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4 16:20:27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靈魂脈動
  4. 開新書

開新書

更新于:2018-03-17 12:51:55 字數:20972

字體: 字號:
靈魂脈動目錄
共2章
  開新書的條件是先前建立的作品必須已滿2W字,關于這本書,夜雨換了個名《靈魂脈動I夜雨之淚》已經完結,分冊還在創作中,沒有坑……希望新書《末日之絕對無限》大家支持!謝謝!

  第一章星雨湖岸上的冰色靈魂

  第一話靈魂的初現

  “快,快抓住我的手?!蔽蚁蛑鵁o盡的深淵中伸出雙手,極力想要觸及那看不到盡頭的懸崖底端。

  我緊緊的盯著面前墜落到懸崖之中的女人。為什么?

  為什么她的面容我看不清,那轉瞬的畫面只是如同潑灑的彩繪,看不清她的容貌,不知道她是誰。

  我無奈的望著漸漸墜入深淵的白衣女子,從那急速墜落的白色影子,我仿佛能看到她的美貌容顏——微啟嘴角的最美麗的笑容。

  我不能明白,為什么這個墜入死亡的人會對我這個沒有能夠拯救她的人笑的這么開心,我感受不到她的絕望,更聽不到她低聲的呢喃,相反的,我的眼淚早已從臉頰滾滾滑落。

  我雙手錘擊著地面,痛恨著自己的無能。

  我的周圍充斥著迷霧般的黑色煙云,四周已經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散發著邪惡氣息的沼澤正等待著吞噬下一個不知何時到來的迷途者。

  干枯的樹枝就像魑魅魍魎的四小鬼猙獰的注視著前方。

  我不由得的站起了身,一步一步向后退,神經如同炸裂般劇痛,我不知道在我面前究竟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那個女人會墜落深淵。

  我不斷的后退,沒有注意到我自己也后退到了另一邊的懸崖盡頭,身體失重傾斜,隨著石子一同墜下了另一端的深淵。

  而在緊張的心跳與下墜的壓迫感之中,我唯一在意的卻是那個女人為什么會對我露出那樣溫馨的笑……

  鈴~鈴~

  刺目的陽光照亮整個房間,急促的鬧了鈴聲在房屋回蕩,夜雨沫睜開了眼睛,習慣性的伸手按住鬧鈴坐了起來。

  剛才發生的一切就是在夜雨沫的夢中,只是近幾個月來卻不知為何一直頻繁的出現,都是一樣的故事,一樣的動作,一樣的結局,還有就是一樣的微笑。

  在書架的隔層中放著的是夜雨沫已經去世的母親的照片,夜雨沫不禁嘆氣,記不清母親去世時的情景。

  他和養父在一起生活,夜雨沫從養父的口中聽說,在他出生不久母親就將自己托付給了他養父,因為夜雨沫的母親曾經救過那個男人,所以他就主動承擔了夜雨沫的一切。而夜雨沫對母親的唯一的記憶就是養父送給他的唯一一張母親的照片。那時夜雨沫還很小,很不懂事,不懂得當時失去的情感。

  18年過去了,在夜雨沫的眼中養父總是很忙,除了出差還是出差,很難看到他的存在。

  鈴~夜雨沫的手機響了,是他的親密朋友美羽娜打來的。

  “沫,還沒有起床么?”

  電話里邊傳來了甜美的聲音,現實中的美羽娜不僅聲音好聽,而且相貌也很出眾,因此在學校中有不少追求她的人,但都被她拒絕了。

  要說為什么夜雨沫會認識她,這還是得從2年前的一次閑逛的時候說起。

  那是夜雨沫第一次看到美羽娜,夜雨沫看到她的時候,她正被幾個小混混圍堵在墻角。

  本來英雄救美不是夜雨沫的職業范圍,可是還是看不慣一個女生被這么多男生欺負,于是夜雨沫救了她,同樣夜雨沫被打了個半死,直到周圍的警察聞訊趕來他才得以解救。而在血泊中的夜雨沫耳邊嗡嗡的聽著美羽娜呼喚著自己,終于,夜雨沫沒有了意識暈倒了……

  “喂,怎么這么長時間都不回話,是不是在和哪個女生聊天呢,明明都已經有了我,嗚嗚……”電話里邊傳來了美羽娜的哭聲。

  因為受到了重傷,所以自己夜雨沫從二年前從醫院中醒來,美羽娜就好像下定決心的要跟著夜雨沫。夜雨沫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給了美羽娜這樣巨大的決心。

  “沒有,沒有,我哪敢啊,真的只是剛剛起床而起?!币褂昴紱]有發覺自己的臉部正僵硬的笑著。也許是兩年的交往使得夜雨沫對美羽娜產生了一種畏懼心理。

  “好吧我就相信小沫?!?p>  美羽娜的聲音立即由悲傷轉變成了歡愉,真是可怕,原來女孩子可以轉變的這么快,夜雨沫暗自想到。

  “喂,小沫,又在想什么呢?半天都不說句話!”

  “???”夜雨沫驚慌中胡亂的說著。

  “沒,沒什么啊?!?p>  “不,不對,一定有事情,我馬上就到你家去?!?p>  “等,等等……”

  沒等夜雨沫說完,電話的那邊就已經掛掉了。

  屋子許久都沒有收拾,養父雖然偶爾回來,但是這個不算小,也不算大的別墅就夜雨沫自己一個人住著。

  環視著狼藉一片的地面,夜雨沫后悔之前沒有及時整理,若是還是像上次那樣被美羽娜看到如此臟亂的房間的話又要吵著住在自己家中收拾房間了。

  看著散落一地的書籍,夜雨沫很麻利的將排亂的書籍歸于原位。

  片刻之后,夜雨沫甩了甩額頭上的汗珠,看著整齊干凈的房間,夜雨沫不禁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夜雨沫無奈的打開了冰箱門,呆呆的站立著,看著空無一物的隔層夜雨沫無比的傷腦筋,畢竟,美羽娜喜歡吃自己做的飯菜呢。

  關上冰箱門,穿好衣服,夜雨沫離開了別墅。

  萬里無云的碧藍天空,和煦的陽光照在臉上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清風微動,如同一雙柔軟的大手輕撫而去,萬物的一切正極力的彰顯這春夏之季的絕美景色。

  走在湖岸邊上,夜雨沫一直想著第一次與美羽娜的見面,明明是自己逞強去救她,被人打個半殘后還是她在苦苦哀求那幾個小混混,自己卻在血泊脫力昏倒。

  “可惡?!?p>  每次想到這里夜雨沫都不禁錘擊著自己的胸脯。

  “那時候要是能變強就好了呢?!?p>  因此從那次以后夜雨沫就開始加強了訓練,登山、蛙跳、啞鈴、引體向上、萬米長跑……

  盡管沒堅持多久……

  不久,在波光粼粼的湖面旁邊,映入夜雨沫眼中的是一個曼妙的身影,一個緋紅色頭發的女人。

  “你好?!币褂昴叩竭@個女人的面前,并且向她打了招呼。

  “恩?!?p>  那個回頭注視著夜雨沫的女人,紅棕色的瞳孔仿佛能夠并發出熾熱的火焰,略帶微笑的面容卻摻雜著憔悴。細致白嫩肌膚的修長身體,在波光粼粼的湖面的交相輝映之下顯得格外迷人、如同詩畫般的迷幻和飄渺,她身體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仿佛能夠將周圍的空氣點燃,而這副絢麗畫面的唯一動景就是那在熠熠生輝的陽光下隨風飄動的緋紅色秀發。

  “這里風景很美吧?!币褂昴?。

  “確實非常美麗?!?p>  “那你在等著誰么?獨自一人坐在這里?”夜雨沫看著頭發被風吹起來的女人。

  “我在等能和我共同進退的人……哦,抱歉,我還沒有做自我介紹,我叫做F·菲爾·芏確舞·桗露奏?!睎蹲嗌钌畹目粗褂昴?,還以微笑,挑起了嘴角。

  “好長的名字啊,我叫做夜雨沫?!甭犚娔敲撮L的名字夜雨沫嚇了一跳,不過卻很快恢復精神向著桗露奏禮貌的做著自我介紹。

  “不好意思,你可以直接叫我桗露奏哦,前面那些只是家族的姓氏而已啦?!?p>  “哦,原來這樣,你還有這樣一個的家族么?”夜雨沫發現在桗露奏的兩只手臂上又兩個小小的圖紋。

