  這個反應的女子……自己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呢。以前的那些人,一見到自己就想好幾年沒吃飯的餓狼看見肉一般,恨不得立刻撲過去的樣子,讓他極為無奈。他知道,自己自幼長得便十分俊俏,而這也給他的生活帶來了無盡的煩惱。

  因為拒絕中多大官貴人的提親以及才女們的繡球而被傳有斷袖之癖。就算是被自己丟掉的稿紙,畫紙一類的東西,你也會在次日發現他們奇跡般地出現在某位女子的手中。

  “有趣的面具姑娘?!蹦介L風心想。

  而后他便將那碗湯藥輕輕地放在桌上離開了。

  不知過了多久,天晴緩緩的從床上起來,習慣性的走到了銅鏡前,照了照鏡子。

  “鬼將天晴,這個面具送給你,又有一天想要重歸鬼族,你就將面具摘下來?!蹦莻€聲音在她的耳邊再次回響道,“是我安排你被他救回來的,而且我還為你安排了一個有趣的人族身份。至于剩下的怎么做,那就看你自己了?!?p>  銅鏡中,一名左臉帶著黃金面具的少女驚訝的看著她。她不敢相信的伸出右手輕撫自己那沒有被面具遮住的左臉。是的,從現在開始,這世上再也沒有鬼將天晴了。有的只是人類女孩項天晴。

  “咚!咚!”

  “誰?”天晴轉身向聲源處問道。

  “小姐,公子讓奴婢把這件衣服給你送來!”門外的丫鬟說。

  “哦,好,進來吧?!碧烨缭俣绒D身看向銅鏡中的自己。

  丫鬟將衣服放在衣架上便離開了。

  就在天晴轉身想去喝上的那碗湯藥時,她愣住了。

  因為他看見了那件剛放在衣架上的紫衣羅裙。

  她……她好想穿上那件紫衣,她好想再變回千年前那個無憂無慮喜歡詩詞歌賦的少女。她緩緩起身,緩緩地走到衣架旁,伸出手輕輕地觸碰到那件紫衣。輕輕地感受這之間傳來的那柔軟觸感。

  最終,她再也忍不住了。

  用梳子梳了梳頭發,小心翼翼的將那件紫衣從衣架上取下,小心翼翼的穿上。而后他便在銅鏡里看到了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她披散著頭發,穿著一身紫色的羅裙絲衣,寬袖緊身勾勒出她完美的“S”型身材,千年未穿女兒裝得她,或許早已忘記自己的身材有這么好吧!只是面容蒼白,根本不像當年那朝氣蓬勃的少女。

  她走到梳妝臺前坐下來,輕輕地打開那許多年未曾打開的梳妝盒。

  抹胭脂,畫黛眉,點口脂,貼花鈿……

  她仔細地為自己花著那千年未曾畫過的妝。

  雖然千年來她從未做過,可是她的手指就好像有記憶一般,熟練的畫著,細心的畫著,認真的畫著。

  而就在她恢復神智看向銅鏡時,便徹徹底底被銅鏡中那才女的容顏震驚住了。

  原來這才是千年前那個為了自己所愛的男人變成鬼將的她。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她。

  千年的等待,無盡的恨意。是因為自己太愛他了嗎?因為深愛所以偏執嗎?也正因為那份偏執的深愛才會因愛而恨嗎?恨他為何不等自己?恨他為何不遵守彼此的諾言嗎?但最終她沒下手,因為自己還愛他嗎?千年的時光都未磨滅她對他的愛,她又怎能下殺手?那人說的是對的,她不會下殺手的,因為她愛他??墒撬呀洸挥浀米约毫?,自己又該怎么辦?

  他好久不曾回過神來,直到聽到有人推門而入的聲音,她下意識地回頭,然后大驚失色。慕長風,他怎么不敲門就進來了!

