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3 21:33:5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叢林妖孽之邪魅
  4. 第一章 血濺酒吧

第一章 血濺酒吧

更新于:2018-03-16 17:08:32 字數:3933

字體: 字號:
  F市位于華夏國東北,屬于北溫帶大陸季風氣候區,四季分明,光照充足。

  隨著夜幕的漸漸拉開,在北市場的酒吧一條街上,行人漸漸多了起來。

  一間間裝修風格各異的酒吧,在霓虹的閃爍下格外亮眼。

  街上的行人里,出現了一個瘦弱的少年,他徑直走進了尋夢酒吧。

  少年叫韓明月。今年一十六歲,身高一米七左右,長得斯斯文文。一張俊俏的臉上,一雙眼睛格外醒目。

  那雙眼睛并不大,單眼皮,睫毛并不長,但又密叉黑,使眼睛圍著云霧一般,朦朦朧朧的,顯得深不可測。

  韓明月一進酒吧,就被酒吧經理三姐給攔住了。

  “我說小兄弟??!你最近一個月天天來我們酒吧,也不消費,就在這里聽歌,你當咱酒吧真是免費的???”三姐斜眼笑著對韓明月說道。

  韓明月看了看三姐說:“我只是來看蔣欣欣的,如果她不在這兒唱歌,我是不會來這兒的?!?p>  三姐用用右手在韓明月臉上輕捏了一下,嬉笑著說:“哎呦!看你年紀不大,情竇就開了??!欣欣可不是你能喜歡的呀!要是你想找人陪你,三姐我可以陪你?!?p>  韓明月沒理三姐,直接向舞臺走去。

  三姐并沒有再次攔住韓明月,她看著韓明月的背影喃喃地說:“這孩子真不錯!就是冷了點?!?p>  韓明月走到了距離舞臺最近的地方。他雙目注視著舞臺上的蔣欣欣,專注的聽起歌來。

  “你微笑,不代表你想擁抱。你的擁抱,不代表一切美好。如果說,夢想是一個氣泡。至少我能夠,觸摸得到……走過天涯海角,最后才知道。聽得見你心在跳,最重要?!?p>  一首某天王的《心在跳》被蔣欣欣在舞臺上真情的演繹。

  蔣欣欣是F市理工大學的一名大一學生。她不光人長得漂亮,而且還是個才女。唱歌和畫畫是她的特長。

  要說她來酒吧唱歌也是沒有辦法的。蔣欣欣的父親是一名中學老師,母親在一家國企做會計。家庭條件還可以??墒?,蔣欣欣上大學不久,父親就得了腎病。不光要定期透析,還要做換腎手術。而換腎手術需要很大一筆費用,同時還需要有合適的腎*源。

  蔣欣欣在得知父親的病情后,瞞著家里,晚上來尋夢酒吧唱歌。她準備賺夠換腎的錢,然后再用自己的一個腎,給父親來換。

  臺上的蔣欣欣歌聲依然委婉動聽,臺下的客人漸漸多了起來。這時,從外面進來了一伙人。他們來到了距離舞臺最近的座位前。其中,兩個人坐到了座位上,其余八個人站到了他們身后。

  后面的顧客,被擋的什么也看不見了。但是,一看這伙人個個紋龍畫虎的,痞氣十足,也都敢怒不敢言。

  最后,只好去找服務員調換座位。

  坐在座位上的兩個人一個比較瘦弱。另一個卻五大三粗,他剃了個大光頭,在光頭上有一道長長的疤,在酒吧的燈光照射下格外顯眼。兩個人年紀大概都三十多歲。韓明月看了看這些人,繼續聽著歌。

  這時候蔣欣欣又唱完了一首歌曲。她對臺下觀眾說:“欣欣今天就唱到這里了,謝謝大家的捧場。明天欣欣還會在這里給大家唱歌。謝謝大家支持?!闭f完,轉身就要下臺。

  “等會兒,我們東哥剛來,你他*媽*的就要走,我們東哥特意給你捧場。你還敢走?今天絕對不許走?!倍d頭男子站起來吼道。

  蔣欣欣看著底下的禿頭男連忙說:“虎哥,是我的錯,我給你們再加唱兩首,你看可以嗎?”