  “那個圖紋是做什么的?”夜雨沫盯著那個帶著顏色的圖紋。

  “這樣的問題也不好向一個女孩子家隨便探討吧,在你成為我的人之前……”桗露奏很詭異的笑了一下。

  “剛剛說了什么,沒有聽清楚啊?”桗露奏最后一句話的聲音很小,夜雨沫不得不再問一遍。

  “好啦,我該走了,對了,如果你想來找我的話,給你這個,不過要對著這個東西呼喚我的全名哦?!?p>  桗露奏伸出手遞給夜雨沫一個緋紅色的像玉一樣的佩環,紅色的玉佩在陽光的折射下顯得格外晶瑩透徹,雖然紅玉不大卻正好可以放在手心中。

  桗露奏站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塵,擺一個離別的手勢說道:“夜雨沫,你的名字我記住了,也許以后我們會成為朋友的吧?!?p>  夜雨沫默默地看著桗露奏離去的身影,將手中的紅色玉佩放了起來。既然都已經來到了這里,夜雨沫還是像往常一樣要對著湖面大聲的呼喊一下,這是他放松精神以及愉悅心情的一種方式。

  “喂!”

  夜雨沫用手做成拱形放在嘴邊,大聲叫喊。

  然而在夜雨沫的眼前,星雨湖的湖面上,竟然依稀的出現了一個人的影子,影子與水面看似相連卻有著明顯的分割,依稀的淡藍色光芒環繞在湖面上影子的周圍。

  令人驚異的是影子竟然逐漸顯現出一個健碩男人的樣子。

  更加令人驚奇的是,他竟然站在湖面上。

  既然站在了湖面上那就一定不會是人了。

  眾多的疑問一下子充滿了夜雨沫的整個大腦,夜雨沫看著他,驚呆了……

  他的渾身都是透明的藍色,半虛半掩的身體站在水面上。

  周圍的一切仿佛都靜止下來。

  原先還是波光粼粼的湖面,現在它的水面已經不再流動,搖曳的枝葉不再隨風飄浮,定格在了空中。

  在這個靜止的湖面上,那個人朝著夜雨沫緩緩地移來。

  看著驚呆住的夜雨沫,那個高大魁梧的男人率先開口說話了。

  “我,等你好久了……”

  男人的聲音明顯十分虛弱,僅僅說了這么一句話就倒了下來,夜雨沫感覺到他的體態正在瓦解,微弱的藍色光芒根本無法再繼續支撐著他。

  即便對方是夜雨沫不知道的物種,夜雨沫還是忍不住,向前伸手扶住了他。

  可是就在接觸影子的一瞬間,夜雨沫的身體與他的身體竟然發起了強光。一瞬之間,夜雨沫感覺到有什么東西侵入到自己的身體中,風中卷起的氣渦將夜雨沫緊緊的包裹住。

  身處氣旋之中的夜雨沫此時唯一的感受就是非常非常的脹痛,他搖晃著腦袋看著藍色的光芒從手間逐漸變的越來越弱,不對,是夜雨沫的視線變的越來越模糊,夜雨沫的手好像在吸收著那個男人,看著逐漸流入身體的藍光,終于,夜雨沫倒下了。

  不知道暈厥了多久,當夜雨沫爬起身來的時候時間已經快接近中午了,臉上再度感受到了溫暖的陽光,耳邊再次響起樹葉搖曳的婆娑聲。

  鈴鈴~~

  衣兜中夜雨沫的電話響了,是美羽娜打來的。

  “小沫,你在哪里啊,怎么我在你家門口怎么叫門都沒人回應我呢?!?p>  電話另一邊傳來了輕微的啜泣的聲音。

  “好啦好啦,我只是出去了一下,現在立刻就回來?!币褂昴泵κ掌鹗謾C,,拍打掉身上的灰塵之后便極力向著自己的家中飛奔,只是他忽略了自己在星雨湖岸邊上的事情。

  回到家中,卻已經不見了美羽娜的身影。夜雨沫頓時感覺奇怪,一個瘦弱的女子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

  然而當夜雨沫拿著鑰匙拿開大門走進房屋的時候,美羽娜正在他的房間里悠閑的喝著茶。

  夜雨沫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美羽娜,吃驚的說道:“你,你是怎么進來的?”

  美羽娜看到出現在面前的夜雨沫,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跳起來一下子抱住了夜雨沫。

  “噥,你看!”

  夜雨沫順著美羽娜的指尖看去,她的手指正指著開著的窗戶。

  “你,你難道是翻窗進來的?”

  天啊,美羽娜究竟干了什么?夜雨沫的心中此時無比的震撼,

  “是哦!”

  “真是的,一旦受傷了怎么辦!下次不許這樣了!”在震撼之余,夜雨沫還是嚴厲的批評著美羽娜。

  “要,要是小沫能給我你家里的鑰匙我也不會因為在外面等的寂寞而冒險翻窗進來呀?!泵烙鹉日V劬?,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對不起,是我不對啦,鑰匙之后會給你配的?!币褂昴瓚阎袚е习l的美羽娜,此時的她就像是一個乖巧的小貓依偎在主人的懷中,夜雨沫對待美羽娜就像是哥哥對妹妹的感覺一樣,絕對沒有非分的意思,因為夜雨沫覺得美羽娜應該能找到比自己更好的人。

  美羽娜湊到夜雨沫的身上,嗅嗅這嗅嗅那,然后生氣的說:

  “小沫,你說剛才去干什么了?”

  “我,我僅僅想買點東西給你呀?!?p>  “那,東西呢?”美羽娜緊緊的追問著夜雨沫,淡紫色雙眸仿佛要殺掉夜雨沫一般。

  完了,剛剛著急趕回來,都忘記要買的東西了。

  “怎么樣,沒有話可以說了吧,竟然背著我去和其他的女孩子約會了……嗚嗚……”

  “其他的女孩?”夜雨沫思索著,“是那個河邊上坐著的那個女孩,桗露奏?”夜雨沫不禁嘟囔出了聲。

  “啊,怎么這樣啊,果然還是有別的女生,竟然背著我和別的女生……竟然……我真是太失敗了……”美羽娜低著頭眼淚含著眼圈喃喃自語著,那樣子就像是被主人遺棄的精神失落的小貓,讓人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去去安撫她。

  “不,不是的,美羽娜,聽我解釋下啊……”

  惹哭了美羽娜之后夜雨沫十分的焦急,想法設法去哄美羽娜開心。

  “吶,今天這些事情都不重要,這個給你?!泵烙鹉葟纳砗竽贸鰜砹艘皇r艷的花。

  “生日快樂,小沫?!?p>  美羽娜立即停止了哭聲,仿佛從來沒有哭過一樣,掀開桌上的圍布,一個精致的蛋糕即刻出現在夜雨沫的眼前。

  “這,這是?”夜雨沫被美羽娜的先后不搭的行為所迷惑。

  “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哦,可你卻從來都不會記得,每次都要我幫你想著?!?p>  美羽娜把生日帽子戴到了他的頭上。

  “真是抱歉,又讓你操心了?!?p>  “沒有關系的,小沫?!泵烙鹉纫幌伦颖ё×怂?。

  “美羽娜,不要這樣啦,多,多不好啊……”

  “在你說出來想要我給你的生日禮物前我是不會松手的!”美羽娜反而抱的更緊了。

  “我哪有什么想要向你要的東西啊……”

  “我,我只有,只有……”美羽娜的臉上開始泛起了紅暈,害羞的表情連說話都開始變的吞吞吐吐的。

  “我能給你的,就是我自己啦?!?p>  美羽娜大聲的向夜雨沫說出來。

  “不要這么早就把自己押出去嘛,慢慢看總還是會有比我更好的人……”

  夜雨沫慢慢松開美羽娜緊緊抓住他肩膀的手。

  “好啦,再不切蛋糕,蛋糕精靈可是會生氣的!”