  他狼狽的躲了起來,心臟劇烈跳動,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門外,傳來了急急忙忙的道歉聲,她肯定對方一定看到了。

  慕長風低著頭滿臉尷尬的從屋中走出,他本想為一位那件紫衣是否合適,卻沒想到在此刻沖撞了佳人,真是罪過,罪過。

  沒想到,這帶面具的姑娘居然這么漂亮。不由間他在回去的路上感慨道

  只此一眼,卻終身難忘。

  四月十九谷雨

  慕長風孤立在府道前仰望天空。那一日后,天晴便被家中的人接了回去,也是自從那日起他總是不由的想起她,甚至做夢夢見她。

  他總覺的這個帶黃金面具遮住半張臉的女子特別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而且每次想起那位姑娘,自己的心就會亂跳不止。

  可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之前絕對沒有見過她,但為什么那么的熟悉呢?

  他不由的甩了甩頭,金陵第一美女在眾目睽睽之下親手向他拋的繡球,他都未接。但為何對這位來路不明的女子念念不忘?

  就在這時,一名秀才焦急的向慕長風跑來說:“長風兄,不好了!出大事了!”

  “葉兄,何事如此慌張?”

  哪位姓葉的秀才跑到慕長風面前說,“云雅軒來了一位才女,上至天文下知地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我金陵好多才子都敗下陣來?!?p>  云雅軒——金陵才子才女們常去的一所娛樂場所,通常許多人都會在那里暢談文學。

  “哦?有這種事情?走,,快帶我去?!边呎f著,邊向云雅軒走去。

  云雅軒

  “金陵才子不過如此!連如此簡單的對聯都對不上?”說話的女子身穿白衣,她的左臉戴著那黃金面具,僅僅露出又有墜淚痣的右臉,文靜素雅,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恬靜,神秘。

  “什么對聯?不知能否讓在下對上一對?”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慕長風,當他從人去中走出時,呆了。

  是她。

  “哦?”天晴略有不屑的看著慕長風,“又來一位!”

  “在下不才,敢問小姐剛才的上聯?”

  “也不是什么難對聯,上聯是:一曲終,聞鐘廟,妙曲佳人?!?p>  “奇特的對聯?!蹦介L風心道?!敖K”與“鐘”、“妙”與“廟”皆為同音,且“曲”與“曲”同字。如若對出下聯就必須遵循這個格式。

  一時間慕長風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畫面:桃林間,小溪邊。少男少女隔溪而望。琴斷簫還,浮水潺潺,漫天花雨,灑落雙肩。遠方還傳來陣陣的鐘聲。

  只是那名少女為何與眼前的女子一模一樣?而且她們的右眼角都有一顆墜淚痣。

  “怎么對不上來嗎?”

  “姑娘之前都說了不是什么難對聯,我若對不出豈不是辱沒了姑娘的名頭?!蹦介L風笑著說,“在下的下聯是,二弦段,聽段音,蔭弦才子?!?p>  “好!”眾人大叫道。

  她驚訝的看著他,格式、情景完全符合,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差錯,難道他又想起來了嗎?

  “聽弦斷,斷三千癡纏?!碧烨缭俅卧囂叫缘膯柕?。

  “墜花湮,湮一朝風漣”

  慕長風再度回想起那個畫面說。

  就在這時,人群中忽然傳來一位老翁的聲音:“花若,落誰肩?!崩先耸骤乒照?,抬頭向上,看著那并不存在的花雨,,輕輕的伸手從肩上拿出一片并不存在的花瓣。真正的詩情畫意,真正的身臨其境。此刻,老人的話語和動作就好像把大家帶進了那漫天花雨的桃林般,惟妙惟肖。

  “喬老,果然不愧是云雅軒的主人,,,僅僅一句話一個動作,,就將我等帶入那對聯之中詩情畫意的漫天花雨之中?!?p>  云雅軒的主人一邊走來一邊微笑地對慕長風說“慕公子,多日不見,風采依舊??!”

