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2 17:22: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新月貓之夢想
  4. 序+東京的暮雪+血色的噩夢

序+東京的暮雪+血色的噩夢

更新于:2018-03-17 08:29:44 字數:5830

字體: 字號:
  我這個人啊,其實不擅長寫溫馨的,圓滿的故事。

  許多人問我,你在寫《新月貓——時間寵物》系列的時候,心里有沒有像電影分級制度一樣,那種分級呢?我只能回答,有。對于孩子們,我覺得還是應該多寫圓滿溫馨的故事,只是在我心里,超過了15歲的就不應該稱作孩子了,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了。因此寫給15歲以上的孩子看的,故事應該多一些不完美。至于那些超過20歲的讀者們,抱歉得很,這個社會其實是冷漠而無情的,你們若想從故事中找出真善美,那么首先要明白,其一,真善美是少數的存在,這個社會大部分還是由假惡丑充斥著的,但正因為如此,物以稀為貴,我們才要歌頌真善美;其二,冷漠和麻木往往是一個因果關系,因為冷漠,所以麻木,因此當你們沉浸在校園劇,韓劇和臺灣偶像劇的襁褓中含著奶瓶安逸地認為社會本應如此,善惡總有報應來決定的時候,身為故事的作者我有義務告訴你們,所謂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個非常美好的愿望,這樣在你們出社會之后,才不會抱著虛無的幻想,或是一味的抱怨或驚愕。

  在這一部作品中,我有嘗試不一樣的角色定位,因為我努力想表達一種陰郁的氛圍,這樣會讓大家讀起來的時候深沉一點(笑),另外,故事設定在日本,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國內的刑事偵查形式幾乎是高度保密的,我們無從得知,反而寫起日本的刑事偵查,我還熟悉一些,于是再三斟酌,還是將故事背景定在日本。

  總之,請抱著多一些的樂觀去看本故事吧!

  1.東京的暮雪

  川本先生本來沒有想要回頭,只是這一次,他的意志仿佛不起作用。

  他看到了什么呢?灰暗的天空?林立的鋼筋水泥的叢林?行色匆匆的人們?他們臉上事不關己的冷漠?

  不,這不是他找尋的目的。在東京一如既往的寒冷中,川流不息的人群不但沒有為這座城市帶來一絲暖意,反而令這種寒冷進入了人們心里。

  沒有,什么都沒有。他輕輕地嘆了口氣。他明明聽到有人在叫他。在油然而生的失落感中,他不禁劇烈地咳嗽起來。然后,他挺了挺腰桿,摘下墨鏡和口罩。已經用不到了,他對自己說,猶如天空紛紛飄落的雪花,這名為時間的雪花,悄然無息的,在我們不經意間,掩蓋了所有的美與丑,善與惡,那過往的一切,已經被人遺忘了吧……

  “川本先生……”

  那細微到幾乎聽不到的一絲聲音又傳了過來。站在便利店門口的川本站住了。會是誰?我原來的影迷?相熟的朋友?還是?

  他覺得有些惶恐。無論是前者或者后者,他都覺得無從面對。猶豫了一刻,他反而沒有回頭,而是抬腳走進了便利店中。

  “歡迎光臨,晚上好?!?p>  面對店員熱情的招呼,川本卻像觸電一樣向后縮了一下,然后慌亂地點了一下頭。正想向里走,店員卻又叫道:“啊,對不起先生,寵物是不能進入本店的……”

  寵物?他感到莫名其妙?;仡^看看,一只黑色的,長的有些怪的貓尾隨著他進入了店中。想來,寒冷的天氣令他很想找個溫暖的地方吧,于是他蹲在門口等待通過便利店的自動門的人,好跟著他去尋求片刻的溫暖。川本想著,又抬頭看了看,各種穿著亮麗的人牽著狗在便利店里面購物。哼,看起來,貓這么不受歡迎嘛?