  “是啊是啊,嗯嗯,我們現在就切蛋糕!”

  看著被自己哄騙過去切蛋糕的美羽娜,夜雨沫心中也感覺到一陣無奈,畢竟自己根本沒有能夠保護她的能力。

  “喂,小沫,在想什么呢?”

  “???”

  美羽娜趁著夜雨沫不注意一下子將切好的一塊蛋糕涂到了他的臉上。

  “呀呀呀哎呀,美羽娜……”被奶油模糊了視線的夜雨沫正在極力抹掉眼眶上的蛋糕。

  “美羽娜,看我來懲罰你!”

  夜雨沫圍繞著桌子和美羽娜嬉鬧著,其實這樣也是挺好了,起碼聽著美羽娜爽朗的笑聲,看著她無憂無慮的笑容,對于在何處都是孤單的夜雨沫來說,她要是能夠開心就是令自己最感到欣慰的了。

  美羽娜一直陪著夜雨沫到了晚上,天色昏暗,也是她該回去的時候了。

  “美羽娜,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吧?!?p>  美羽娜看看了窗外的天色,自己也在呆呆喃喃著“嗯,也是啊?!?p>  “時間真是流逝飛快啊,又要和小沫說再見了?!?p>  “好啦,明天還是會在學校中見面的,不是么?如果再晚一點,你回家的話我還是會擔心你的呢?!?p>  “小沫真的擔心我?哦哦,好開心哦?!泵烙鹉嚷冻隽颂兆碛谛腋5谋砬?。

  美羽娜出了房外還是在依依不舍的遙望著夜雨沫,面對著自己送別的女孩夜雨沫其實也并不是很了解,問她呢,也不說,只是緊緊的粘著自己。

  美羽娜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夜雨沫的視線中,夜雨沫關上房門走回屋子里,看著桌子上放著的剩余的生日蛋糕。

  “伙伴……”

  一陣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在房間之中回蕩。

  “是誰?”夜雨沫環視著四周在確定沒有人的情況下喊了出來。

  “是你將沉睡的我喚醒的?!币粋€男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然而周圍的景象卻依舊像之前一樣被停止,能夠區分這個幻境與現實的就是由于夜雨沫在無意中碰倒的花瓶,此刻那個雕畫著墨菊的花瓶正瓶口朝下的停留在半空之中。

  “你,你是……”他睜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就是他在星雨湖上看到的那個影子。不過,夜雨沫心中暗自想著為什么在那之后會對這個男人一點印象都沒有。

  “是你將我從湖水中所喚醒?!蹦莻€男人身體上在散發著什么東西,將之前的話語又重復了一遍。

  “你,你在說什么?我,我將你喚醒?”

  夜雨沫被面前的這個不明來歷的男人所驚愕。

  “我在湖水之中聽到了你的呼喊,于是我就用著最后的一點力氣上來了,果然,沒有看錯,你,喚醒了我?!?p>  “我是怎么樣喚醒的你?還有為什么偏偏在這次我的呼喊中你才出現,以前為什么就沒有發生?”

  “只有認定之人的靈魂才可以將我從那里喚醒出來的,之前沒有將我喚醒,應該是你沒有將自己靈魂散發出來吧?!?p>  “靈魂?散發?”夜雨沫頭腦里極力想知道這究竟是發生了什么。

  那個男人看了看四周,然后對他說道:“也許,這是成年的禮贊?!?p>  “朋友,今后我們會經歷許多,所以我才來和你打個招呼,我的體力剩余不多,因為受到你的靈魂的限制,我已經將自己的靈魂與你的靈魂捆綁到了一起?!?p>  “捆綁到了一起?難道你是個靈魂?”

  “沒錯,我就是一個存在的靈魂,受到了你的靈魂的吸引而覺醒。我的名字叫做冰藍葛斯,只希望你能相信我說的一切,也希望你能夠相信我,我已經到了極限,今我只是來和你問候,現在我不得不離開了……”

  “冰藍葛斯?等,等下,你要去哪里?”

  沒等夜雨沫說完,這個自稱為冰藍葛斯的男人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噼啪!

  地面傳來了一陣瓷器的碎裂聲,那個停留在空中的花瓶已經接觸到了地面碎成齏粉。

  夜雨沫無奈的看了看一地的瓷器碎片,整理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臥室當中,而腦海中卻想著湖邊遇到的緋紅色頭發的女人以及湖上看到藍色透明的靈魂。

  “奏……”夜雨沫嘟囔著。

  他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夜空,思索著今天發生事情,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一章星雨湖岸上的冰色靈魂

  第二話靈魂在我身邊

  睜開眼,明媚的陽光正刺痛著夜雨沫的眼睛。

  他伸伸懶腰,整理好床鋪準備去上學。

  夜雨沫收拾著昨天晚上丟的亂七八槽的衣服,當他拿起上衣時,一塊紅色的玉石從一兜中掉落。

  他彎下腰將這個玉石撿了起來,呆呆的盯著嘆氣:

  “那個女生,以后會不會再次相見呢?”

  “這個東西不是尋常的物件?!?p>  正當夜雨沫沉迷于手中的紅玉之時,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后響起。

  冰藍葛斯的突然出現,夜雨沫的思緒也被驚悚所替代。

  “冰藍葛斯。是你!”

  夜雨沫的失聲叫了出來,看他驚愕的表情,明顯是因為冰藍葛斯的突然出現而失神。

  “一個明媚的早晨,剛剛見面應該好好的說聲早安?!北{葛斯自顧的坐著擺出休閑的樣子。

  “等等,為什么昨天我還沒有問完你的話,你就突然消失了?”夜雨沫沒有理會面前這個動作隨意的大叔,而是將自己內心的疑惑問了出來。

  “那是因為我的力量還沒有回復,根本不可能保持那么長的時間和你在那里悠閑的聊天?!北{葛斯又嚴肅的站了起來。

  “由于你的力量上限太低了,我連恢復的程度都被你降低了好大一部分?!?p>  “什么?和我還有著關系?”夜雨沫對冰藍葛斯的話語顯得一臉茫然。

  “笨蛋,昨天我不是說過了么,現在我的力量是和你聯系在一起的,而我所能發揮的力量完全是取決于你的自身啊,小鬼!”

  被這樣一個不知名的靈魂訓斥并且還罵著“小鬼”的夜雨沫心里非常不滿,但那也只是心中的不滿,夜雨沫的表情卻并沒有任何的表現。

  “先不說這個,你手里的東西不是凡物?!?p>  “我手里的這個寶玉?”夜雨沫瞪大眼睛盯著紅玉說道。

  冰藍葛斯將話題的重點轉移到了夜雨沫手中的寶玉上。

  “怎么說呢,它散發的并不是任何普通器皿的氣息,但現在我又不能說明這是個什么東西?!?p>  “不一樣的氣息,那是什么?”夜雨沫充滿疑問的看著冰藍葛斯。

  “應該是靈魂的氣息,我從它的內部感受到了靈力的存在。你是從哪里得到這個東西的?”冰藍葛斯目不轉睛的盯著夜雨沫。

  “在星雨湖岸邊上,一個緋紅色頭發的女人松給我的?!?p>  “緋紅色頭發?”冰藍葛斯發起了疑問。

  “是的,對了,她還告訴我,如果我想要去找她,只要對著紅玉呼喚她的全名,她就會出現在我的面前?!?p>  “通過呼喚?這么說來這個應該是一個類似于傳送的靈器。我們必須找到那個女人好好了解一下?!?p>  “不不,等等,你打算怎么去找她的啊?!斌@慌的夜雨沫奮力發問著。

  “你不是說過呼喚她的名字就可以讓她來到你的面前么?”