  禿頭說:“不好使,必須東哥什么時候說不唱了,你才可以下臺?!?p>  韓明月冷眼看著禿頭和那個被禿頭稱為東哥的人。

  東哥朝禿頭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

  禿頭坐到了座位上。蔣欣欣在臺上又開始了歌唱。

  禿頭坐到座位上問:“東哥,就為追這小妮子,咱哥們跑這兒來聽歌多費事,直接甩她點錢,給包起來不就得了嗎?”

  東哥看了一眼禿頭說:“阿虎??!你跟我混這么多年,怎么一點兒沒提高?那小妞我打聽過。在學校有很多有錢人追她,她都拒絕了?!?p>  “大哥,那幫人都是他*媽廢物,咱就跟她來硬的不就得了?!倍d頭兇惡的說道。

  “那樣根本就不行。此女外表雖然柔弱,實際乃烈性女子。你東哥我還就好這一口,就偏偏喜歡征服這樣的女子。我要溫水煮青蛙,早晚把她拿下。等哥玩夠了,再給兄弟們都玩玩,咱們有福同享嘛!”說完淫邪地哈哈大笑起來。

  “東哥,高,實在是高。祝你早日成功!走一個?!闭f著兩個人碰了一下酒瓶。一口氣都喝盡了瓶里的啤酒。

  韓明月把兩個人對話聽的一清二楚。眼睛不經意在黑暗里露出兩道寒光。

  服務員此時托著托盤給這桌送點心和水果。

  韓明月從角落里走出來,不小心和服務員撞了一下。

  服務員馬上對韓明月說了:“先生,對不起?!?p>  韓明月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待服務員走后,韓明月走到了東哥的座位跟前,雙眼直視著東哥。

  東哥并沒有說話,他和韓明月對視著。

  東哥旁邊的禿頭大喝一聲:“操*你*媽*的,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扣出來!”

  韓明月并沒有理禿頭,他對東哥說話了,聲音很小,聽得出來他還很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能坐你的座位嗎?”

  禿頭一下跳起來:“你說什么?”

  東哥伸手擋住了禿頭,他很誠懇地問韓明月:“為什么呢?”

  韓明月又回答東哥,只是小聲地說道:“如果你堅持坐在這里,那我就只能坐你身上了?!?p>  東哥看著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竟敢向自己挑釁,突然來了幾分興趣。

  東哥的眼神開始發光了,好像一個迷失在沙漠的人,突然在沙漠里發現了水源。

  禿頭看著東哥膽怯地說:“東哥,你別生氣?!?p>  然后禿頭殺氣騰騰地盯著韓明月,慢慢地站起身來:“操*你*媽*的,你個小*逼*崽子還真是吞了熊心,吃了豹膽??!”

  東哥再次擋住了禿頭。慢著:“讓他跟我聊聊?!?p>  韓明月就那么靜靜的看著東哥。

  東哥問“你知道我是誰嗎?”

  韓明月回答:“不知道?!?p>  東哥說:“整個F市,不管是在社會上混的老人還是新人,沒有不認識我東哥的。噢,也難怪,你還是個小孩。是不是初中都沒畢業呢?”

  韓明月說:“對。我是在山里長大的,我連學都沒上過。只是我很好奇,你的名氣為什么那么大呢?”

  東哥笑了笑說:“因為我兇殘?!?p>  東哥看著禿頭問:“兇殘這個詞我用的怎么樣?!?p>  禿頭連忙點頭:“大哥,你用的這詞簡直完美?!?p>  韓明月問:“那你兇殘到什么程度呢?”

  東哥得意的一笑:“凡事跟我作對的人,不是現在坐著輪椅,就是長眠在公墓?!?p>  禿頭忙說:“前幾年,我在外面遇見了東哥,不識相,被東哥一腳踢出了個腦震蕩,要不是東哥手下留情,我也長眠公墓了?!?p>  韓明月睜大眼睛對東哥說:“那你得踢多高??!”

  東哥謙虛的笑了笑說:“小時候學過幾天跆拳道,后來沒堅持下來?!?p>  停了停,東哥問韓明月:“小孩,你打過架嗎?”