  “喬老您客氣了?!蹦介L風自謙的雙手握拳低頭鞠躬道。

  “來,我來向各位介紹這位姑娘是老朽的義女項天晴?!?p>  “見過天晴姑娘?!蹦介L風微笑的說。

  “天晴,這是我金陵第一才子慕長風?!?p>  “見過慕公子!”天晴不冷不熱地說。

  “原來她叫項天晴,是云雅軒主人的義女,難怪有如此的文采?!蹦介L風心中暗暗道。

  五月初七立夏

  這幾日慕長風每天都會去云雅軒與天晴談詩論詞,但不知為何,天晴對她總是愛答不理。漸漸地,一條消息傳遍金陵的大街小巷:金陵第一才子慕長風愛上了云雅軒主人的義女項天晴。

  “慕公子,我家小姐出去踏青去了,您今天請回吧!”一名丫鬟走過來說。

  “你先回去吧,天晴小姐若回來你叫我一聲便是?!蹦介L風不甘心的說。

  而此時在二樓上目睹眼前一切的天晴不知如何是好。

  “在左右為難嗎?”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你到底是誰?”

  “之前說過了,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p>  一名臉戴紫紋龍面具,手持一把金黃色寶劍的白衣男子,緩緩地走到天晴旁,順著窗戶看向樓下的慕長風說:“想不想談一場沒有情殤的戀愛?!?p>  “……”天晴沉默不語。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贝髅婢叩哪凶诱f,“你愛他,但他當初并沒有遵守你們的誓言,所以你怕再次變成那樣?!?p>  她驚訝地看著眼前這名戴紫紋龍面具的男子。

  “我可以幫你,但你必須付出代價你可愿?”那名男子一邊說著一邊看向樓下客廳的慕長風。

  “你……難道說你有回夢水?”

  回夢水,孟婆湯唯一的解藥,喝完后的人會回憶起前世的一切。

  “不!我沒有?!蹦凶尤魺o其事的說,“你聽說過血淚痣嗎?”

  “血淚痣???!”天晴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名男子。

  “你是說……”天晴不敢想象的說。

  “或許一切都只是個誤會!”說著那名男子消失了。

  傍晚

  “唉!她還是不見我?!弊咴谛∠锏哪介L風頹廢的苦笑著。

  當他轉彎到另一個小巷看到眼前的一幕時,她驚呆了。

  因為他看到天晴與一位女俠站在一起。是的,在他看來天晴旁邊的這個人只能用女俠來形容。

  那女俠身出一身白衣,右手拿著一把金黃色的寶劍。那俊美的臉兒即使用“唇如海棠膚如玉”都讓人覺得是貶低。就連慕長風也不得不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你便是那個叫慕長風的小子?”

  那是一個比慕長風還要淺淺低低的男生,但在此刻卻是極為的冷酷,自負。

  “原來他是男的。還好剛才沒亂說話,不然可真是丟臉丟到家了?!蹦介L風心中無厘頭的想。

  “聽天晴說你最近老纏著她不放,不知可有此事?”

  慕長風愣了一下,這個美男子所說的話,用腳指頭想都能想明白——情敵。

  “我纏不纏著天晴小姐與你無關?!蹦介L風忍著怒氣說

  “像你這種只知道舞文弄墨的文弱書生根本就不配合天晴在一起?!蹦俏幻滥凶訚M臉不屑道。

  “我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慕長風憤怒地說,“我能為天晴小姐付出我的一切,你能嗎?”

  就再慕長風說完此話后,那手持金黃色寶劍的美男子微微一笑道:“包括你的生命?”

  “包括我的生命!”慕長風毫不猶豫的堅定說到。而就在下一刻。

  只聽到“叮!”的一聲。

  一把匕首憑空出現在慕長風面前。

  “天晴就在這,讓他看看你的決心?”美男子不屑地看著他,“如果你敢,我立刻退出,如果你不敢,你就給我滾得遠遠地。只會甜言蜜語的偽君子?!?p>  “有何不可?”

  不知為何,此刻的慕長風竟真的拿起了那把匕首,看著刀面映照出來的自己,他沉默了。

  “怎么?不敢嗎?像你這種偽君子我見多了,將匕首放在地上滾吧!”