  冰藍葛斯這一句話倒是提醒了夜雨沫,但,但是……

  “不過,呼喚的條件必須是要用她的全名,她得全名是F·菲爾·芏確奏·桗露奏還是F·菲爾·芏帶確·桗露奏的,哎呀名字太長了,根本就記不下來啊?!币褂昴贿@個神奇的長名字搞的煩操起來,雙手不停地抓著頭發。

  “沒辦法了,想要再次找到她看來只有一個辦法了?!北{葛斯看著心煩意亂的他不禁唉聲嘆氣的說道。

  “什么辦法?”夜雨沫急切的問道。

  “通過逆轉,讓你去到她所在的地方,就是這樣?!?p>  “可,可是,怎么逆轉啊……”

  “都是因為你的能力有限,我要是將你逆轉到她的身邊定會用掉我所恢復的靈力,也就是說,我在讓你到她所在的地方后,我將不能和你一起進行之后的內容了,所以,當你到她那里之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p>  說完,冰藍葛斯就對著夜雨沫手掌中的寶玉進行著念咒。

  “吾眼前的寶物”

  “訴說你存在的源地”

  隨著冰藍葛斯咒語的進行,夜雨沫手中的寶玉漸漸飄浮到了空中,并散發著紅色耀眼的光芒。

  “曾經殘留的靈魂氣息”

  “牽引著與你相系的靈魂”

  “告訴吾你所屬的本地,帶領吾去往記錄你的地域”

  “小鬼,快準備好,你馬上就要去到那里了!”在一邊散發著藍色光芒的冰藍葛斯回過頭對著夜雨沫說。

  耀眼的紅色與璀璨的藍色的光芒充斥了整個房間。

  “唉?等等,我還沒有準備好,等等,還有,今天我還要去上學的???”

  冰藍葛斯根本沒有理會夜雨沫的征求,又繼續念著咒語。

  “牽系靈魂之法,吾令你執此法則帶吾尋找吾所尋求之地?!?p>  夜雨沫的眼前,紅色的光芒越來越刺眼了,這是冰藍葛斯的咒語發揮了作用么?

  在耀眼的紅光下,夜雨沫無法睜開眼睛看清發生了什么,只能感到視線越來越模糊。然后就降臨到了一個荒涼、杳無人煙的枯樹林中,夜雨沫手中正攥著紅玉,而冰藍葛斯卻消失不見了。

  “喂,冰藍葛斯,你在么?”夜雨沫踏在散發著腐氣、令人作嘔的黑色土地上向四周呼喊著。

  空蕩蕩的森林沒有一點回聲。

  “真是的,把我自己扔在這里,去哪里能找到那個女孩啊?!彼呄蛑稚钐幾呷ミ吢耦^抱怨著冰藍葛斯的擅自行動。

  夜雨沫邊走邊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只有陰森荒蕪的景像,叢林中的樹葉都已經干枯,只剩下光禿禿的樹枝掛在粗壯的老樹上,他就這樣走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真是的,走了這么長時間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再說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夜雨沫坐到樹下休息,再次抱怨起來,長時間的走路使他消耗了太多的體力。

  碰、啪、碰、碰。

  一陣打斗的聲音從夜雨沫的耳邊傳來。夜雨沫順著聲音找了過去。

  突然,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夜雨沫的面前,形狀就像是一個爪子,不,不是的,那只是這個怪物的一條腿而已。

  “天啊?!币褂昴唤谐隽寺?,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巨大到不能形容的犬。而在那個巨犬的對面正是那天在星雨湖岸上遇到的女孩。

  雖然夜雨沫記不住她得全名,但是他確實清楚的記得她的名字中最后一個字是“奏”。

  “奏?!币褂昴囍蛑艉暗?。

  桗露奏轉頭看了看夜雨沫,驚訝的說道:“夜雨沫,你怎么會在這里?”

  聽到她喊著自己的全名,夜雨沫都有些羞愧不能記住她的全名,可誰叫她的名字竟然那么難記呢!

  “小心?!?p>  還沒有等夜雨沫回過神,桗露奏已經將他抱在懷里,瞬間就從他剛才的位置跳了出去。被女生抱在懷里,天啊,多么的羞愧啊。夜雨沫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夜雨沫被桗露奏從懷中放了下來之后,他緊接著發問道。

  “這里是冥界,我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來到這里?!睎蹲嗉t棕色的瞳孔透露著堅韌的目光,同時又看了看周圍,說:“這里還是相對安全的,你怎么會來到這里?”

  “我只是想來找你,所以……”夜雨沫吞吞吐吐的說著。

  “那就用我給你的紅玉叫我啊,又何必自己來這么危險的地方!”桗露奏看著面露羞愧的夜雨沫,笑了一下說道:“是沒有記住我的全名吧,也難怪啊,我的全名那么長,聽一次還是很難記住的呢?!?p>  “我、我,還是被你看穿了啊?!币褂昴缓靡馑嫉男α似饋?,卻因為她的善解人意而感到了輕松許多。

  “只是我要問你,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睎蹲嗫粗f道。

  “我是通過……”

  夜雨沫還沒有說完,一陣凜冽的狂風拂過他的頭頂,桗露奏狠命一推,夜雨沫仿佛被一輛火車般的推力推撞到一顆樹上,等爬起來時,桗露奏的身上染滿了鮮血。那個巨犬的鋒利的爪子深深刺穿了桗露奏的身體。她為了救夜雨沫選擇讓自己承受了巨犬的攻擊。

  貫穿身體的利爪,上面還帶有鮮紅的血液,而掛在利爪上的桗露奏已經奄奄一息。

  “不,不要啊?!币褂昴粗鴿M是鮮血的桗露奏無力的掛在巨犬鋒利的爪子上。

  “冰藍葛斯,冰藍葛斯,快出來,快點給我出來!”夜雨沫向著四周大聲呼喊著。

  “什么事,小鬼?!北{葛斯并沒有進入到精神領域但是他的聲音夜雨沫卻能聽到。

  “我需要你的幫助,你不是說過你的力量很強大么,我要去救她?!?p>  “不錯,我是和你說過,但是就憑借著現在的你,根本無法抑制住我的力量給你帶來的反噬……”

  “我不管,我現在要去救那個為了救我而受傷的女孩?!币褂昴驍嗔吮{葛斯的話語,大聲的叫喊著。

  “好吧,你的心情我明白,畢竟我們都連接在了一起,所以不用我的出現你就能在腦海中聽到我的聲音?!?p>  “別說廢話了,快給我力量?!蹦莻€巨犬已經將桗露奏甩到了一邊,身體撞到樹干后無力的滑落下來,同時在干枯的樹干上留下了一條醒目的紅色血跡。而那只巨犬用前爪刨刨地面,準備繼續沖過去想把桗露奏撕裂。

  “來不及了?!?p>  被血腥氣味刺激的巨犬隱約有著發狂的跡象。夜雨沫心里想著,就算沒有特殊的力量,但他還是男人,男人就是要去保護女生的,他不想再一次讓類似于沒能保護住美羽娜的事情發生!

  “呀!”夜雨沫沒等冰藍葛斯將力量傳給自己,憑借著內心的怒吼增加勇氣,身形一閃便擋在了桗露奏的面前,揮舞著拳頭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向著那個巨犬的腹部打去,在夜雨沫的拳頭和巨犬的身體接觸的一瞬間,藍色冰涼的氣息從拳頭上彌漫開來。

  “真是的,這么心急,還好趕上了,不過,你現在的體力根本不能維持很長時間,要速戰速決!”冰藍葛斯在說完這句話后便沒有了聲響。

  “多謝,冰藍葛斯?!币褂昴谛闹心胫?,冰藍葛斯和自己相連,應該能感受到自己對他的謝意。

  被夜雨沫打倒的巨犬抖擻了下身體,爬了起來,又抬起爪子向他撲來,兩只巨爪前后交替,在它即將碰觸到夜雨沫時,夜雨沫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巨犬鋒利爪子所透露的寒氣,夜雨沫根本來不及思考,身體本能的向旁邊躲了過去。