  韓明月回答:“山里沒啥人,和動物打過幾次?!?p>  韓明月又問東哥:“你殺過幾個人?”

  東哥想了想回答:“太多,記不清了?!?p>  韓明月很服氣的點點頭:“確實很兇殘。但是,我還想知道,殺了那么多人,警察為什么不抓你??!”

  東哥回答說:“你問題還真多??!不抓我,是因為有兄弟替我頂罪?!?p>  韓明月說:“那你還真是真牛*逼??!”

  東哥說:“小兄弟,看我們很聊的來的份上,這里還有位置,你也一起坐在這里吧!”

  韓明月搖搖頭說:“不,我還要坐在你的位置?!?p>  東哥愣愣的看著韓明月,似乎很難理解。

  禿頭‘呼’的一下從座位上躍起,一下把韓明月撲倒在地上。

  禿頭按著韓明月,一拳接一拳打在臉上和身上。

  后邊站著的幾個人也一起過來幫著打韓明月。

  這些人很有打架經驗,只打人,不出聲。而韓明月也一聲沒有吭。

  就這樣除了附近的幾個客人,其他客人根本就不知道這里發生的事。

  幾分鐘后,禿頭停手了,其他人也停手了。

  他們都以為這個瘦弱的小子被打暈了過去。

  韓明月滿臉都是血,他掙扎著爬起來,兩只眼睛腫成了一條縫,很費力地看了看東哥,東哥的表情不再和善,他死死盯著韓明月,雙眼充滿了殺氣。

  韓明月又看了看禿頭,看了看其他那些打手,咽了一口血水,嘶啞地說:“我錯了……”

  禿頭這才坐到了座位上,譏諷地說:“我*操!你沒那么硬的骨頭,裝什么鋼管。給我滾出這酒吧!”

  韓明月搖搖晃晃向酒吧門口走了兩步,一扭頭又踉蹌著走了回來。

  到了東哥跟前,小聲地說:“今晚我能坐在你的座位上嗎?”

  東哥皺了皺眉頭,給禿頭使了個眼神。

  禿頭立馬再次站了起來。

  韓明月突然把目光射向了禿頭:“你別動,我只想問他!”

  韓明月的眼神和聲調透著死神一般的冷,竟然把禿頭嚇住了。他就那么站著,猶豫地看著東哥。

  韓明月的眼睛又轉向了東哥:“我只要你一句回答?!?p>  東哥說:“不能?!?p>  韓明月突然把兩手同時伸進口袋,各兜里分別掏出了一把叉子,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直接朝東哥的兩只眼睛戳過去。

  看得出來,韓明月絕不是在嚇唬人。

  韓明月使盡了全身力氣,動作就像閃電,兩只叉子都戳在東哥的眼眶上,他仰面摔在地上,一邊翻滾一邊“哇哇”慘叫起來。

  這時候酒吧里的人,才發現這里在打架。

  三姐擠到跟前,差點沒嚇暈過去。

  韓明月踉蹌了一下,收回手來,站穩了,他手里的兩把叉子已經不見了,都是血,不知道是他的,還是東哥的。

  韓明月并不在意東哥的眼睛。他直接坐到了東哥的座位上。

  韓明月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血。問禿頭:“你坐哪兒?”

  禿頭“撲通”一聲跪下了:“大哥!我坐地上!”

  東哥后邊幾個大漢,一轉眼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酒吧里發生了流血時間,客人們有的離開酒吧,有的在這里看熱鬧。

  舞臺上的蔣欣欣也看到下面發生的一幕了。只是她覺的這個男孩子有些眼熟,但是不記得在哪里見過了。

  三姐嚇得腿都不能走了,要靠服務員攙扶著。

  尋夢酒吧門前,一輛金色加長限量版勞斯萊斯,停到了酒吧門口。這輛車車牌是東F99999。象征九五至尊。

  車停穩后,司機下來拉開車門,下來一個身著藏青色西裝,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體態偏旁的中年男子。他會是誰呢?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配资炒股 北京pk赛车6码2期技巧 鑫牛配资 加拿大西部快乐8官方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7 搜三d试机号 斗地主真钱手机版下载 002406股票分析 股票涨跌对公司的影响 5分赛车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