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6-26 18:00: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逆天吾寧成魔
  4. 罪人

罪人

更新于:2018-03-17 19:51:17 字數:4673

字體: 字號:
  黑暗陰濕的監牢。咣的一聲、一個滿身傷痕的人被關了進來?!白甙?,”一個人看守者說道:“他受了這么重的傷,沒死就不錯了。真搞不懂。上頭為什么要留他性命,殺了他誰都不知道啊、反。。。。。。?!?p>  另一個看守者打斷他的話,“上頭說了,留他性命而已。再說了,他明天就要被投入到幽冥森林了,那和死沒什么區別、可憐的寒大少爺啊,現在連死囚都不如了。呵呵!”

  、兩人越走越遠,漸漸都不到聲音了。角落里,那人縮成一團看著自己滿身的血污,笑了笑,這就是父親用整個家族換回來的嗎,!

  他叫寒羽,犯下了叛國罪,刺殺國王罪(未遂),出賣國家機密文件罪,反叛罪等一系列重罪。被判終身監禁于幽冥森林、

  犯下如下多的重罪為什么還能活下來。普通犯了其中任何一條的活都能死上好幾回了。只是判終身監禁,太輕了吧、那么這時就從頭說起吧。

  寒家。布列塔尼亞帝國的四大家族之一。在布列塔尼亞帝國可謂是無人能比。其雄厚的實力無人向其右、寒羽,寒家少主。根骨奇佳。十歲之時。魔武雙修便已達入境之步。世間傳言。多年后,寒家必又有人能再達那世間頂峰的智者之境,或者,還能突破至那古來少有人達的賢者。

  可是。樹大必將招風。寒家影響布列塔尼亞帝國的政治已經數百年。雖未成為其皇帝,但已距其不遠、布列塔尼亞帝國皇帝蕭炎??芍^是一代慧君。他知道寒家的實力。深怕力量,便聯合了其他三大家族。王族也三大族之一,于是便聯合其他兩大家族設計,誣陷了寒羽犯了諸多重罪、寒家家主。寒羽之父寒心明白,這是一場針對寒家根本。欲將寒家徹底毀滅的事件。而非只想敲山震虎。讓寒家棄車保帥的事件。并且蕭炎欲三大家族已在其他領域開始進攻寒家,一場腥風血雨即將開始,但不知寒心怎么想的,居然和蕭炎做了交易,以整個寒家的徹底毀滅做了代價,換取寒羽活下去、

  交易達成,寒羽被判終身監禁于幽冥森林。之后的第三天寒家所有人一夜死去,所有根基不復存在。就像從來沒有過一個曾經能左右帝國的寒家一樣,

  寒心在看見寒羽最后一眼的時候說“你要活下去,無論發生什么,都要活下去。記住,你是我們的希望。成為強者,再回到這個世界?!?p>  這是一個父親最后的囑托,寒羽記下了。所以無論發生什么,他都要活下去、可是,蕭炎可絕對不會就這樣讓寒羽好好活下去。履行交易是必須的,可是,并不代表我不殺他,他自己活不下去啊、

  幽冥森林。這個世界的最恐怖的監獄、其為放逐監獄。無數罪大惡極之人。國家不便公開處死之人。還有一些逃亡至此之人,數百年來,這里已經無限邪惡。其中隱藏著連政府都不敢碰觸的力量,政府只是守住了唯一的入口,便將犯人投入其中。所以說,寒羽。你現在的存活,只不過是為了明天死亡,進入幽冥森林,你還是死路一條。

  寒羽遭受諸多酷刑,當然,更多的是皮肉之苦,不需要要他的命,但是并不說明不能讓你生不如死啊,養尊處優的大少爺,突然落入如此地步,誰都承受不了,即使寒羽異于常人。但是。

  “我還不能死”

  寒羽對自己說,父親用整個家族換取我活下去的可能,如果我死了,父親的犧牲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我要活下去,為父親報仇。

  寒羽看了下自己胸前的項鏈,那是父親在他十歲生日的時候送給他的,其實也沒什么,不是什么特別的寶石,只是一個普通造型的羽毛型的一條銀色項鏈,唯一特別的就是,那條項鏈是一個次元儲物器。里面空間之大,無法想象。而且除了認主之外的人,任何品級的人都看不出他的特別。

  守衛的人走遠了,寒羽從中拿出兩粒極品療傷藥服下,滿身的血污,但是寒羽卻不能做什么,因為,明天一早他就要被放逐到幽冥森林了,如果他做什么,就很容易被人發現,但是療傷的話,卻沒有什么人可以發現的,寒羽受的大部分都是皮肉傷,他服下極品療傷藥,開始運功,雖不能說化骨生膚,但是也能做到讓傷痕慢慢愈合,滿身的血污,即使有些皮開肉綻的地方慢慢結疤,也沒人能夠發現。

  望著滿身的傷痕,寒羽沒有無助,有的只是滿腔的憤恨。我知道外面的情況,就像他知道自己收了多少鞭子,多少酷刑一樣。昨天他還是受萬人尊敬的大少爺。一夜之間,變的連階下囚都不如?!爸灰也凰?,我就要報仇。蕭炎,你記住,只要我活著一天,我就會詛咒你?!焙鹪谛睦锬钪???墒?,現在又能怎么樣。!