  慕長風笑了笑說:“有什么不敢的?剛才我只不過是在考慮一些事情罷了,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比缓笏错椞烨缯f:“謝謝你給我一個證明我愛他的機會,我死后請幫我好好照顧晴兒,還有天晴,我愛你?!?p>  說著,他立刻握住右手的匕首想自己左胸心臟處刺去。

  “??!”

  天晴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他——真的刺去了。

  他,真的能為自己獻出生命。

  自己真的誤會他了嗎?

  匕首最終刺入慕長風的心臟,他滿意地看著手持金黃色寶劍的美男子說:“看到了吧!這就是我,這就是為天晴能付出一切的我?!?p>  說著,他立刻把出左胸的那把匕首,鮮血瞬間噴出。

  一滴血在下落時,瞬間消失了。

  “長風!”天晴急切地想跑去沖向即將到在地上的慕長風,然而一只手卻的擋住了她,示意她不要向前。

  “鑒定完畢?!?p>  瞬間一道道金光閃現。

  “都說戀愛的男女會變成傻子,看樣不僅僅是戀愛中的,就連單相思的也是。小子下次給我記住了,不一定非要死才能證明你愛你的女人。還有,趕緊把眼睛給老子睜開?!?p>  當慕長風睜開自己的眼睛時才發現,那個美男子不知何時帶上了紫紋龍面具,而他的食指和中指不偏不倚的夾著那把匕首得刀面,不讓它再前進分毫。

  “我說的沒錯吧!”戴面具的美男子轉身看項天晴說。

  天晴點頭不語的看著慕長風。

  “喂!姓慕的小子,我只不過試探試探你,你還真死???”帶紫紋龍面具的美男子一邊將匕首扔掉一邊說。

  “既然說到,必然做到?!蹦介L風微笑的看著天晴說。

  “死板,你死了我怎么辦?”天晴幽怨的看著慕長風說。

  “呃……”

  “好了?!蹦敲麕ё霞y龍面具的男子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慕長風,你的胸口應該有一顆血紅色淚狀的痣?!?p>  “你,你怎么知道?”慕長風驚訝的說。

  聽到此話的天晴再一次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沒,沒想到他真的有那顆痣,難道自己真的誤會他了嗎?中途到底發生了什么?

  就在此時,戴面具的美男子伸出右手的食指指向慕長風胸口說:

  “介不介意讓我看看你們前世的記憶?”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也許,正是因為當初的那場變故才引發了你們的誤會?!?p>  說完,一縷金光照到慕長風的胸前。周圍的景色瞬間變暗。

  歲月的通道在此刻被強行打開,血淚痣所蘊含的所有記憶如潮水般涌出。

  或許所有的事情正因為冥冥之中的巧合才會出

  現他們的情殤,也就因此,才出現了他們彼此的誤會。

  記憶的大門漸漸展開,那不可磨滅的片段一一展現。

  1,初見

  桃林間,小溪邊,天晴尋琴音找到了慕長風。兩人隔溪相望,他撫琴,她吹簫。而后“嗡”的一聲,本來歡快幽靜的琴音發出極不和諧的曲調,同時天晴的簫音也戛然而止?!敖K是誰,使弦斷,花落肩頭,恍惚迷醉?!?p>  慕長風緩緩抬起頭看向小溪對面的天晴說:“如此佳音,我原以為是哪位大師之手,卻未曾想到是才女之作?!?p>  天晴輕輕地將玉簫收入袖中說:“公子說笑了,小女子只不過是喜歡這這溪邊桃花雨景,觸景生情而已,豈敢與大師相提并論?!?p>  “簫音流暢自如,輕松歡快,我像你這么大時,可奏不出如此天籟?!?p>  “公子自謙了,小女子自幼便懂音律也僅僅懂音律,與公子的意境相比還差許多?!?p>  “哦?小姐能聽出在下的心境?”慕長風喜悅地說。