  他似乎有些觸景生情,又低頭看了看站在他腳邊瑟瑟發抖的貓。然后,抬起頭對店員說:“對不起,我的寵物不能等在外面,我們很快會買完的?!?p>  店員楞了一下。川本沒有理會,只是向里面走去。貓,也亦步亦趨地跟著。罐頭,啤酒,便當,好了……他又瞄了貓一眼,又伸手拿了一瓶牛奶。

  迅速地結了帳,店員雖然似乎有很大不爽,然而面對顧客也沒法發作。一人一貓也就快速地走出了店門。

  站在便利店旁邊的小巷中,川本隨手在垃圾箱中翻找著。不一會兒,翻出了一只破了一點的小碗。他轉過身,黑貓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他笑了一下,將碗放在地上,蹲下身子,將牛奶瓶蓋打開,然后向碗中倒了一些,一邊口中說著:“米口君(貓的日文發音近似米口,),你我都是浪人,這點算是惺惺相惜吧……”

  然而抬起頭來,貓卻不見了。他愣了很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許久,表情才有了些許變化,臉上掛著苦澀的微笑。

  狹窄的小巷中,雪花紛然而下,天空愈加陰沉,周邊的景色已經模糊到看不清楚了。那三五步之外的世界,已然亮起燈來,人們依然是行色匆匆,只是打在他們身上的色彩變得有紅有綠??墒窃谶@小巷中,只有黑,和白。

  呆坐良久的川本,突然抄起破碗,一口飲盡了牛奶,然后順手將碗扔在了雪地中,一溜歪斜向小巷深處走去。

  雪地里,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失意的痕跡。

  小巷中,安靜了片刻,不過,真的只是片刻而已。因為沒有兩分鐘,一陣刺耳的破風之聲就貫穿了小巷,卻在快到巷口的時候,剎住了車。積雪已經有了一定厚度,然而那人雖然剎車剎的非常急,卻停的出人意料的穩。

  那飛車騎手站起身來,將機車??吭诹讼锟诘膲Ρ谶?。由于穿著這標準的賽車服,看身材是一位女性。沒有脫下頭盔,她靜靜地站在巷口朝外望去,目光落在了一家豪華的酒店上。她呆呆地站了一會兒,沒有作聲,卻向右轉,沿著街道向前走去。那輛大紅色的機車沒有上鎖,只是靜靜地倚立在巷口。不消片刻,那女車手走了回來,手里拎著一堆東西。她將裝東西的紙袋放在機車上,自己也大大咧咧地坐在了車上。

  等了很久,那女車手已然是不耐煩之極,時而將腿抖個不停,時而走來走去,一舉一動都透出煩躁。過了大約30分鐘,才有一個瘦削的身影,出現在巷口。這身影來的悄無聲息,突然的出現著實嚇了女車手一跳。不過她馬上跳起來低聲喝道:“你太晚了!”

  那男人被陰影遮蓋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反應,只是匆匆說了一句“我知道?!比缓缶拖蚺松斐隽耸?。

  女車手的胸口開始一起一伏,手和身體開始發抖,雖然因為頭盔,看不見她的臉和表情,然而不知是憤怒還是什么原因,她明顯在盡力控制自己身體的抖動,卻沒有成功。

  她突然伸手給了男人一個耳光,這一下打得十分之用力,那男的臉向一邊歪去。女車手開口了,聲音帶著盡量抑制著的,竭斯底里:“你是混蛋……你這混蛋……”

  男人慢慢的轉過頭來,嘿嘿地笑了:“罵得好?!敝徽f了這一句,然后他拉了拉大衣的領子,轉身想向巷外走去。女車手的抖動更厲害了,終于支持不住,雙膝跪在了地上,用帶著哭腔的聲音說道:“不……不要走……不行……不能走……”

  背對著她的男人帶著難以抑制的笑意,哈哈大笑,轉過頭來輕蔑地看著女車手。許久,他才停止了笑聲,慢慢地走到女車手面前,站定,像看著受傷的,無法動彈的貓一樣戲弄的眼光,看著她。

  突然,他飛起一腳,將女人踢出了老遠,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痕跡。

  “笨女人啊……”他心滿意足地邪笑道,手一揚,一個黑色的塑料袋掉在了女人身邊。男人不再說話,拉緊大衣的領子,揚長而去,留下女人,在雪白的雪地中不停地抖動。

  2.雪色的噩夢

  “嘀嘀嘀……”

  雖然手持著點四五的強力手槍,里子依然無法掩飾心里的緊張。

  呼,吸,呼,吸,千代里子,你要鎮定!

  “滴滴滴……”

  她一挺身,沖出隱蔽的掩體,舉槍大喊:“Police!Don’tmove!”

  雖然聲音有些發顫,但好歹這句話喊得頗有氣勢。只可惜,沒有她預想之中的外國毒梟,只有在廣場中央,一枚巨大無比的定時炸彈,在閃著紅色的光。

  “滴滴滴……“

  “里子,你要睡到什么時候!”