  寒羽吃了藥以后,開始運功療傷。在被抓的中牢房的時候,七經八脈便被人全部震斷。不然,區區刑法,又怎么會讓寒羽如此落魄。剛剛吞下的丹藥中,有一粒名叫百花仙釀散的、那是一種可是瞬間修復內傷的奇藥。是寒羽的父親,在他入獄前,交給他的。這枚丹藥,即使在帝國中,恐怕也只要寒家能拿的出來了吧。

  經脈漸漸的復原。寒羽咳出一口污血??礃幼邮前褍葌菬o大礙了。明天,才是真正的黑暗到來的時刻。寒羽萎縮在角落里,顫抖中,假裝已經快不行了。自身卻在不斷的運功。多一點力量,活下去的希望就多一分。

  第二天黎明。獄卒將寒羽拖出牢房。帶到了典獄長的身前,“給他戴上吧,”一個雄厚的聲音說到。然后,寒羽雙手就被戴上了一條囚鏈。再就被扔到一旁魔法陣中。

  “小子,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上面沒有判你死刑,但是接下來,你會連死都不如的!”

  在魔法陣發光的那一剎那,寒羽隱約聽到典獄長這么說,然后。寒羽就被魔法陣傳送到了幽冥森林中了。

  寒羽睜開眼,看見的身處于一個亂石林中。天是灰蒙的。似乎都找不到太陽,但是依舊是白天。寒羽看了看手上的囚鏈。兩手之間的鎖鏈晃蕩著,手腕感覺那么冰冷。寒羽一用力,鎖鏈就斷了。寒羽從項鏈中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在囚銬上一劃,連個印都沒有,寒羽,狠了狠心,將力量注入刀內。用力的一劈,刀斷了,囚銬上,依舊沒有留下刀的痕跡。寒羽搖了搖頭,原來父親說的靈環是真的。

  不在注意這件事情,寒羽找了個偏僻的地方,用水系魔法給自己洗了個澡,然后換了身干凈的衣服。

  沒想到,水系魔法,居然還能洗澡。寒羽苦笑著,可是現在不是苦中作樂的時候,他先要搞清楚這里,然后出去,殺了那個讓他家敗人亡的皇帝。讓他也嘗嘗這種滋味。

  “庫滋。等會回到小鎮上,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這幾天憋死我了?!?p>  “好。尼路,那就快走吧?!?p>  從不遠處傳來兩個聲音。有人。寒羽下意識的躲了起來,在這個大監獄中,還是小心行事。畢竟在同輩中,自己是天才,但是在這里。在這個惡名昭彰的大監獄中,寒羽還至于高傲到自以為獨步天下。

  兩個人越走越近。突然腳步聲停止了。寒羽躲在大石頭后面,不敢出聲。

  庫滋,沒想到這里還有人。呵呵,同時,寒羽藏身的大石變成兩半,被攔腰截斷。

  被發現了。寒羽看著那兩個人,尼路和庫滋事看上去30多歲。一副不堪的樣子。

  寒羽走了出來,在下途經此次,不想遇見兩位前輩。有禮了。寒羽抱拳行了一禮。寒羽在他們為接近的時候,邊探查了下,發現兩人的功力都遠在自己之上。為了不使自己陷入絕境。只能先示弱了。

  尼路看了眼寒羽雙手的靈環,再看了看寒羽的穿著。說,“庫滋,你怎么看”

  “新來的?呵呵?!?p>  “那就老規矩”

  寒羽心中一驚,他看大兩個人手腕上也有靈環,看樣子應該也是被關進來的??此麄兊膽B度,顯然不是善人。

  “兩位前輩,在下還有事情,就先走一步了。寒羽想離開。因為在這里多一秒,危險就多一分。

  ”小子,就你的修為,也有資格被關入這里,別開玩笑了。尼路似乎很不爽。把你的儲藏物品的法寶叫出來,我們或許可以考慮不殺你,不然,你可以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什么,寒羽心中驚到。他想要自己全部的東西。怎么可能,這里面的東西,可是父親給自己活下去的希望。怎么可能交出去。

  前輩的要求是否過分了點啊,如果需要金錢的話,在下倒是有一些,都可以給前輩。寒羽黑著臉說。

  那你可以去死了。尼路突然出手,一陣刀鋒,邊將巖石劈成兩半。若不是寒羽反應快。此刻恐怕也和那塊巖石一樣了吧,

  寒羽知道。對方無論自己怎么做,最后的結果都是一樣,死。那還不如放手一搏。從項鏈中取出自己的兵器水寒劍。散發的淡淡的寒意。水寒劍是冰系魔劍。自小伴隨寒羽長大。是一柄高階魔兵。

