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4 02:03:55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鐵血神劍
  4. 第四章 兩道劍氣

第四章 兩道劍氣

更新于:2018-03-16 14:41:19 字數:2730

字體: 字號:
  只見天行緩步走到枯樹干前,伸手一拔,那木劍好像聽話一樣,就離開了樹干,到了他手里。

  他沒有放下劍,就勢一遞,那木劍順勢就插了進去,好像木劍就沒有遇到阻力一樣,直沒劍柄。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很自然得體。

  看到這個情況,天行很詫異又感覺很自然而然。

  他勉強的笑了一下。

  身體一軟,倒在了地上。

  昏了過去。

  啊……!

  三人同時大驚失色。

  不知道是他們驚嘆天行測試的動作。

  還是看到天行倒了下去而發出的驚慌。

  還是那木然年輕人動作快。

  他一個健步沖了過去,抱起天行。

  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還好沒事。

  只是有點虛而已。

  他微微笑了一下,但那笑比哭還難看。

  木然年輕人平時難得一笑的。

  但今天不一樣,他完全可以大聲的笑出來,都好幾屆了,也沒有收到一個有靈性的同門,而今天就一下子來了兩個,保不住明天后天還會更多。

  難道我們劍修要興盛了嗎?

  “二位先走吧,這個算他過關吧,看來他今天不能去報到了,明天我帶他去雜事殿吧?!?p>  說完,也不等邱清和橫肉答復,徑直夾著天行快速離去,步伐甚是輕盈。

  邱清倒不置可否,橫肉卻嫉妒的看向他。

  當天行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還蓋著被子,屋子很干凈整潔,透過窗戶,外面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他晃了晃腦袋,努力的思考著。

  很快他便理順了思緒。

  他剛準備爬起來,又覺得渾身酸痛。

  “別動,你小子真夠倔的呀,你是一個人上山的嗎?”

  天行輕輕的“嗯”了一下,才發現床邊是那個木然的年輕人。

  但臉色比昨天好多了。

  忽然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此時他感覺好餓。

  年輕人也聽見了。

  “你還是別動了,我去給你弄點吃的?!?p>  天行吃了東西以后,有了點力氣,他起來洗了個熱水澡,把自己從頭到腳收拾了一番。

  那年輕人又給他拿來了一套合身的道袍和靴子,他那套衣服真的不能再穿了。

  此時的天行儼然是個小道士,模樣倒也清秀。

  “我叫秦傲,比你早入門九年,你可以叫我師兄,哦,還沒有請教小師弟你尊姓大名呢?”

  原來木然年輕人姓秦名傲。

  “我叫方天行,今年十二歲?!?p>  “哦,收到。昨天看師弟你過關甚是輕松,難不成你以前練過劍?”

  天行心里一緊。

  什么情況?

  難道這家伙看出什么了。

  “也沒怎么練過,只是平時喜歡劍,就做了個木劍耍著玩?!?p>  天行模糊應道。

  “怪不得呢?!?p>  天行這句話恰巧打消了秦傲的疑惑。

  要知道,從他入門以來,這還是第二次再有人通過那道測試。

  那個蕭鳳逸也就算了,可這小子怎么也不像有靈性的樣子。

  但那木劍和樹干可不會騙人啊。

  難道經常玩木劍還可以玩出靈性?

  他看了看天行。

  天行眼里一片清明。

  怎么也不像撒謊的樣子。

  搞不明白,他索性不去想了。

  他知道,這個世界他不明白的事情多著呢!

  他可不想都去弄個清楚明白。

  他還要練劍呢?

  他還想去參加比武大會呢。

  說實話,天行能通過測試,完全取決于他的自然之體。

  當他拔劍和遞劍的時候,他感覺整個人就好像和樹干融于成為了一體。

  這種感覺很美妙,很奇異。

  “方師弟,走吧,我們去雜事殿報到去?!?p>  天行跟著秦傲走出屋子。

  外面空氣很好,他深深的吸了幾口。

  頓覺神清氣爽,腦海清明。

  這里的靈氣真充裕啊。

  他不禁贊道。

  嗯?