  “聽弦斷,斷三千癡纏?!碧烨绮聹y說。

  一陣風鏈,花雨自天空落下,輕輕地飄到小溪上,將水中的魚兒藏了起來。

  “墜花湮,湮一朝風漣?!?p>  抬頭看著漫天花雨的天晴輕輕的伸出手,去接那空中飄落的花兒開心的說:“花若,落誰尖?!?p>  “咚!咚!咚!咚!”就在這時,遠方陣陣鐘聲回蕩。

  慕長風喜悅地說:“一曲終,聞鐘廟,妙曲佳人?!?p>  “二弦段,聽段音,蔭弦才子?!?p>  天晴歡快的對出下聯后,將剛才拾的幾片桃花裝入隨身攜帶的錦囊中。

  2,相識

  谷雨時節,廟會花會如期而至,天晴也和自己的丫鬟偷偷前往。

  日落時分,春雨突降,喧鬧的人群中天晴與丫鬟走散了。

  她碎步跑到亭下躲雨,摸著濕濕的頭發,她忽然想起自己隨著攜帶的錦囊,便伸手去摸,但是卻什么也沒有摸到。

  一定是剛才走散時丟掉的,她焦急地想。

  遠遠地,慕長風朝小亭跑來。就在他來到消停抖落身上的雨水抬起頭的剎那,他愣住了,因為眼前猝不妨的撞上了一雙似曾相識的眸子。

  一切仿佛回到他們初見那天,他撫琴,她奏簫,她拾花,他微笑。

  “我記得你,你就是幾個月前那個吹蕭拾花的少女?!蹦介L風充滿喜悅地說,“我找你很長時間了?!?p>  那一刻,她與他相視而笑,然而很快,天晴的笑意卻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驚訝,因為他看見慕長風手指的錦囊竟是自己的。

  慕長風即刻領悟過來說:“這是在下方才在路上拾得的,錦囊上繡有“天晴”二字,想必姑娘您便是這位“天晴”才女吧?!?p>  她微笑點頭。

  3,相知

  相對與花會而言,廟會是極為熱鬧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慕長風提著燈籠孤獨的走著,時不時的看看周圍,無聊之極。就在此時,身后傳來了陣陣輕松自在的簫音,使得慕長風立即回頭。

  而就在那一刻,簫音停了。

  雙目相對,那相識的眸子里透著無盡的喜悅。

  “長街長,煙花繁,你挑燈回看?!碧烨缥⑿Φ乜粗介L風說出了自己的上聯。慕長風喜悅地走過去笑道:“短亭短,紅塵輾,我把簫再嘆?!?p>  “呵呵!”兩人歡笑不語。

  4,相誓

  當慕長風與天晴相愛被天晴的父親得知時,卻遭到了強烈的反對。

  “你一個窮書生也想取我項家的千金?做夢!”這是項家的傭人在把他一頓毒打后,所說的話。

  而后,在天晴母親的幫助下,,慕長風和天晴見了最后的一面。

  在這最后一面,兩人以詩為誓,書生之氣的慕長風當即拔劍自刎:“天晴,奈何橋上我便等你三年?!遍L劍迅速劃過脖頸。慕長風終結了他前世的一生。

  5,血淚痣

  奈何橋畔

  “喂!小子,你已經在此一個多月了,趕快把孟婆湯喝了早點投胎吧!”一名鬼將走過來說。

  “不!我要等她,我們說過奈何橋上等三年的?!?p>  “你們說什么誓言我管不著,但冥府有冥府的規矩,讓你再次等了一個月已經是我們兄弟最大的限度了?!蹦敲韺⒄f

  “我……”

  “你什么你?”鬼將旁的小鬼說,“要是還讓你在這等下去,別說是你,就連我們兩個也要受罰。你小子別得寸進尺!”

  “那……好吧!”慕長風傷心的說,“但孟婆湯我是不會喝的?!?p>  “什么?”小鬼驚訝地說,“小子,你可想好了?”

