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10 15:37: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軒轅之剎
  4. 序章 命運

序章 命運

更新于:2018-03-17 19:55:28 字數:4361

字體: 字號:
  ……身體失去力氣

  不意間,抬頭望著天空,漸泛白光

  接近日出了

  ……一晚的夢要醒了

  沒錯,夢要醒了

  現在不是能沉浸在余韻中的情況,更重要的是,這是為了活命的手

  段

  ……所以得把這當成夢

  劍客的觸感還有苦悶的聲音

  不把這些當成遙不可及的夢的話,就沒辦法活下去的────

  然后,兩者的戰斗結束了

  他們慘烈的殲滅戰,以紅色騎士的消滅而閉幕

  原本絢爛華麗的大廳完全變了個樣子

  地板上一道道裂痕

  墻壁被穿了一個個大洞

  樓梯垮了下來,碎裂的大理石化為砂礫散落在風中

  整個空間被破壞殆盡,大廳失去了過去的風貌

  那么,應該可以說時間加速了吧

  因為這龐大的毀壞遺跡,讓人想不起兩小時前的模樣

  「────────」

  在這廢墟的中心,建了一座適合的雕像

  雕像遠超過兩公尺,看來像是用巨巖粗雕而成的人像

  不用說

  這就是秦琴的從者,狂戰士

  巨像一動不動

  全身一片紅色,身體上遍布孔穴

  巨人身上沒有未曾受傷的地方

  一.雙腳正在溶解

  二.頭部有著被切斷的痕跡

  三.手臂勉強地跟手肘連在一起

  四.從肩膀被貫穿到大腿內側

  五.從胸口流出大量的鮮血

  六.從腹部隱約看得到內臟

  狂戰士沒有動

  當然了

  它怎么看,都像是一具尸體

  戰爭本身,倒是一下就結束了

  只是面對這太出乎意料的結果,狂戰士的主人呆住了

  本來應該馬上去追捕獵物的,但她只是怔怔地看著這慘狀

  「───不敢相信。那家伙,是什么啊」

  少女恨恨地說著

  剛才在這里進行的戰斗,對少女來說只是屈辱

  少女的從者是最強的

  即使在英靈中,能跟夸稱最高知名度的赫爾克里士對抗的,應該只有

  一兩人吧

  但是,卻被這名不見經傳的神射手給打倒了

  那紅色的騎士與狂戰士經過了一番激斗,結果,成功地打倒了

  過去從沒輸過的狂戰士

  ───不允許這種事

  這對少女來說,就像被爬在路旁的蟲刺進心臟一般

  居然被原本該被自己踏碎、向自己搖尾乞憐的對手逼到這種地步,

  是自負最強的少女自尊心所不容許的

  「啊啊真是的,令人不爽!居然被那種家伙打倒六次,你該不是

  放水了吧狂戰士!」

  「──────」

  雕像沒有回答

  是沒有回答的余力嗎,還是覺得沒有必要呢

  狂戰士只是佇立著,專心在身體的回復上

  ……從他看來,這次的戰斗也十分不尋常

  他的"寶具",能夠將許多攻擊無效化

  只要不是超一流的攻擊,無論什么東西都對他的肉體無效

  所以,他絕少受傷

  在神話時代,沒有人能夠讓成就偉業后的他負傷

  但是,卻六次

  神射手卻成功進行了六次,接近致命傷的一擊

  不用說,這些全都是以不同方法造成的

  因為就算是最高純度的攻擊,曾對狂戰士用過的第二次就不管

  用了

  ……要說不尋常的話,就在這點

  既然神射手是擁有那么多樣能力的英雄,應該一下就能知道其真實

  身分

  但是就算粉碎了他的身體,結果還是不知道他的真名

  該驚訝的,就是他這以從者來說太過矛盾的存在吧

  「────────」

  ……狂戰士的眼洞中,亮起了微光

  如果他是被一般地召喚出來,應該會對這場戰斗大嘆可惜吧

  無論真實身分為何,神射手是難得的強敵

  如果他的理性沒有被奪走的話,就能隨心所欲的與神射手互拼劍

  技,享受充實的時間吧

  「……不可原諒。我不會原諒他的。竟然能這樣子地侮辱我……!」

  主人的聲響起

  原本微微點亮的理性之光,又因此而消失

  現在的他只不過是狂戰士

  他的任務只是照主人的命令,擊敗、粉碎敵人

  「我不等了!傷治好了嗎狂戰士!」

  「────────」