  “必須快點解決?!币褂昴站o拳頭,只感覺到手上的寒意越來越濃厚。

  “可惡?!彪m然這個巨犬身體龐大,但是動作卻極其的敏捷,夜雨沫根本沒有機會碰觸到他的身體。夜雨沫和巨犬繞著森林跑著,周圍的樹木在巨犬的踐踏下基本都被踩平了。

  夜雨沫上氣不接下起的喘著,不斷地尋找機會想要打倒它,但他的體力卻已經支撐不住。

  巨犬看到夜雨沫已經停了下來,再次向他跳躍撲了過來。

  必須把握住這個機會,夜雨沫瞄著巨犬的腹部準備進行一次打擊。

  巨犬伸出爪子向夜雨沫縱身一躍,夜雨沫使出全身的力氣和巨犬對擊一拳。這一拳耗盡了他全身的體力。

  “我,我,我必須要給奏報仇!”夜雨沫憑借著這個信念不顧一切的向著巨犬攻擊。

  嗷嗷一聲慘叫之后,冰塊碎裂的聲音也隨之響起。被夜雨沫打飛的巨犬“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毫無生機的巨犬嘴角流淌著殷紅血液,身體也在神經的帶動下不停的抽搐,而它的腹部卻被晶瑩剔透的冰晶所覆蓋。

  而夜雨沫,大口的喘著氣,身體透支的厲害,已經漸漸站不住了。

  “夜雨沫?!?p>  一個聲音在夜雨沫的身后響起,但是他的視線已經模糊,還沒有看清楚就已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快,抓住我的手?!痹跓o邊的深淵中夜雨沫又看到了那個曾經多次出現在他夢里的白衣女人。不過,這一次我一定要拯救她!夜雨沫快速的跑到了懸崖邊上,極力的伸出雙手,可終究還是一道白色的弧線在眼前劃過,依舊的那個微笑,依然如初的掛在那個夜雨沫看不清面容的女子臉上。

  等夜雨沫醒來,只感到臉部有著溫暖的柔軟的感覺,同時還感受到有什么東西再梳理自己的頭發。夜雨沫緩緩睜開眼,意識到自己在剛才又做了那個夢,看著周圍的環境,還是一片肅殺的凄涼,但夜雨沫此刻的視線是和地面相平的,也就是說夜雨沫躺在地上,他的心里暗自竊喜著在這個荒涼的土地上竟然能有著這么柔軟的土地。

  “啊呀?!币褂昴唤鄣慕谐隽寺?。同時又看看坐在旁邊毫發無傷的桗露奏。

  夜雨沫呆呆的看著面前毫發無傷的桗露奏說道:“你,你的傷勢還好吧?”

  桗露奏欣慰的看著夜雨沫說道:“多謝你剛才救了我,如果不是你及時的幫我及時的擋住了冥獄犬的攻擊,也許我就真的有事了?!?p>  “冥獄犬?就是剛才那個巨犬么?”夜雨沫急忙環顧周圍,“那個巨犬呢?”

  桗露奏慢慢的靠近夜雨沫,盯著他的眼睛說道:“被你打倒了哦!”

  聽完桗露奏的這番話后夜雨沫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危險了。

  “不過,我倒是想讓你……”桗露奏離夜雨沫的臉頰原來越來越近。

  “等等,奏,這樣也太快了吧,我們才剛剛認識,不行不行啊?!币褂昴男呐K飛快的跳著,仿佛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夜雨沫連忙把身體從奏的面前抽了出來,不過沒有站穩,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同時他的身體又傳來一陣劇痛。他用手撐著地面,卻沒有支撐住,只有那疼痛的感覺像針一樣刺入他的手掌。

  “啊?!币褂昴唤纸泻俺隽寺?,摔倒在地上的夜雨沫看著自己的雙手,已經滿是傷痕了,并且還帶著凍傷的痕跡。

  “是剛才和冥獄犬戰斗受的傷吧,來讓我看看?!睎蹲嗾酒鹕硐蛩呷?。

  也許是因為剛才奏的話語,夜雨沫連忙向后面退去。紅著臉說道:“不,不,不用……”

  “好啦,不用那么緊張嘛,剛才是開玩笑的啦?!睎蹲嗟哪樕下冻隽诵θ?。

  “???”被她這么一前一后的亂整,夜雨沫自己都理不清頭腦中的思路了。

  “既然記不住我的全名,我看我比你能稍微年長些,就叫我奏姐吧!”

  “奏,奏姐……”夜雨沫在口中小聲嘟囔著。

  這時,桗露奏走到夜雨沫的身邊,把他放躺在地上。

  “等,等等,奏姐,你要做什么?”由于身體的疼痛夜雨沫只能順勢躺下。

  “呵呵,這么快就叫上奏姐啦?!笨粗粫r說不出話的夜雨沫,桗露奏輕快的說:“沒關系啦,我先替你治療下傷口吧?!弊嘟懵冻霭尊獰o暇的手臂。

  “我,我……”夜雨沫將頭轉向桗露奏,“但,我還是想要知道你的全名?!?p>  “好吧,不過這一下你一定要好好記住哦,如果下一次你還是忘記,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哦!”

  “我的全名:F·菲爾·芏確舞·桗露奏!”

  “F·菲爾·芏確舞·桗露奏?!币褂昴搽S著桗露奏默念了一遍,并且在心中確信已經牢牢記住。

  “好啦,現在要開始治療了,放心吧,一點也不會痛哦,也許還會很舒服的?!?p>  看著桗露奏的笑容,真不知道她的自信都是從哪里來的。要治療么?夜雨沫心中想到。

  突然,桗露奏用手在另一個手臂上劃開了一個口子,鮮血從她得手臂上緩緩朝著指尖流下。

  “奏姐,你在干什么?”夜雨沫驚訝的看著手臂上正在流血的桗露奏。

  “給你治療啊,快,別浪費趕緊喝下去?!?p>  桗露奏將正在流血的手臂移到夜雨沫的嘴邊。

  “這怎么行啊,怎么能讓你自己受傷來讓我喝你的血啊,再說哪里有這種治療的方法啊?!币褂昴舐暯泻爸?,想要坐起來,可是渾身都沒有力量了。

  “別廢話了,快點喝吧,要不你的傷勢一時半會都好不了,至于我,你就更不必擔心了?!?p>  看著桗露奏的態度如此堅決,夜雨沫也沒有推辭,也是沒有體力推辭了。桗露奏的血液順著她的指尖一滴一滴落入夜雨沫的口中。

  說也奇怪,這個血液并不像是普通血液帶有著血腥的氣味。而是,而是很醇甜的感覺。夜雨沫閉著眼睛,享受著滑入口中如同奶昔一般的血液。而他身上的疼痛感正在消失,身體也逐漸變的輕松。

  “哇,我的身體不疼了?!币褂昴d奮的睜開眼并且坐了起來。

  “那就好,我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這里畢竟還是冥界,不是個安全的地方?!?p>  夜雨沫看著桗露奏那曾流出血液的手臂,除了之前看到的紋章以外,竟然找不到一點傷疤。

  “奏姐,你的傷口?”

  “哦,你說剛才流血的地方吧,”桗露奏看著正在點頭的夜雨沫接著說道:“說了不用擔心我,傷口已經愈合了?!?p>  “什么,愈合了?”夜雨沫失聲喊出,心想著,這得有多么強大的愈合能力啊。

  “是的啊,詳細的我們回去再說吧?!?p>  桗露奏在空中施放出了一個傳送陣,將夜雨沫一同帶到其中,就這樣,夜雨沫就從冥界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完成了一次兩個不同世界穿越的旅程。

  隨著桗露奏的傳送陣的光芒由盛至衰,夜雨沫被帶到了一個房間之中。

  “阿奏,你回來了?!睆囊褂昴那胺絺鱽砹藘陕暱蓯鄣奶}莉音。

  “回來了?!睎蹲嚅_心的回答著她們。

  “阿奏,衣服怎么破成這樣啊?!眱蓚€小蘿莉關切的問著桗露奏。

  “和冥獄犬交戰的時候出了點意外,不過想要的東西拿到了?!睎蹲嗌斐鍪终?。

  “這是?”夜雨沫向著桗露奏的手掌湊了過去問道。

  “這個就是‘冥獄犬的牙齒’,我從被你打倒的冥獄犬嘴里拔出來的?!?p>  “拔……拔出來的?!币褂昴纳眢w不禁打個寒顫,同時在他的腦海中忽然顯現出來一個赤紅雙眼的女虐殺狂踩在兇猛無比的巨犬身上,伸出猛然一揮,伴隨著鮮血的噴涌從巨犬腥臭的嘴中狠狠的拔出了牙齒,同時還將帶著血液和唾液的牙齒高高舉起來的殘忍畫面。

  而聞聲趕來的其中的一個小蘿莉看到了桗露奏身旁的夜雨沫,問道:“這個人是誰啊,阿奏怎么把他帶到這里了???”