  “恩?!蹦介L風堅定的點頭道,“因為我愛她?!?p>  6,忘憂河

  冥府有規定,凡是不肯喝下孟婆湯忘記前世的人會被送入忘憂河中,受萬冰嚼魂之苦,能夠堅持下來的寥寥無幾,當送入忘憂河的人堅持都期滿后,便會出現一顆血淚痣,那可血淚痣記載著這個人前世不可磨滅,刻骨銘心的記憶。

  “呃……呃……啊……??!”

  全身好似被千萬只螞蟻啃食得慕長風痛苦的咆哮著。

  “小子,不行就說出來,沒人會嘲笑你的?!惫韺牡卣f。

  “不!……這…這是我最珍貴的寶物,我…我絕對不能忘掉……絕對不能。。。。。?!?p>  “這么多年來能夠受得了萬冰嚼魂之苦的沒有幾個,既然你受得了,,做為補償,我便讓你這一世過的順當吧?!遍愅跖宸目粗介L風和周圍的鬼將們說。

  歲月的通道在播放完最后一幕時,迅速關閉。

  “慕長風挺過了忘憂河的萬冰嚼魂之苦,因此閻王大人獎勵給他好的家世與久命。就在慕長風投胎后,天晴來到了冥府。為了能夠等到她心愛之人,天晴成為了冥府的鬼將,一直到現在,她整整等了一千年?!贝髯霞y龍面具的美男子做最終解釋說。

  此刻,兩人沉默了。

  很久以后,她才緩緩開口:“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p>  “晴,晴兒?!蹦介L風急切道,“真的是你嗎?”

  “恩”天晴點點頭。

  “現在還有最后一個問題?!贝髅婢叩哪凶涌聪蚰介L風說,“你的晴兒現在是女鬼,而你是人類,你介意嗎?”

  慕長風毫不猶豫地說“我不介意?!苯又?,他走到她身邊緊緊地抱住她。

  “她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寶貝!我怎么可能放棄她,不管將來怎樣,我都愛她。萬冰嚼魂之苦我都忍過來了,我還怕什么?”

  “長風?!碧烨缇o緊抱著慕長風,幸福地抬起頭含情脈脈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p>  慕長風微笑的牽起天晴的手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p>  當他們這對戀人想要感謝那戴紫紋龍面具的男子時,卻發現他早已不在。半空中僅留下一片金黃色的字。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所以不管什么時候,我們都要記得抬頭迎接幸福。

  ——情殤之主冷鋒結尾

  “喂喂,我說為了他們兩個差點賠進去半條命值嗎?”閻王無奈地看著正在吐血的冷鋒說。

  “當然?!鼻闅懼骼滗h微笑的伸出自己的手。

  手掌上兩地液體漂浮在半空,一滴藍的,一滴紅的。

  “這次不僅得到了情殤之淚,還得到了情殤之血,何樂而不為?”

  “你什么時候?”閻王驚訝的說

  “這顆淚水是鬼將天晴偷看生死簿時在生死殿前流下的?!?p>  “那滴血呢?”

  “嘿嘿!保密!”

  冷鋒將兩滴血也重新收回不由得心道:因為那把匕首真的刺入了他的心臟,也同樣真的噴出了血。而這滴情殤之血便是在那時收集的。

  而后我用秘法將其恢復,所以才有了那一幕。

  看來我果真是個奸商。

  “咳咳!”

  一口鮮血在此刻從口中噴出。

  “可惡?!?p>  邊說著,情殤之主用自己的右臂擦了擦。

  “鬼將天晴的事我可以不管,但你之前答應我的事請盡快做到?!遍愅跽J真的說。

  “明白啦,看在鬼將天晴報酬的份上,幫他承擔冥府的懲罰也是應該的。唉!這買賣做得,到了最后我還是賠了?!?hr style="border-top:1.5px dashed #000">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3d试机号出号口诀 股票怎么玩呀 哪个平台有幸运快三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最长数 沪深股票代码区分 天津时时彩20分钟开奖 上海快3开奖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 股票短线秘诀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