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6-30 00:12:44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獵鬼奇聞錄
  4. 第九章 詭異的兇殺案

第九章 詭異的兇殺案

更新于:2018-03-18 18:44:27 字數:2884

字體: 字號:
  午夜,在皎潔的月光下,淀山湖波光淋漓,一個魁梧而詭異的身影站在湖邊,如果此時王羽在場的話,一定會驚訝地發現此人正是他在小餐館里碰到的那個恐怖的肢解狂魔——修羅。

  只見他凝視著湖面,許久,似發現了什么一般,緩緩地走向了湖水,不一會兒湖面沒過了他的頭頂。

  沒過多久,湖面開始有氣泡冒出,不一會兒便如煮沸的開水一般沸騰起來,轟的一下那個詭異的身影沖破了水面,飛到了岸邊,他的雙眼泛著幽幽的紅光,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手中還提著一具腐敗不堪的尸骸,不一會兒便隱沒在黑暗之中。

  過了一會兒,湖水重新歸于平靜,放佛什么都沒發生過。

  清晨,許多早起的市民紛紛來到淀山湖邊晨練,淀山湖風景優美,空氣清新,是住在附近的居民鍛煉游玩的好去處。

  李默默一邊小跑著一邊看著手腕上的計步器,小馬尾在腦后不停地甩來甩去顯得調皮可愛,當她路過一排垂柳時,發現在垂柳下邊好像躺著一個人形的東西,她好奇地跑過去一看,這個東西黑乎乎的,還散發著燒焦的味道,李默默湊了過去,只見一雙恐怖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自己后她被嚇傻了,半餉“?。。?!”的一聲刺耳尖叫響徹了整個湖畔。

  慕容冷雪這段時間都已經快被逼瘋了,連環肢解殺人案還完全沒有頭緒,眼下在淀山湖邊又發生了一起兇殺案,她此時就如一個裝滿了**的火藥桶,隨時都有爆炸的危險。

  淀山湖垂柳附近都被警方封鎖起來,周圍全是圍觀的群眾,重案組的警員們在現場忙碌地勘察取證,法醫拍好照后將那具已經被燒得不成人樣的尸體連同周圍的泥土一起裝進了裝尸袋中,要得出具體的死亡原因還得等尸檢結果出來,而負責給李默默作筆錄的警員正在不停地安慰著她,看來這個小姑娘確實被嚇得不輕。

  慕容冷雪不停地來回在現場查看著,通過初步排查她已經確定這不是第一現場,因為在尸體附近并沒有燃燒的痕跡,但另她感到奇怪的是如果這是拋尸現場的話那么腳印呢?除去李默默一人的腳印還留下了另外一排奇怪的腳印,像是死者自己的,除此之外在尸體周圍并沒有其他人的腳印,而且尸體附近全是濕泥土。剛才她也初步觀察了一下尸體,死者是一個大約七十公斤重的男性,要將一具重約140斤的尸體搬到淀山湖邊來拋尸,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而且現場也沒有清理過的痕跡,更為離譜的是據李默默自己所說,當她發現這具燒焦的尸體時死者好像還活著,而且眼睛瞪得老大,這怎么可能?而且令人費解的是,死者手中還緊緊地握著一個撥浪鼓。

  難道是尸體自己走過來的?慕容冷雪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這么個古怪的念頭,她搖了搖頭,還是先等著法醫的尸檢報告和現場的勘驗結論吧。

  “讓讓,麻煩讓讓,不好意思,麻煩借過,謝謝啊?!?p>  一個聽著有點耳熟的聲音傳來,慕容冷雪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子高高的小伙子從人群中擠了過來,手中拿著一個證件模樣的東西正和守在外圍的警員解釋著什么。

  慕容冷雪想起來了,這不是那個叫王羽的大男孩么?此時她見到王羽心情莫名地好了起來,那晚,她扶著李大偉走出鬼境后,急忙又跑了回去,她不能把王羽一個人丟在那里而不聞不問,可當她回到警局門口時卻發現王羽已經不見了,而百鬼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如果不是剛才發生的一切是這么的真實,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場噩夢。

  后來她將發生的一切告訴了李大偉,李大偉當場痛哭流涕,發誓無論死活都要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可經過了幾個月的努力,他和慕容冷雪都沒有找到王羽的蹤影,仿佛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王羽這號人似的,最后無奈之下才放棄了尋找,而李大偉也對慕容冷雪表示從此自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絕不辜負兩位救命恩人的期望。