  “哦,對了,忘記介紹了,這位是夜雨沫,打倒了冥獄犬并且救了我的正是他哦!”

  “打倒冥獄犬的竟是他,并且還救了阿奏?”小蘿莉驚訝的看著夜雨沫。

  “好了卡莉,卡奈,自我介紹下吧?!?p>  “我叫C·Gemini卡莉,是雙子魂哦?!泵媲斑@個粉紅色頭發的小蘿莉率先回答。

  “我叫C·Gemini卡奈,也是雙子魂哦?!倍笳f話的是那個金黃色頭發的小蘿莉。

  “是卡莉和卡奈啊?!币褂昴诳谥凶约亨洁熘?。面前這兩個小蘿莉除了頭發的顏色不一樣之外他實在是沒有找不出他們之間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阿沫,你也介紹下自己吧?!弊嘟阄⑿χD向看著我。

  “我叫夜雨沫,是星雨學苑高中2年級學生?!?p>  “竟然是星雨學苑的學生!”卡莉和卡奈再一次驚訝的說道。

  夜雨沫拍拍身旁的卡奈的頭,說道:“真是蠻可愛的嘛!”

  “不……不要碰我啊?!笨挝倪鹑^,淚水瞬間充滿了她的眼眶。

  “咦?”一道明亮的閃電順著卡奈的頭發向夜雨沫襲來,夜雨沫全身在那一瞬間完全麻痹了,頭發也因為靜電的作用而直直的向上挺立著。

  “哼!不要隨便碰我,這就是報應!”卡奈做著鬼臉解氣般的說道。

  夜雨沫冒著煙無奈的說道:“發生什么了?”

  “阿沫,卡奈的性格可是很內向的哦,一個以前沒見過面的人突然碰她,她當然會自衛了哦?!睎蹲嘟蚪驑返赖南蛞褂昴忉尩?。

  “好了,這下我們就算認識了。對了卡莉,那個人,現在有什么行動嗎?”桗露奏將視線移到了窗外。

  “沒有,他一直都在學校里徘徊,好像在等著什么,又好像在找些什么?!笨ɡ蛏眢w一側,目光直視窗外,臉上先前的喜悅頓時消失,轉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凝重。

  夜雨沫順著窗戶看下去,出現在夜雨沫眼前的正是星雨學苑。

  “等等,等等,這不是我的學校么?”突然,夜雨沫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去上學呢,美羽娜一定在學校里等急了。

  夜雨沫看了一下鐘表,12點30分。已經是正午時間了,一上午都沒了自己的身影,美羽娜一定很擔心,不能讓她太焦慮。

  夜雨沫推開門,回頭向桗露奏喊道:“對不起了奏姐,我有朋友在等我,我必須要走了?!?p>  “等等,阿沫,今天晚上,能去星雨湖岸么,就在我們上次遇見的地方,你還記得吧?!弊嘟銓χ褂昴暗?。

  夜雨沫遲疑了片刻,但還是應道:“好吧,那我就先走了?!?p>  推開門,夜雨沫急忙向著外面跑去,在夜雨沫離開房間的那一刻,他仿佛聽到了桗露奏的長長的舒氣聲,讓他不經意的聯想到奏姐當時面容微笑的表情。

  “哎呀,不想這么多了,趕緊去找美羽娜!”這個想法完全占據了夜雨沫的大腦,夜雨沫向著學校跑去,漸漸的學校的輪廓出現在他的眼前。

  “小沫,這里?!?p>  在夜雨沫的前方傳來了熟悉的呼喊----是美羽娜。

  夜雨沫向前望去,來來往往的學院大門前站立著一個美妙的身影,正午的日光在地面上投射了一個柔美的輪廓。

  夜雨沫跑到美羽娜面前,氣喘噓噓的說著:“對……對不起,讓……讓你擔心了?!?p>  “嗯,小沫,我確實很擔心你哦??吹侥阋簧衔缍紱]來上課,重要的體育考試都沒來參加?!泵烙鹉饶贸鍪峙吝f給夜雨沫。

  “謝……謝謝?!币褂昴舆^手帕,上面還有淡淡的芳香。剛剛想起美羽娜提到的體育考試,不過,體育考試不參加反而讓夜雨沫覺得是一件好事情,最起碼,不會再別人面前出丑,免得一邊聽著別人的嘲笑,一邊看著美羽娜的笑容,這心里可真不是個滋味啊……

  夜雨沫還沒有緩和住氣息,美羽娜就抓著夜雨沫的手向學校里跑去。

  “等等,美羽娜,我們這是要去哪呀?!?p>  “小沫,是去秘密基地哦?!泵烙鹉阮欘^笑著。

  “等等,不行啊,會被校長罵的?!币褂昴瓱o奈的任由美羽娜的拉扯,向著傳說中的秘密基地跑去。

  “沒關系啦,小沫注意臺階哦?!泵烙鹉葲]有理會夜雨沫的抗議,只是不停的歡笑。

  對了,所謂的“秘密基地”就是學校的最高層的天臺。

  穿過學校的操場,走進教學樓一側小門,順著不算寬廣的樓道向上走去。

  幽暗的樓梯內部,只有少許的光線從鐵門的縫隙中投射出來,在兩扇大門的交合處,一把碩大的鐵鎖孤零零的掛在上面。

  美羽娜詭異的笑了笑,伸手把那個看起已經鎖實鐵鎖取了下來,推開門,明亮的陽光照亮了陰暗的樓梯。

  夜雨沫和美羽娜走出通道,走到天臺的中央。天臺的四周都有一米高鐵制欄桿,類似于塑膠的地面踩在上面感到格外的舒適,這里是星雨學苑最高的地方,從這里向下看去可以飽覽這個星雨學苑的景象,而現在卻成為了夜雨沫和美羽娜專屬的“秘密基地”。

  咕咕咕。

  夜雨沫不爭氣的肚子叫了起來,現在想想,早晨沒有吃飯,又加上大量的運動,肚子不叫夜雨沫覺得那才是怪事呢!

  夜雨沫不好意思的看著美羽娜。但只見美羽娜雙手后藏笑著說:“餓了吧,想到你可能沒帶便當,諾,這個給你?!?p>  美羽娜后藏的雙手拿出來一個藍色裹布包裹的便當,夜雨沫激動的都不知道說些什么了。

  “呼!”美羽娜開心的說道:“還好你沒有帶,不然我又要認為我白做了呢。好啦,別傻看著我了,肚子餓了就快吃吧,看看我的手藝怎么樣?!泵烙鹉绕诖难凵窨粗褂昴?。

  “等等,小沫。雖然著急,但是也要把手擦干凈啊,多不衛生呀?!泵烙鹉饶贸隽硪粭l手帕交到夜雨沫的手上,突然,她停了下來,呆呆的看著夜雨沫的手。

  “小沫,你,你的手怎么會有傷痕?”美羽娜的表情即刻間變得緊張起來。

  “沒,沒什么?!币褂昴嶂焖賹⑹峙两恿诉^來。夜雨沫總不能告訴美羽娜,自己在冥界的森林中和冥獄犬大打了一架,然后還把自己弄傷了,先不說有沒有人能相信這件事,如果讓美羽娜知道自己受傷,她還不得擔心死?算了,干脆就隱瞞一下吧。

  美羽娜在夜雨沫的旁邊嗅來嗅去,然后盯著夜雨沫的眼睛,逼近他說道:“好像還有那個女人的氣味,和你昨天衣服上一樣的?!?p>  天啊,這都能被美羽娜聞出來,夜雨沫不得不佩服她得嗅覺究竟有多強大!

  不行,夜雨沫必須得向美羽娜隱瞞住這個事情。

  “哦哦,美羽娜,應該是昨天我把這件衣服和那件衣服放在一起了?!币褂昴B忙解釋道。

  “哦,是么?那衣服怎么會這么破爛???”