  無需回答

  如果不是致死的傷,再幾分鐘就能治好

  可是───要回復原來狀態需要三天

  「我等不及了!夠了、現在馬上去殺掉那些家伙!」

  「────────」

  巨人以沉默抗議

  這接近本能

  在戰斗上,狂戰士有著與劍客相似的直覺

  敵人的戰力確實能輕易擊潰

  但是,如果那劍士的從者回復到能夠使用寶具的話就要另當別論了

  雖然狂戰士并不會懼怕什么圣劍,但也有萬一

  本能告訴他,要跟那從者作戰的話,自己也應該在萬全的狀態下

  「……什么啊,還有五次就已經很夠了不是嗎。那些家伙,就算沒

  有十二試煉也不是敵手嘛。不然?你想讓這些把我們侮辱至此的家

  伙逃掉嗎,狂戰士?」

  「…………………」

  「對吧?誰都不能從我的森林逃走的。嗯,雪霽跟劍客就交給你

  啰狂戰士。隨便你要怎樣都可以」

  少女從樓梯上跳下

  毫不理會在瓦礫中全身染血的狂戰士地往出口走去

  途中

  少女像是突然想起似地,停下了腳步

  「來,開始狩獵吧狂戰士。不過不能輕易地把劍客的主人殺

  死喔?莫離啊,我要給他最殘酷的死法呢」

  少女愉快地輕笑著,離開了城堡

  ───馬上就要日出了

  對她來說,這森林就如同庭院一般

  不管獵物要躲在哪里,她根本就無需尋找

  他們這些目標所剩下的壽命,只剩不到幾分鐘了

  然后

  不知道為什么地,我被趕出了廢墟

  ……因為歐陽說了,雖然把能量分給了劍客,但之后還要調整換

  衣服什么的,總之女孩子有很多事的啦,于是我就被趕了出來

  「───哼,說什么啊,男人也有很多事啊」

  我靠在墻上說著

  總覺得有點不甘心的感覺,因為是真的不甘心吧

  「………………………………」

  我無心地抬頭看著天空

  ……馬上就要日出了吧

  東方的天空透出了些許紅色,森林漸漸地明亮起來

  森林十分地平靜

  像這樣悠閑的樣子,真是難以想象自己正被追趕,剛才還做了那種

  事情

  「────────嗚」

  一想起來,我就拼命地揮開煩瑙

  剛剛的事非忘不可

  要是沉浸在劍客的感觸里就會沒命的。更重要的是,這對劍客

  太失禮了

  我本來就是為了幫助劍客才抱她的

  那么,我就不應該有其它的感情

  不管劍客的身體再怎么柔軟、再怎么舒服也────

  「唔────────」

  大騙子

  這可不是能用這種借口就蒙混過去的事

  我忘不掉劍客的感觸

  可是,現在非忘不可

  ……真是,我現在沒空為這種事擔心了

  現在我們該煩惱的,就只有該如何迎擊狂戰士而已────

  「……對了。得做些自己做得到的事。那家伙最后也么說的不是嗎」

  我想起了神射手的背影

  ……雖然是怎樣也喜歡不了的家伙,但卻一直忘不了他的話

  「…………………」

  我看著樹枝

  ……說到自己做得到的事,那還真是屈指可數

  現在即使是一點些微的力量,也要使出全力

  我折下了形狀適合的樹枝

  再來就是盡量找些夠直的樹枝

  「莫離─!已經好了進來吧─!」

  歐陽的聲音傳來

  我抱著折下的樹枝回到廢墟

  ……不過,之后的問題

  就是發生那種事之后,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地跟劍客面對面了,

  不過

  「這邊,莫離。雪霽好像有話要說」

  ───這樣擔心的,好像只有我而已

  劍客跟以前一樣沉著

  跟還沒成熟的我不一樣,她很能夠區分這種事的吧

  「啊───啊啊,馬上過去」

  ……可惡,怎么能輸呢

  我一個人紅著臉就像笨蛋,就盡力裝得平靜吧

  「來了嗎。那就開始作戰會議,不過雖說是會議,但沒時間討論了。

  而且能打倒狂戰士的方法也很有限,就先聽我的話好嗎?」

  我跟劍客點頭

  「作戰很簡單。一般的方法沒辦法對抗狂戰士。要贏的話,我

  想必須要奇襲,而且做到讓他無法反擊地一擊就干掉他」

  「……同感。就算跟狂戰士互拼,也沒辦法給他致命傷的。要

  打倒他的話應該要以互斗之外的方式吧」

  「……互斗以外的方式,是說要在狂戰士注意到我們之前先出

