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7-07 01:17:48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柳迎風系列
  4. 真假少爺第二章

真假少爺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7 21:12:02 字數:3445

字體: 字號:
  不多時,關松亭回來了,臉上放著光彩,腳還未跨進門檻,嘴里已經大聲嚷道:“捕頭,咱們的財運到了?!?p>  “是不是又想說你今天手氣旺,需要本錢大殺四方???我不會再上你當了,血的教訓哪?!绷L沒好氣地道。

  “太夸張了吧,我什么時候放過你的血?”

  “拿我的飯錢去賭博還不算放血?”

  “首先,我要糾正一下,我拿的是你的菜錢而不是飯錢,也就是說,即便沒了那筆錢,你也不會餓死,頂多是廋個一圈;其次,我也不是去賭博,我只是去測試測試相士預言的準確度?!标P松亭有板有眼地道。

  “這次你就是說破了嘴皮我也不給你測試的機會了。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心情不好?!?p>  “真的假的?剛才你不是才痛痛快快地耍了常大人一番嗎,按理說,你現在應該很開心呀?”

  “哼?!?p>  “好了好了,你不想說我就不問,還是言歸正傳吧。想知道為什么常大人今天一反常態對你百般忍耐嗎?”

  “不是他良心發現,為他以前對我的尖酸刻薄作補償嗎?”

  “怎么可能,你良心變壞他還沒良心發現呢。他之所以這么遷就你,是不愿得罪你這個大財神?!?p>  柳迎風一聽,不高興地道:“你再亂開玩笑我不理你了?!?p>  “我沒開玩笑,完全是事實。當然,真正的財神另有其人,不過如果少了你這條引水渠,銀子是無論如何也流不進衙門來的?!?p>  “看來我的作用還不小哇。揭曉吧,財神是誰?”

  “何世沖?!?p>  “何世沖?”柳迎風想了想,最終還是搖頭道,“沒印象,什么來歷?”

  “你沒聽過他的名不打緊,你只需記住他是本地最大綢緞莊的老板,舞陽縣

  一半以上的人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出自他的店鋪就行了?!?p>  “照你這么說,他應該是本地數一數二的富戶了?”

  “比你能想象到的還要有錢?!?p>  柳迎風斜倚著桌子,不以為然地道:“那又如何?據我所知,像這類生意人

  大多都視財如命、一毛不拔,平日里不是怨朝廷稅收太重就是怪官府管束過嚴,除非這位何老板患了失心瘋,否則恕我難以相信他會搶著給衙門送錢?!?p>  “不是搶著,而是逼不得已?!?p>  “此話怎講?”

  “他有件很關鍵的事情需要衙門的幫助?!?p>  “具體是?”

  “要想徹底搞清楚這件事,我認為有必要先介紹一下這個人。和許多暴發戶一樣,何世沖發跡的地方并非他的故鄉。在來舞陽縣之前,他娶了妻生了子,一家老小也算和睦,但是貧困的生活讓他無法安于現狀,骨子里對榮華富貴的向往促使他拋妻棄子遠走他鄉。輾轉到達本地后,他決定停止漂泊,用當時全部的積蓄開起了綢緞莊。起初生意并不好,甚至一度瀕臨關門大吉的邊緣,然而天無絕人之路,便在他最失意的時候,有人伸出了援手,助他成功度過了危機。從此以后,他的綢緞生意蒸蒸日上、越做越大,到現在已是聲名遠播的老字號,和剛開始的小鋪子早就不可同日而語。自然而然的,那個曾經幫過他的人成了他最大的恩人,或許是為了報恩亦或許是真的兩情相悅,他和對方的女兒結成了夫婦?!?p>  柳迎風冷笑一聲道:“好一個知恩圖報?!?p>  關松亭表示贊同:“他這么做對原配當然非常的不公平,所以他和他現任的夫人結合了十幾年都沒能生下一兒半女的事實絕對可以理解為受到了前妻的詛咒?!?p>  “這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不值得同情?!?p>  “光是這個倒還沒什么,他最擔心的莫過于龐大的家產因為無人繼承而不得不全數捐給朝廷?!?p>  “故而心急如焚地想要尋回當年被他拋棄的兒子?!绷L接下去道。

  “沒錯?!?p>  “其實以他的財力,如果有心去找的話,又豈會找不到?”

  “你忘了女人的妒忌心嗎?每次一提到這個話題,何夫人就立即由一只溫順的小綿羊變成了一頭兇狠的母老虎?!?p>  “那是什么原因堅定了他尋子的決心?”柳迎風問道。

  “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他的身體已開始為年輕時對精力的過度消耗而付出代價,他覺得自己命不久矣;另一方面,也是整個事件的導火線,他收到了一封意料之外的信?!?p>  “前妻的信?”柳迎風想也沒想道。

  “嗯?!标P松亭點頭道,“從信使的口中,何世沖得知在寫成這封信之后兩天

  他的原配就撒手人寰了?!?p>  “那這信就成了他前妻的絕筆,真是可憐。知道她怎么死的嗎?”

  “病死的,信中也提到她得了不治之癥?!?p>  “除此之外還提到些什么?”柳迎風逐漸來了興趣。

  “自然是希望他們父子相認了?!?p>  “這樣的話,他直接派人把兒子接回來不就結了,還找衙門幫什么忙?”