  唉,女生就是心細,不行,夜雨沫還得繼續編下去……

  “今天出來是不小心掛到了商業街上維修店面的墻壁上了,搞得這么不小心所以上午就沒來啦?!?p>  “哦,是嘛,那回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點啊?!泵烙鹉染o張的表情頓時放松了下來,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夜雨沫卻暗自慶幸著自己的編故事的能力,還好把美羽娜給蒙混過去了。

  在天臺吃完飯,夜雨沫和美羽娜在教學樓的通道中走著,不知道是餓的厲害,還是美羽娜的廚藝有了長進,夜雨沫撐的幾乎走不動道。美羽娜當時在天臺上嘲笑著自己,但是夜雨沫很開心因為他很喜歡她做的食物。

  “對了小沫,今天下午的美術課你想好要畫什么了么?”走在夜雨沫身邊的美羽娜抬頭看著說道。

  “嗯……這個嘛,我還沒有想好要畫什么呢……”夜雨沫看著美羽娜,發現她正心不在焉的看著別處。按理說,美羽娜是不會不聽自己說話的呀。

  “天羽一族……”

  直到耳邊聲音的響起,夜雨沫才發現美羽娜正看著面前出現的這個男人。

  “他剛剛是在叫你么?”夜雨沫看著美羽娜。

  美羽娜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呆站著,聽著那個男人的聲音好像還有點緊張。

  那個男人向前走來,很禮貌的輕傾身體微笑地對著美羽娜說:“方便和我單獨聊聊么?”

  在夜雨沫的印象中,美羽娜似乎沒有這樣的一個陌生朋友。

  沒想到的是美羽娜突然對夜雨沫微笑著說:“小沫,你先去上美術課吧,我有事情要先處理下,放學不用等我了,你先回去吧,就這樣?!?p>  “喂,等……等等?!睕]等夜雨沫說完,美羽娜就和那個男人向著與夜雨沫相反的方向走去。

  夜雨沫獨自走美術教室,心里一直在嘀咕著:發生什么了呢?

  美羽娜隨同著那個陌生男人來到了一個空蕩蕩的廢棄了很久的倉庫教室之中。

  美羽娜一改臉上的表情,極其嚴肅的看著那個陌生男人,說道:“你是誰?為什么會知道這個家族?”

  那個男人十分有禮貌的向美羽娜鞠了一躬,很紳士的對美羽娜說:“我是四度靈王的守護者,喚為芾瑞茲·艾希?!?p>  “四度靈王的守護者?”美羽娜聽到這個自我介紹后十分驚訝。

  “不錯,正是在下,我不僅身為守護者,還是作為四度靈王最稱手的武器而存在?!?p>  “四度靈王,他不是曾經存在的四度之王么?這個人的故事連我都聽說過?!泵烙鹉鹊膰烂C的表情終于有了漸漸的轉變,現在的美羽娜更加對面前這個自稱為四度靈王騎士的人感到好奇。

  美羽娜并沒有放松對面前這個“四度靈王的守護者”的警惕。她的額頭由于過度緊張滲出了些許汗珠。

  “抱歉,這么冒昧的打擾你,上千年過去了,我確也是疲于奔波,我來找你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卑U\懇的仍舊保持著鞠躬的身姿向著美羽娜說。

  “想請我幫你什么?”

  “用你的靈魂法幫我找尋四度靈王的蹤跡,就在前不久,我才發覺到在這個地方有著一個可以使用這個靈魂法的人?!?p>  美羽娜聽到艾希的請求,額頭上的汗珠滴了下來,手緊緊的攥著拳頭。每根淺紫色的頭發都繃的緊緊的。

  美羽娜定了定心情,對艾希說:“明明天羽一族中有那么多的人,你為什么不去找他們,反而卻偏偏來找我?”

  艾希直起了身子,臉上閃過無奈的表情:“沒有你們世界的領路者,我根本就無法到達那里,況且我一直都沒有遇到從你們那里出來的任何人,直到今天……”

  “對不起,看來你找錯人了,我無法幫你?!泵烙鹉绒D過身體,謝絕了艾希的請求,并且打算離開這里。

  “為什么,你明明可以用你的能力幫助我的?!卑<鼻械南胍炝糇∶烙鹉?。

  “不,不可以。因為,我根本無法使用天羽之力?!泵烙鹉鹊哪樕下冻隽藴\淺地傷痛的表情。

  “怎么會這樣?既然是天羽一族的人,卻為什么不能使用天羽一族的靈魂法?還是因為剛才那個人的緣故?”艾希也許是被急切所逼迫,完全顧不得之前的風度了。

  “不,不要去告訴他關于我今天和你談話的一切內容!”美羽娜轉過身大聲向艾希吼著。

  “我雖然出生在天羽一族中,但卻沒有受到天羽神的眷顧……”美羽娜的眼中流露出憂傷的目光。

  “發生什么了?”艾希也收斂了激動的情緒,緩和的問著面前這個女生。

  “我出生后不久,族人就發現我無法完全使用天羽之力,反而會因為不知名的副作用從對周圍的一切進行破壞?!?p>  “怎么會這樣,那之后呢?”

  “族人認為我是不詳的存在,于是把我驅逐出來了,直到遇到小沫,我才有了繼續生存的念頭,所以請你千萬不要告訴他關于我的事情?!泵烙鹉妊壑辛髀兜谋M是乞求的目光。

  “剛剛你說,你不能完全使用天羽之力,是不是可以有些許的作用?”

  “可以是可以,但是就算能夠看到,也只是些模糊的跡象?!?p>  “不,足夠了,只要是一點蹤跡,讓我知道發生過什么我就可以有繼續追尋的目標了。那么我現在可以重新請你幫我一下么?”

  “我……如果我使用天羽之力,會對周圍造成破壞的?!?p>  “沒關系,這個我可以解決?!?p>  “不,還是不行,如果我用這個,我將會對我的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我不想給小沫留下任何的負擔。

  “既然這樣,我希望請你考慮一下,如果可以幫我的話,我可以答應你的任何一個條件,什么都可以,只希望你能認真想一想,請理解下我現在的心情?!?p>  “好吧,我回去會好好考慮一下,如果我有什么需求我會來找你的,不過,你一定要牢記我的條件,不可以告訴小沫任何關于這件事的消息?!泵烙鹉绒D過身走出了教室。

  艾希目送著美羽娜的離開,輕聲喏道:“恩,我會在這里等你?!?p>  美羽娜看著漸漸落下的黃昏,溫和橘黃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冰冷緊張的面容卻感受不到一絲溫暖的感覺。

  “趕不及去找小沫了,算了,我已經提前告訴他不用等我,我還是回家去吧?!泵烙鹉瓤戳丝醇磳⒙渖降南﹃?,然后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了學校。

  艾希站在窗邊,望著漸漸遠去的美羽娜的背影,心中若有所觸的感嘆道:“靈王,我很快就能夠見到您了……”

  第一章星雨湖岸上的冰色靈魂

  第三話契約

  下午黃昏時刻,桗露奏正陪著卡莉和卡奈走在一個無人的巷口之中。

  “好久不見!”

  三根黑紅色的羽毛插在桗露奏的前方,然后順著羽毛的底端開始迸發出灼熱的火焰,在桗露奏的面前形成了一道火墻。

  “卡羅,你的傳信方式依舊是那么無聊!”

  桗露奏對著火焰一擺雙手,那個火墻瞬間土崩瓦解,而出現在火墻更一端的男人穿著一襲黑色風衣,右手抵著自己的黑色禮帽的邊緣,口中還學著現代人咬著一個精致雕刻的大煙斗。

  “你的說話方式也是一樣的讓人火大??!”

  說著,壓低的帽檐中露出一道兇狠的目光,卡羅一擺左手,燃燒著的火焰羽毛像箭矢一般朝著桗露奏疾馳而去。

  “天火!”

  桗露奏雙手抱胸,完全沒有理會卡羅的攻擊,身后的卡莉早已經在手中準備好了赤紅色的火焰,看著飛來的羽毛毫不猶豫的丟了過去。

  轟隆。燃燒著的天火毫不留情的將飛來的羽毛燃燒殆盡。

  “蠻有兩下子的嘛?!?p>  一陣冷笑之后,卡羅的雙眼都從隱蔽的帽檐中顯現出來,一抖大衣,更多的箭矢朝著桗露奏飛去。

  “利雷!”