  還想反抗,那就陪你好好玩玩吧。尼路說道

  “冰魄者,寒意緣起于深淵,飛翔蒼穹。咆哮吧。冰龍翔天擊?!焙鹨婚_始,就使用了自己大招,對于這種跨階對戰,一點都不敢托大。

  冰系魔法,看樣子是魔武雙修啊。不過。你太弱了。一道銀光從尼路的刀尖閃出,寒羽的冰龍就成了冰塊了。

  “什么,不可能,即使是家族里探識期的高手,面對自己這招,也是暫避鋒芒。即使對消。也不可能像他一樣,一刀邊斬成數截?!?p>  “真是垃圾啊,”尼路嘲笑道。沖了過來?!氨F刺,”寒羽用劍發出多道冰錐,射向高速沖過來的尼路。

  “垃圾就是垃圾?!蹦崧返朵h一揮。冰錐邊成了冰屑。

  什么。寒羽一驚,然后就被尼路一拳打飛。在空中的寒羽動了下。

  “冰鎖柱天?!痹谀崧氛镜牡胤?,瞬間凍結成一道粗大的冰柱,那是剛才寒羽就設下的陷阱。

  ”尼路,你變成冰棍了?!皫熳陶f到。但是聲音中滿是嘲笑的味道,一點緊張都沒有。

  強大的沖力讓寒羽在里面滑行了很久才停下來。寒羽咳出一口血?!睕]想到,一拳就讓我這樣了?!昂鹂纯戳烁共康陌继?。好痛。

  可是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寒羽舉劍。使出了自己的絕招”冰寒水破”寒羽已自己為軸心,形成一個1丈大小的漩渦,其內寒氣凍結,一丈內,似乎要將萬物凍結。

 ?。П?,“寒羽一劍刺出,帶著絕世的鋒芒。要將已經成為冰棍的尼路刺穿,

  “可是,太弱了,“

  寒羽眼前一閃,庫滋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徒手接下了他劍尖的冰芒。

  “怎么可能,“寒羽難以置信,這一招,可是高階的魔法去劍技的結合,雖然現在他的功力不夠,可是依舊不可能徒手接下的,除非,除非,對方已經到了博望的境界,高出自己兩個大境界,如果是這樣的話,………

  還沒輪到寒羽多想,庫滋雙手突然出現一對狼爪,庫滋露出一絲冷笑,輕輕一捻。寒羽劍上的冰芒盡毀。下一秒,寒羽倒下來了。胸前血痕,不斷涌出鮮血,一瞬間,戰斗就結束了,庫滋只用了一招,不應該說,連一招都沒有用,只出手了一次,就干掉了寒羽,實力差距,一秒便可!

  “這怎么可能”寒羽甚至懷疑,自己已經中了幻術??墒巧眢w的疼痛,和涌出的鮮血又在否定著這一切。差距太大了,不是一點點。即使在布里塔尼亞身為人杰的寒羽,號稱同階無敵的人。在這里,和廢物一樣,他們怎么會這么強,如果真的是博望境的強者的話,這里,太可怕了。寒羽在一刻,感覺到了死神的臨近,從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從小號稱同階無敵的天才。這一刻,尼路每向前一步,便是寒羽離死亡更近一步的時候了。

  “看樣子,你也沒什么本事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你這種垃圾會在這里,但是無所謂了,你可以去死了”尼路輕蔑的笑著。舉起手中的刀,決定給予最后一擊了。

  “我要玩完了嗎?不,我還不能死,我要殺了那個男人,我還不能死,我要報仇!”絕望籠罩在寒羽的心頭,如果下一秒沒有奇跡的話,寒羽就會變成一具尸體了。

  “沒有辦法了,只有用這個了”寒羽從項鏈中取出一個卷軸,快速打開,將鮮血散在卷軸上,“引爆吧,冰火雙龍爆”這是一張高級的魔法卷軸,里面封印著高階的雙系魔法,可以一瞬間引爆,激發出強大的力量,這是寒羽的父親留給他用來保命的。如果不是因為下一秒,再不做的什么,寒羽就必死了,即時被人追殺,他也不打算用的。

  冰火雙龍的力量從卷軸里面引爆,從卷軸沖向尼路和庫茲,雙龍形成的巨型火焰,渲染了半個天空,如巨山一般的能量,鋪面而來,不是普通的高階魔法,是無限接近禁書的力量。

  “可惡,好巨大的能力”尼路被這瞬間出現的所嚇到,和庫茲倆人便被這雙龍所吞噬,引發的爆炸,將整個山頭都摧毀殆盡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易配资是否属诈骗 东方6 1中3 1多少钱 股票视频直播平台 3d图谜总汇 北京pc蛋蛋28大小规律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春安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 陕西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上海时时乐开奖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