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3 03:07:1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大災變之死亡騎士
  4. 第一章 跟我沒關系,真的

第一章 跟我沒關系,真的

更新于:2018-03-17 08:23:09 字數:2206

  “凜冽的寒風,青色的驕陽”

  他憂郁的凝視朝陽一點點將大地染上顏色,將背負在身上的大劍緩緩拔出,又高高舉起。晨起的寒風將背上的披風吹得烈烈作響。

  “我,霜之哀傷的擁有者,白費,在此召喚你們”

  他深吸了一口氣,用自己最大的力氣喊道:“起床啦!啦!啦!”

  后果是被一群起床氣爆發的人們踹倒在地。

  “天才剛剛亮發什么瘋!”

  我叫白費,男,23歲,本科畢業至今未……咳咳,不好意思習慣了?,F在已經不流行這一套說法了,現在流行的說法是這樣:“我叫xx,性別xx,年齡xx,在大災變中憑借自己的優秀實力及超級好運得以幸存下來,擁有能力xxx,誠覓合作伙伴已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去?!?p>  很遺憾,從前那種找份閑散工作混混日子的無比舒服的混吃等死的生活已經一去不復返了,要想繼續之前的幸福生活很明顯是不可能的。沒錯,手機是沒有信號的;電腦是打不開網站的;即使是想把電腦打開玩個掃雷蜘蛛紙牌,也是要用手搖發電機給電腦充上半個小時電的……

  這一切都要歸咎于一次莫名其妙的大災變,姑且先把它叫做大災變好了,至少我還沒有聽說過誰能給出過一個明確的解釋。

  那一天早晨,天沒有亮,然后一切都變了。

  我永遠都記得那一天,黑暗的天空中透出的隱隱綠光。在我醒來并嘗試著清醒之后,它提醒著我似乎今天不上班也沒有什么事情的。手機是打不通的,網站是打不開的,電視里全部都是藍屏,平常一切獲取信息的渠道都失效了。

  我忐忑的走出家門想到街上看看情況,卻發現人們也只是茫然的四處奔走,就像……逃難一樣。沒錯,就是逃難,還是不知道應該逃到哪里的那一種。順手攔住了一個失魂落魄的大叔,他一臉頹然的拉著我坐在路邊的長椅上,喃喃的跟我說:“小伙子,快去找自己的家人吧,叫上他們一起躲起來,世界末日要來了?!?p>  然而他說不出是怎么個世界末日,這個消息似乎是通過口口相傳的形式傳播開來的,汗。對于咱這種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人來說,還是盡快回家收拾收拾應急物品見機行事的好。就算真的世界末日來臨,也得想辦法活下去。

  于是我就回家了,然后就地震了。跟我上完廁所按了一下馬桶沒關系,真的……

  我很慶幸自己這房子質量不錯,經過了如此劇烈的震動居然沒有完全塌掉,印象中只記得我被從地板上高高的拋起來,撞到了天花板,然后就不記得什么了。醒來時只覺得頭痛欲裂,腰酸腿疼,那一下拍在天花板上的沖擊好懸沒有把脊椎撞斷了。

  不過我睜開雙眼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懸掛在眼前的迷之面板

  姓名-白費

  職業-死亡騎士

  狀態-存活

  喂,這展開有點不按節奏來吧?就算是個末日游戲系統你也得來點像樣的好不好?紅條藍條呢、技能點、屬性點呢?還有職業是死亡騎士是個什么情況??!難道我已經死了?

  等等!我猛地閉上眼睛抹了把臉,然后順勢往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大動脈,在順勢摸了摸心臟。很好,心臟還在跳動,體溫好像很正常。睜開眼睛掀起衣服,身上也沒有出現什么奇怪的東西,除了腦袋和后背依舊很疼以外。

  呼,撿了條命呢。我用力的握了握右拳,劫后余生的感覺……真說不上好,尤其是在這種隨時可能塌掉的地方。透過窗戶看出去,原本的柏油馬路已經完全看不出模樣,如果讓我來描述的話更傾向于那是一塊被人胡亂翻過的菜地,只不過菜地里沒有菜并且放大了無數倍罷了。

  直到把頭從窗戶探出去,我才明白為什么下面馬路的位置有些怪異。那根本不是家門口的那條小路,而是間隔了一段距離的另一個地方。這棟樓所在的地方正好處于一個被擠壓的部位,強烈的地質運動讓這一片直接凸出了原來的地面,形成了一片小小的高地。

  得益于這棟樓基本還算完整,我背起之前準備的應急包小心翼翼的下了樓。入眼之處一片狼藉,完全看不出來這里曾經是一個繁華的城市所在的地方。別問我為什么地上長出來那么多奇怪的花草樹木,也別問我那坑爹的、淡黃色的、按了半天沒反應的、被我怒氣沖沖的關掉的人物面板是怎么回事……

  喂,是GM嗎,你們游戲出bug了哦~

  說實在的我對于這個醒來時就出現在眼前的人物面板還是抱著很大興趣的。很明顯,肯定有什么好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了,只不過自己暫時還沒有察覺出來。若是被我找到了使用這個“死亡騎士”的職業力量的方法,嘿嘿,升職加薪出任CEO什么的,咳咳,片場走錯了。

  沒錯,估計再也不會有什么CEO了。我抬頭看了看已經消失的地鐵站,在腦海中想了想平時和自己插科打諢的幾個同事,天知道他們還活著沒有。至于那個變態上司還是去死一死好了。

  話說回來我應該干點什么?我一個人愣愣的站在曾經是馬路的地方發起了呆,沒有生化危機喪尸遍地亂跑挺不錯,可是人呢?這四周殘垣斷壁的根本不像有人活動的樣子。直到這時候我才想起來一個關鍵的問題,現在是哪一天,我昏迷了多久?

  然而手機是沒電的,只好另覓他徑了。在叼著壓縮干糧循著記憶中小賣部的位置挖了半個小時后,居然真的被我找到了一支帶日期顯示的電子表,上面清晰的顯示著今天是9月25日。

  果然時間才是最大的問題,我記得我最后一次上班是在13號吧……昏迷了十多天我還活蹦亂跳的,得到了一個不知所云的詭異職業,還真是運氣不錯。至于幸存下來的人們應該已經集中起來轉移到比較適合居住的地方了吧?這種看上去隨時會塌掉的房子,估計是沒人敢來搜索的。就s市來說,可以集中安置人的地方,無外乎兩個體育館罷了,可這兩個體育館方向相反,去哪個好呢?

  就在我思考著下一步的行動計劃的同時,變故,再次降臨了。

帝皇彩票苹果 股票配资系统 pk10前三稳赚技巧公式 喜乐彩票App 云南快乐10分平台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 b站股票代码 我爱配资网 福建11选5复式一注多少钱 七星直播现场直播今天 淘股吧股票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