  此時見到了王羽,慕容冷雪懸了幾個月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她走了過去,正準備和王羽打招呼時王羽也同時看見了她。

  “哎呀警察大姐是你啊,快來給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小警察解釋解釋,告訴他我這個證件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蓖跤鸨皇卦谕鈬木瘑T擋在了警戒線之外,正一臉的焦急。

  慕容冷雪走了過去接過王羽手中的證件一看,不由地吃了一驚,只見上邊印著公安部刑事偵查司特別事務調查科幾個鮮紅大字,科員王羽,在他那張略顯清秀的證件照片上有公安部的鋼印,名字下邊還有公安部專門的激光防偽碼,只要將防偽碼掃描進電腦就能顯示警員的個人信息。

  特別事務調查科?看著手中制作精良的證件,這絕不可能是偽造的,慕容冷雪突然想了起來,公安部確實有這么一個專門處理非正常案件的機構,可是特事科的人一般都是神出鬼沒的,沒想到這個王羽竟然是特事科的人!

  這是王羽第一次出任務,昨天晚上民研會情報組偵測到淀山湖一帶出現了異常的能量反應,于是高全立即決定派出王羽偵查,而王羽正被訓練折磨得死去活來,他覺得這是一個暫時脫離苦海特別是歐陽偏的絕好機會,于是想都沒想便欣然答應了。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第二天就發生了命案,此時他有種感覺,自己是不是被高全給坑了?

  慕容冷雪示意守在外圍的警員王羽的身份沒有問題,這個警員朝著王羽敬禮后將他迎了進來,王羽得意洋洋地拿著證件在警員眼前揮舞著:“小樣,告訴你是真的了吧,比真金還真!來,給長官立個正看看?!?p>  小警員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慕容冷雪無奈只得將王羽一把拉了過來:“別鬧!人家也是執行公務!”

  “嘿嘿,開個玩笑嘛?!?p>  “不過這段時間你到哪去了?那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你怎么又跑到特事科去了?”慕容冷雪連珠炮似的一連拋出了好幾個問題,她現在對王羽是越來越好奇了。

  這娘們兒是包打聽么?這種神神怪怪的事情普通人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王羽搖了搖頭說道:“嘿嘿,國家機密,無可奉告?!?p>  “切,故作神秘!”慕容冷雪瞪了他一眼,得虧自己還這么擔心他來著。

  “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王羽好奇道。

  “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應該是謀殺!”回歸到案件本身時慕容冷雪仿佛變了一人似的:“你跟我來?!?p>  她帶著王羽來到死者被發現的地方,此時尸體已經被法醫運走,地上只留下了用白線畫的人形輪廓。

  “今天清晨六點左右,尸體被晨練的人發現,我們警方在第一時間就趕到了現場,所以現場保護得很好,沒有被破壞的跡象。不過。。?!蹦饺堇溲╊D了頓,因為這個案子實在詭異,她不知道如何跟王羽解釋。

  “你的意思是現場沒有除了發現尸體那人的腳印和這一排不知是誰的腳印之外并沒有其他痕跡了嗎?”王羽仔細地觀察后說道,畢竟在歐陽偏的嘮叨下他也學到了許多關于偵查學痕跡學方面的專業知識。

  “嗯,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里并不是兇殺的第一現場?!蹦饺堇溲┙忉屃艘环笥终f道:“但令人不解的是兇手是如何拋尸的呢?”

  這里不是第一現場嗎?王羽暗附,他得出的結論恰恰和慕容冷雪相反,這里就是第一現場!

  雖然在痕跡上慕容冷雪的推理能夠得到支持,但王羽不是普通人,他在原先尸體的位置感覺到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鬼氣,而且昨晚情報組還在淀山湖偵測到了異常能量波動,緊接著就發生了命案,世界上沒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他可以確定異常能量波動和命案之間應該有直接的聯系!

  “這里應該沒有其他的線索了,要不要先和我們回警局等尸檢結果?”慕容冷雪提議道。

  王羽搖了搖頭,“不,這里是命案發生的第一現場!只不過還有許多線索你們不知道而已?!?hr style="border-top:1.5px dashed #000">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配资炒股的风险有哪些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2020好的股票推荐 公鸡乐园德国赛车 天天三分彩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香港股票指数 快乐彩票八 安徽快三计划网址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 有投资价值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