  從天而降的金色閃電將飛來的箭矢全部擊落,還有一道雷擊直直的劈中了卡羅面前的土地上,受到沖擊的卡羅被氣流卷到了一邊。

  “哼,這就是你對阿奏無禮的下場!”

  卡莉看著被卡奈打中倒地的卡羅大聲呵斥著。

  “不錯不錯,這次你身旁的兩個小鬼實力都不錯!”

  卡羅站起身,拍了拍帽子上的灰塵,然后重新戴到了過眉的長發上。

  “你從流界不遠萬里來這里不會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奉承的話吧,大名鼎鼎的路爾鳳凰家族的管家!”

  桗露奏的身體散發出一股強硬的氣勢,若是普通人站在這里一定會被這種氣勢嚇的顫抖雙腿甚至暈倒。

  “不要那么生氣嘛,我只是來提醒你一下,距離開賽的時間不到兩個星期了,你還是早做些準備吧,不過,若是你主動投降也許我還能更輕松些?!?p>  “不,可,能!”

  桗露奏的手上開始燃燒著熾熱的火焰,一股危險的氣息毫無保留的從那火焰中傳了出來。

  望著那充滿殺氣的火焰,卡羅自知不能自找沒趣,便張開了雙翅飛到了空中,留下了最后一句話:“桗露奏,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從巷口的高空之中,一塊扭曲的空間開始旋轉,卡羅就消失在那個扭曲的空間之中。不過,當卡羅的身影消失之后,天空又變得平靜,安靜的街巷好像從沒沒有發生過什么一樣,唯有地面上的三個缺口表明這里曾經有過什么。

  “混蛋……”

  桗露奏暗罵道,無奈便帶著雙子離開了這個不開心的地方。

  黃昏下的夕陽逐漸陰沉,天邊的交際處黑夜的分界線也逐漸顯露出來。漸漸的,天空終于被黑夜所覆蓋。在那一片沉寂的黑夜中,幾顆閃亮的明星依稀的在空中點綴著,完全找不到黃昏夕陽的蹤跡了。此刻,夜雨沫已經回到了家中,在沒有美羽娜的陪伴下。

  鈴~~夜雨沫的手機響了,看著來電顯示,心中有著少許的激動,是夜雨沫的養父。

  “養父?!币褂昴_心的對著電話里邊叫喊著。

  “哦,阿沫,最近還好么?”電話里面的傳來了親切的問候聲。

  “恩,還可以。不過,您都好久沒有給我打過電話了?!币褂昴蛑B父抱怨著。

  “抱歉,是我的錯,工作太忙,沒有抽出空來,還有連你的生日那天我都沒能及時送上祝福?!彪娫捓锩嬗謧鱽砹松钌钋敢??!皩α?,阿沫,再過一個禮拜我會回去,想要什么我可以給你帶些?!?p>  “下個禮拜?太棒啦,不過,我好像不需要什么了?!?p>  “嗯……”電話里邊沉思了片刻,“這樣吧,我有塊白玉雪雕,那個送給你吧?!?p>  “白玉雪雕?”夜雨沫疑惑的向養父問道,同時心里想著,這個白玉雪雕是個什么樣的東西。

  “還記得在你很小的時候給你看過一個很白的東西么?”

  “很白的?”夜雨沫在腦海中極力搜索著關于白的影像,在模模糊糊中好像有點印象。

  “并且很涼的,像雪一樣?!彪娫捓镞吚^續補充道。

  夜雨沫盡力搜索了腦中一切的信息,但只是有著斷斷續續的殘影,無奈夜雨沫只好對養父說道:“不行啦,畢竟那時候還太小,根本記不得了啦?!?p>  “也罷,反正呢下了星期我就回去了,到那時再好好給你補償吧?!彪娫捓镞厒鱽砹怂实男β??!鞍⒛?,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先掛了,下個星期見?!?p>  “恩,再見,養父,我等你哦?!?p>  嘟嘟,夜雨沫開心的收起了電話,想到下個星期就能看到養父,心中就免得有些興奮。

  夜雨沫在這里除了美羽娜和自己比較親近外,就只有養父是最關心自己的了,因此夜雨沫還在乎什么親父還是養父呢?夜雨沫在屋里權衡著思維,余光看到掛在了墻上的鐘表,快接近十點了,不好,該去星雨河邊去找桗露奏赴約了,夜雨沫心中想著。

  寂寥的夜空中繽紛的閃爍著銀星,夜雨沫沿著星雨河岸邊奔跑著,潔白的月光照應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此刻,在夜雨沫的心中,激動與興奮在交織著,期待著桗露奏能給他帶來什么樣的驚喜。

  想著想著,在夜雨沫的眼前逐漸顯現出淡薄的人影,由于是在夜晚之中,夜雨沫并沒有看清楚人影的面容,只能依稀的看到間斷的輪廓,不過,不用多想他也知道,前方等著他的,一定就是桗露奏了。

  “抱歉,我來晚了?!币褂昴瓪獯跤醯挠檬种еp腿。

  “阿沫,你可算來了?!睎蹲嗟拈L嘆和欣慰的語句中并沒有夾雜和任何抱怨,反而是她身旁的雙子之一——卡莉對夜雨沫抱怨了起來。

  “明明是個無關緊要的人,竟然來的這么晚?!笨ɡ虮镏煺f道,“尤其是一個趁著女生不注意趁機占女生小便宜的人,哼!真是可恥?!?p>  夜雨沫聽到最后一句話不禁慌了起來,:“我哪有趁機占女生的便宜!”

  “還說沒有?”卡莉看著身旁正拽著她的卡奈,語氣生硬的說道。很明顯,身為姐姐的卡莉仍然對于昨天房間中夜雨沫弄哭性格比較內向的卡奈的事憤憤不平。

  夜雨沫看著卡莉的眼神,心中立刻就明白了一切,慌忙的解釋著:“那只是個意外,我也不知道她那么怕生啊?!币褂昴瓌傁肷焓秩グ参靠?,一遇到卡莉的兇狠的眼神,手又不禁縮了回來。

  “看看,看看,還說自己不是呢,邪惡的本性露出來了吧?!笨ɡ蜃プ∫褂昴瓌偛诺呐e動對此進行了強有力的指責。

  “好啦,卡莉,卡奈都沒有說什么呢,你也就不要再追究了?!睎蹲喾€定著卡莉的情緒,同時看到卡奈害羞的點了點頭。

  桗露奏把視線轉向夜雨沫,認真的對他說道:“現在,就由我來告訴你一切事情?!?p>  “首先,我先來介紹下卡莉和卡奈?!?p>  夜雨沫看著面前站在桗露奏身邊的兩個可愛的小蘿莉。

  “她們是雙子魂,顧名思義就是兩個緊緊聯系起來的靈魂?!睎蹲嘞蛑褂昴忉屩?。

  夜雨沫也回想了起來,從那個所謂的“冥界”返回,降落的房間之中,這兩個小女孩就做過自我介紹。對了,她們的名字開始不就是表明了“雙子”么?夜雨沫在腦海中肯定了這種想法。

  看著面前若有所思的夜雨沫,桗露奏繼續對著夜雨沫說道,“我想她們的能力你也已經見識過了?!睎蹲嗟恼Z氣中帶著些許的得意。

  “啊,恩……我確實親身領教過了?!币褂昴叵胫约罕豢蔚睦纂婋姄舻那榫?,身體不禁打了個寒顫。

  桗露奏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長長的吐了出來,睜開眼對著夜雨沫說道:“接下來,該介紹我自己了?!?p>  夜雨沫瞪大了眼睛,想要知道桗露奏的更多的故事,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擁有什么樣的背景,經歷著什么樣的故事,都在此刻,將為夜雨沫一一揭曉了。

  “我的名字我想你應該非常清楚了?!?/div>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靈魂脈動目錄
共2章
帝皇彩票苹果 河北快三遗漏统计表大 体彩七星彩玩法介绍 湖南快乐十分组选三走势图表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股票技术分析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localhost 北京pc蛋蛋精准算法 北京塞车计划网页 百股顺配资 三肖四肖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