  被子被一把揭開了,室友江梅姍氣沖沖的站在她床邊。里子用力揉了揉眼睛。啊咧,居然只是個夢么?她不由得氣惱起來。唉,我還真的以為自己被派去圍剿國際大毒梟,誰知道……

  “里子,里子?”,

  “???”里子這才猛的醒過來,回到了現實世界中?!皻W哈喲,小姍?!彼贿叴蛑?,一邊向浴室沖去。卻被小姍一把拉?。骸澳阋ツ膬喊?,你快遲到啦,還有20分鐘就9點啦!

  “?。。?!”

  一聲慘絕人寰的叫喊聲,毫無新意地揭開了千代里子的一天。

  井上課長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指望那個樂天派的笨蛋,是非常非常不切實接的事情,事實已經翻過來復過去,又煎炒烹炸地教訓過他了,為什么還要指望那個家伙會準時上班,準時報到呢?

  嘭!

  門被用力地推開了,可憐的門仿佛是慘叫一樣,發出了凄厲的聲音。井上不由得抱住了腦袋。我的天啊……

  “呼,呼,報,報告,呼呼,課長,呼,呼……緝毒一課課員,呼呼,千代里子,呼,前來報到!”

  “……”井上真的想將整張桌子向千代扔去,只是看到她連呼哧帶喘的臉,站都站不直的腰板,心中想道,也許她發現遲到了,拼盡全力跑過來的,那么也算是知道亡羊補牢,其情可憫吧。

  “千代君,我可以明白年輕人渴睡的態度,只是,從你記錄來看,這個月你已經是第12次遲到了,而今天是15號?!?p>  “課長!”里子發出一聲急促的叫喊,“課長,今天我不是因為睡過頭了哦……”

  “嗯?”

  “我,我還有20分鐘9點的時候起了床,只是,我的室友江君昨晚上撿回來一只很可愛的小貓,我忍不住跟它玩了會兒……”

  井上很不容易才壓制住了要掀桌子的沖動,把手從腰間的槍上移開。他鐵青著臉,盡量用平常的語氣說:“嘛,千代君,鑒于現在已經10點半了,那么我們趕緊切入正題才是……”

  話沒說完,井上狠狠地將一件大衣向她擲去?!按┥夏愕拇笠?,我們馬上出發?!?p>  “我們為什么要坐地鐵?”

  面對千代的問題,井上實在不知道怎么說才好。沉默了一下,他才沉聲說:“第一,現在是10點45,東京到新宿的道路已經被堵到不行了;第二,案發現場離新宿站步行就是5分鐘的距離;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井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警署的要車申請辦理時間要一個小時,如果小姐你能準時8點半到崗,我們現在可以在車中開著暖氣,吃著早餐,稍微愜意一點地趕過去?!?p>  他嘆了口氣:“現在我只希望,警司不會直接吃了我們倆……”

  “你們倆!”警司的怒吼著,張開的血盆大口足夠塞下四五個人進去,“整個緝毒一課,就你們倆!太不讓我們省心了!調查通告是今天早晨8點半發下的,現在已經11點多了!你們倆還想不想干??!”

  井上揉了揉耳朵,這種責罵已經習以為常了。千代倒是老老實實地聽著,滿面通紅地“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的道歉著。按照慣例,這種斥責會延續將近半個小時,還是快點結束的好。

  “啊喏,山崎警司,抱歉打斷你,可是,現在不是有案件嘛……”

  警司狠狠地瞪了井上一眼,卻也沒有說什么,只是轉過身,向案發現場走去,一邊介紹著案情:

  “本來呢,這只是一起簡單的斗毆致死的案件,連嫌疑人都有了確定人選,只差緝捕了……可是呢……”

  警司站住了,也停住了他的話頭。井上沒有說話,但千代卻止不住地發出了一聲尖叫。

  在被圍起來的現場中,躺在白色的雪地中的大概是個中年男子。之所以說是大概,是因為他的面目已經被銳器劃爛了,根本沒法辨認。而身體上,也有著一道一道的銳器切割過的痕跡。簡而言之,整個人幾乎已經成為了碎尸。整個場面,正是在純潔的雪色上,展開的一張噩夢的畫卷。

  千代實在是忍受不住了,跑到一個角落去大吐特吐。井上皺了皺眉頭,面前的景象雖然非常的殘忍惡心,但對于身為老警員的井上,這一點心理素質還是有的。但他也不忍再看下去,因此他轉頭向警司:“山崎君,雖然這件案子非常殘忍,可是,那應該是重案組的案子吧……為什么要我們緝毒一課的人來?”