  手嗎……?雖然跟那家伙正面對戰是很沒大腦,不過這樣更沒大腦

  啊。那家伙怎么會讓人奇襲啊」

  「嗯,我可不會做什么不讓狂戰士注意地靠近的作戰計劃。對

  方有秦琴在嘛。她至少能夠察覺劍客和莫離的氣息吧。我

  則是隱藏氣息了所以沒關系」

  ……呣

  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秦琴能夠察覺我和劍客嗎

  只有歐陽能夠隱藏所在的話────

  「……妳該不會想說由妳來奇襲吧」

  「當然啊。對方最主要的目標是莫離,而最能活動的是我嘛。就交

  給我趁隙把他們解決掉吧」

  「趁隙解決掉,狂戰士可沒那么嫩吧」

  「是啊。所以要劍客幫我做出空隙來。劍客,身體恢復的怎么樣

  了?」

  「一般戰斗的話沒有問題??墒?,必須避免使用寶具。從莫離身上

  得到的魔力,恐怕在使用的瞬間就無法支持身體了。就算用出來純度

  也會下降,我想打不倒狂戰士」

  「嗯,這樣就夠了。就拜托劍客去跟狂戰士對抗了。當然士

  郎也要一起。而我就觀察情況。從秦琴看來我只是多余的,

  看不到我就會認為我是拋下你們逃走了吧」

  「……是。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能性很低的話就說吧。莫離跟秦琴好像感情很好,可以順利

  騙過去嗎?」

  歐陽頗有含意地看過來

  「……雖然想反對,不過我接受。如果說歐陽逃走的話,秦琴會

  相信的。我想那孩子,不會懷疑別人的」

  「即使如此也有問題。我跟狂戰士對峙是沒關系??墒?,不能

  讓莫離也如此。莫離是承受不住狂戰士一擊的」

  「沒人要莫離去跟他打架啊。莫離要在較遠的地方做后方支持。只

  有劍客要壓制狂戰士有點難,危險的話就去幫忙」

  「怎么可能。莫離不像雪霽一樣擅長黑魔術。就算要支持又要怎么做」

  「這交給莫離去想?!贿^,對手是狂戰士,主人本來就無

  法介入。不只莫離,就算我出手也只會拖劍客后腿而已」

  「但我們更不能讓有人沒事做。我知道如果莫離被殺的話劍客就

  完了,但現在就得這么做?!驗檫@戰斗,從一開始就像一場賭博」

  「這………………是這樣,沒錯」

  劍客表情復雜地沉默著

  歐陽也不說話,應該也知道自己說的話太亂來了吧

  她們兩人擔心得有道理

  跟劍客相會的那晚

  被狂戰士襲擊的時候,我只能夠以身體招架

  這次,也很有可能重演那晚的事

  那我應該遠離戰場比較好吧,但不用說,我半點也不想這么做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從遠方支持的」

  「咦?」

  兩人回過頭來

  呃,我剛剛的話有這么出乎意料嗎

  「只要從較遠的地方支持劍客就好了吧。我想那還有點辦法」

  說著,我拿起了剛才折下的樹枝

  長度是剛剛好。彎度也有辦法

  ……我是第一次做這種"強化"

  不過我想原理是沒錯

  主要就是補強后再補強,加工成確實能用的東西就好

  而且這東西,有那家伙拿的可以做參考

  再加上,魔力從剛剛就往體內流個沒完

  接著只要重復平常的工程就好

  解然基本骨架然后變更

  解明構成材質然后補強

  ……不過,以樹枝完成還是無法做成像那家伙的弓

  應該從創造理念開始想

  要盡量接近真品的話,至少要在腦中做好諸多想定吧

  ……我睜開眼睛

  彎曲的樹枝總算是有了那個形狀,不過該怎么說,這個────

  「唔哇。又像又不像的」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帝皇彩票苹果 北京快三是国家允许吗 排列五有走势连线的图 股票融资余额多好 江西11选5倍率 qq群股票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的首页 山西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真钱棋牌手机版 内蒙古快三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