  什么情況,自己的靈根不是被抽掉了嗎,怎么還可以感受到靈氣呢?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看到天行在那里搖頭晃腦。

  秦傲笑道。

  “方師弟,怎么樣,這山上的環境還行嗎?”

  “行行,真不錯,簡直太好了?!?p>  天行注意到他們穿過一個很大的院子,走出門來。

  他回過頭看來一下。

  門匾上寫著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劍殿內堂”。

  哦,原來秦師兄是內堂的人啊。

  自己初來應該是在外堂的吧。

  天行思考著。

  為什么沒有其他的人呢?

  太冷清了。

  天行是很喜歡熱鬧的。

  轉過幾個山腳,穿過一片靈田。

  天行遠遠的看見了一大片殿宇。

  走到近前就可以看見大門上方一個大匾。

  雜事殿。

  難道這個雜事殿不分內和外的嗎?

  天行心想。

  門前守衛弟子一看是秦傲。

  都恭恭敬敬的叫道。

  “秦師兄好,秦師兄好?!?p>  在看到天行的時候,心里都很納悶。

  “這個小子是誰啊,怎么能跟秦師兄走在一起呢?”

  此時在雜事殿執事的是倆個老者。

  見秦傲領著一個少年進來了。

  忙客氣的問道。

  “秦師弟來了,這位小兄弟是……?”

  “見過張師兄,李師兄,這個是方師弟,本門新收的劍殿外堂弟子,諾,這是號牌?!?p>  “沒事,沒事,有你秦師弟親自送來的人還能有假?”

  話雖是這樣說,但手還是接過號牌。

  神識一掃。

  “方天行,是嗎?”

  “弟子在?!?p>  天行習慣的答道。

  在學堂里,先生就是這樣點到的。

  “呵呵呵?!?p>  三人都笑了。

  登記造冊后,秦傲就離開了。

  天行在一個弟子的帶領下,來到了劍殿外堂。

  這里熱鬧多了。

  這也只是相對于內堂來說。

  大家看著天行像看怪物一樣,稀罕的很。

  是啊,都很多年沒有來過新人了,今天是怎么了,一下子來了兩個。

  那弟子也只是把天行帶到外堂,便離開了。

  有了剛才的過程。

  天行輕車熟路。

  很快便領到入門以后可以用到的東西。

  大部分都是一些生活用品。

  還有一些少量的修煉物品。

  然后就在一個大概有二十多歲,矮矮胖胖的弟子的帶領下來到一片石屋前。

  那弟子指著其中一間說道。

  “諾,就是這里,你以后就在這里修習本門劍法,如果可以練出兩道劍氣,就可以進入內堂修煉了,這是劍譜和門牌?!?p>  “敢問師兄高姓大名,日后還請師兄多多關照啊?!?p>  “呀,你小子的小嘴還挺甜啊,那我再教你一招?!?p>  “嗯,是什么?”

  “那石屋的門其實是一道禁制,門牌就是鑰匙,你滴上一滴血就可以認主了,別人就不可以隨便進來了,而你卻可以自由進出,啊,還有啊,我就住你旁邊,有什么需要,盡管來找我?!?p>  “謝謝師兄,哦,師兄貴姓,日后定當報答?!?p>  “報答就免了吧,沒事你就呆在屋里,別亂跑,好好練劍吧,不然會吃虧的。嗯,我叫孟飛熊,很好認的?!?p>  天行暗笑。

  肯定好認啊,一個大胖熊嘛。

  嗯?

  吃虧?

  等等。

  “嗯,師兄,你剛才說的吃虧是什么意思???”

  “哦,也沒什么,就是每一屆招收的新弟子之間會進行一個武力排名,看你很實在,給你提個醒,但十天的時間你就是想提高恐怕也來不及了,啊,就當我沒說哦?!?p>  “謝謝師兄。師兄的好意天行心領了。慢走,師兄,小弟就不送了?!?p>  等孟飛熊走了,他將門牌認主后,走進了石屋。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开户股票 七星彩排列五预测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好运彩3官网 甘肃快3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时时彩票是合法的 赚钱软件 2010年股票融资额 在线论坛好评杨方配资开户 新快三直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