  警司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向離尸體不遠的一個角落指了一下。井上的目光順著警司的手指看去,在那個角落里,雙手抱膝坐著一個男子,不停地抖動著。

  看到這里,井上幾乎馬上就明白了為什么警司會說:“連嫌疑人都有了確定人選,只差緝捕了”,那是因為,這個男人,將自己的頭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臂彎中,渾身都是鮮血,頭發蓬亂,看不到面目,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中,只穿著一件單衣,一條睡褲。最令人膽寒的,卻是他抱膝的雙手里,還握著一把尖利的刀。刀鋒上的鮮血早已凝固結冰。

  “可是……”井上依然是一頭霧水,警司搖了搖頭,說:“這個人,叫川本佑一?!?p>  井上不禁驚訝地再次向那個在墻角蹲著的男子望去。警司接著說:“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他,5年前,紅極一時的大明星,川本佑一,由于在街頭持有毒品被羈押……”

  “就……就是他?!”井上終于將自己的話說了出來。是啊,他還依稀記得,5年前,風華正茂,青春瀟灑的川本佑一,小有名氣的偶像歌手的川本佑一,那個已經有了美滿的婚姻和家庭的川本佑一。眼前這個人,根本就和前面任何一個形容詞都沒有沾邊的地方。

  終于止住了嘔吐的千代終于回來了,看到了井上呆呆的愣在那里,她奇怪地在他眼前揮了揮手,說:“課長?”

  井上索性閉上了眼睛。警司嘆了口氣,搖搖頭,轉身走向現場取證人員說著什么。千代連著喊了兩聲:“課長,課長!”

  “井上不二!”

  井上終于睜開了眼睛。他沒有理會千代關切的“你還好吧”的問話,只是快速的,徑直走向川本。警司在身后喊著:“井上探員,沒用的,我們一去拉他,他就大喊大叫,還拿著刀亂揮,你不要費力了?!?p>  井上站在川本面前,靜靜地看了他一會兒,才回答道:“他對我,不會的?!?p>  說完了這句話,他依然靜靜地看著川本,而川本仿佛不屬于這個世界一樣,只是不停地,篩糠般抖動著身體,頭深深地埋著,身體團成一團,抱得很緊,似乎是恐懼到了極點。

  “……”井上的腦海中盤旋著千百句開場白,他甚至不確定要用什么語氣來說這句開場白。最終,他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句:“佑一,我是不二,井上不二……”

  抖動的身體突然靜止了。不過,那也沒有什么區別,川本的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似乎是懼怕任何有可能碰觸他的東西。

  井上嘆了口氣,神色有些憂郁,沉默了一下,又繼續說道:“佑一,你……是你做的嗎?”

  沒有回答。川本沒有任何的回應。不,此時就是說他已經死掉了,可能都不過分。你實在是沒法形容這樣一個個體為有生命。他只是抱緊自己的身體,一動不動,狀如死人。

  沒辦法了。井上不禁嘆道,轉身想要離開。

  “不二……”

  一陣很輕很輕,氣若游絲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中。井上的身軀震動了一下,猛然轉身,川本卻依舊是那個姿勢,令人不禁懷疑,剛才是否是錯覺?

  不過,這并不是錯覺。因為很快,川本用很緩慢卻顫抖不已的聲音繼續說:“噩夢……”

  “什么?”井上沒有聽清楚,于是連忙問道。

  “嘿嘿嘿嘿……”

  這次聲音大了很多,那是一串并不像人的慘笑聲,聽的人心膽俱寒。

  “嘻嘻嘻……嘿嘿嘿……哈哈哈……”

  井上驚疑的看著川本。

  “哈哈哈哈……井上君……那是,那是雪色的噩夢啊……哈哈哈哈……”

  川本夸張的,痛苦的笑著,看上去只是想單純地撕裂自己的面部肌肉而已,一直笑到喘不過氣來,被扶到警用救護車上。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山东快3开奖结果查询 博彩操控比赛 一定牛云南快乐10分 吉林快3开奖结果走势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股票配资图片 上海11选5胆拖2怎样玩 吉林快3一定牛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亚洲十大信誉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