  “哪有那么容易?別的不說,他們父子分離了十多年,老的樣貌也許變化不大,但小的卻和當年差之萬里,因此,單單從長相上何世沖根本認不出誰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p>  “他就沒有什么特殊的標志?比方說胎記什么的?!?p>  “很遺憾,沒有?!?p>  “這就棘手了。難道何世沖沒能掌握到一點有用的信息?”

  “有,是從信里獲得的,他知道他的兒子是武當派的俗家弟子?!?p>  柳迎風皺眉道:“就這么一點?”

  “再有就是他們母子現居湖北荊州?!?p>  “何世沖不是荊州人?”

  “不是,他的家鄉十年前發生了水災,他們母子是逃難來到荊州的?!?p>  “換句話說,何世沖并不知道他們母子二人的確切住所嘍?!?p>  “對。之所以知道他們現居荊州也全因為信是從荊州寄來的?!?p>  “武當俗家弟子遍布大江南北,荊州又地處湖北,相信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恐怕何老板有得找了?!?p>  “何世沖也很清楚這點,所以最先他打算等兒子主動來找他,可是等了一個月仍然毫無動靜?!?p>  柳迎風哼了一聲,道:“看來他兒子到底不肯原諒他的卑鄙行徑?!?p>  “在苦等未果的情況下,何世沖決定不再守株待兔。為了拿出足夠打動兒子的誠意,他不計血本,雇了幾十個人在荊州大量派發由他親筆寫的多達數千張的尋子告示,告示里字字含淚、句句有情,將對往事的懺悔和對兒子的思念表達得淋漓盡致。我認為,這一張張的告示如同炙熱的巖漿,熔化了所有的鐵石心腸,燙平了一切的波折坎坷?!痹谡f到最后這一句時,關松亭的表情突然變得出乎尋常的神圣。

  “有的時候,我們必須得承認,再頑固不化的人也難以抵抗親情的感召?!绷?p>  迎風意味深長地道。

  “只是這份感召的力量實在太大了一些,以致于把很多局外人都吸引了過來?!标P松亭不想讓談話的氣氛繼續悲傷,以調侃的語氣道。

  “是金錢的誘惑吧,想必何老板沒有忘記在告示里炫耀一下自己的家財?!绷L撓著臉頰道。

  關松亭呵呵一笑:“肯定是這樣嘍。聽說,告示才貼出去十幾天,就陸陸續續來了數百人自稱是何世沖失散多年的兒子。這些人當中,高矮胖瘦、老少壯青一應俱全,甚至不乏女子的蹤影?!?p>  “啊,連女人也來湊熱鬧,難道何老板沒有指明尋找的是兒子嗎?”柳迎風驚訝道。

  “當然指明了。這些女人都是女扮男裝來的,一個個夢想著當千金小姐,結果往往一開口就露了餡?!?p>  “可笑之至?!绷L不屑地道。

  “其實,就算不去分辨她們的口音,她們也很難通過第一關?!?p>  “第一關是什么?展示自己的正宗武當功夫?”

  “不用那么麻煩,況且何世沖只是一名商人,他也無從判斷什么才算正宗的武當功夫?!?p>  “那是?”

  “說出他前妻的真實姓名?!?p>  “果然高明。倘若是說出他兒子的姓名相信會有很多人辦得到,但是能直接說出他前妻姓名的人怕是少之又少?!绷L不禁對何世沖刮目相看。

  “實際上,很多人連她姓什么都不知道?!?p>  “那究竟通過這一關的人有幾個?”

  “三個?!?p>  “其中一個估計就是了。他沒有用另外的方法再篩一篩?只有三個,應該很容易才對呀?!?p>  “沒有,至少他已經沒有再篩選的能力了,怪只怪他太早就拋妻棄子,導致他對兒子的印象幾乎為零?!?p>  柳迎風沉思片刻,道:“看來必須得弄清楚他們三人誰才是真的武當俗家弟子?!?p>  “何世沖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惜他們沒有一個人肯說自己不是。說到這里,捕頭,你該預見到自己即將發揮的巨大作用了吧?!?p>  “是什么?”柳迎風裝傻道。

  關松亭推了他一把,道:“這事由不得你不答應,常大人已經收了何世沖一千兩的定金,事成之后,還會有四千兩?!?p>  “一共五千兩!何老板還真舍得?!绷L張大嘴巴道。

  “他是鐵了心要找回兒子了。為了這筆數目,何夫人和他大吵了一架,氣得跑回娘家去了?!?p>  “這么大反應?莫非何夫人一早有了心儀的繼承人選?”

  “她不知道多么希望何世沖能收她的侄子為養子,但何世沖深知把萬貫家財交給此人還不如捐給衙門來得安心?!?p>  “看來何夫人的寶貝侄子很不受他姑父歡迎哪?!?p>  “何世沖常說,如果這世上還能找出一個人比楊廣更會敗財,那這個人非他莫屬?!?p>  “這件事真是越聽越有趣了。我什么時候可以去拜會拜會這個何老板?”

  “今天?!?hr style="border-top:1.5px dashed #000">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