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6 01:46:2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六月是你的謊言
  4. 第二章 艱難的抉擇

第二章 艱難的抉擇

更新于:2018-03-17 21:03:03 字數:2238

  “大神!”趙英茗頓時膜拜了,敢情自己找了半天座位,結果不光座位沒找到,飯還被搶光了?這是什么買賣?

  倒是一旁的寧冬雨面不改色心不跳,雙手一背后,跟個大老板似的邁著八字步,依次走過賣食物的窗口,面對一聲又一聲的吆喝“小伙子,還要不要份飯?十塊錢兩葷兩素,八塊錢一葷兩素”“來份米粉?同學?”“打包還是在這吃?”

  沒有一聲回答,在緩步走過十幾家窗口后,寧冬雨依舊一副高人樣子走回來,一回到趙英茗身旁,高人樣子立即打了折扣:“我去他大爺的,就這食堂,白請我吃我都不吃,還兩葷兩素?我看那鐵盒里就剩西紅柿炒雞蛋了,還光有西紅柿沒有雞蛋,我勒個去。要不晚上就別吃了?!?p>  “不吃?要是我不吃也就罷了,我一天也沒累著,你不吃?虛脫死你?你還是吃點吧?!睂帠|雨一副火爆脾氣,怒道:“他媽的,啥吃的沒有,讓我吃個鬼?!笨粗程玫耐瑢W大都是一邊歡聲笑語,一邊大口吃喝。咽了口吐沫,趙英茗低聲問道:“哎,我說,你剛才走一圈,真啥也沒有???”“飯菜沒有了,不過?!敝噶酥甘程玫淖畋眰?,那里面有家賣麻辣拌的,不過....”

  “不過啥????你還想咋的?有口東西吃你還矯情,走走走?!币贿叞讓帠|雨,一邊帶頭向最北側那里走,寧東雨無奈,搖了搖頭也快步跟上了。

  “哈?你再說一遍?”趙英茗目瞪口呆地對面前賣麻辣拌的大媽說道?!澳銢]聽見?那我再說一遍,你要的這些共二十二元?!薄拔?....不是,我就要點白菜,金針菇,粉條,連個魚丸都沒有,就這點玩意你要我二十二?”大媽十分固執。就四個字:“這還貴???”

  默默地付了錢,趙英茗回頭看了看寧東雨都要啥了,別的基本一樣,這貨還多要了份三鮮伊面。趙英茗一肚子氣,道:“你先找個座位,我去買兩瓶水?!薄斑@一看也不是個小氣人啊.....”面對著趙英茗的背影,寧東雨喃喃道。

  幾分鐘后,寧東雨舉起了趙英茗請他的悠悠奶茶,嬉皮笑臉道:“來,茗哥,不管這麻辣拌多貴,咱們最起碼吃上飯了,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咱們以飲料代酒,走一個?!?p>  “額...你還挺正式?!迸c寧東雨撞了一下瓶,趙英茗自言自語道:“媽的,賣麻辣拌,事先不把材料都買齊,連個魚丸都沒有,這還是麻辣拌?”二人無話,低頭吃著屬于自己的那份麻辣拌。半響后,趙英茗開口道:“待會你是直接回家嗎?”

  “恩,要不然你還想干嘛?住這里?”

  “不是?!壁w英茗信誓旦旦地說?!拔腋嘀魅握f好了,留這里上晚自習?!薄鞍??不是只有住宿生能上晚課嗎?你住宿?”

  “不得啊?!壁w英茗無奈道?!凹揖妥∵@附近,住個鬼宿?!?p>  寧東雨像看著白癡一樣看著趙英茗:“我記得你手上還有傷是吧?你丫的腦子進水了?啥也沒學呢你上啥晚課???你留這里能干啥???”

  趙英茗的回答更簡潔:“體會下氣氛?!薄拔視?,瘋一個?!?p>  吃完東西,放下手中的餐具,擦了擦嘴,面帶微笑地對著寧東雨說:“伙計,回家躺著去吧,咱去體會氣氛嘍!”說罷趙英茗便起身離開,臨走還不忘拿走事先買的雪碧。

  “這白癡...算了,反正回家也沒事干?!弊龊昧藳Q定,寧東雨拿起奶茶,一飲而盡,液體剛至喉嚨,突然寧東雨瞪大了眼睛,被嗆了一下,放下瓶子,連連咳嗽。狠狠地將奶茶扔進垃圾桶。沖著即將離開食堂的那道背影怒喊:“趙英茗,你個混蛋,什么時候把雪碧對我奶茶里了?”

  走在前方的趙英茗陰險一笑,老子想陰你,能被你發現?哈哈?

  ...............................

  市高中教學樓一年二十二班

  “........你不是回家嗎?干嘛跟來了?”趙英茗似笑非笑地看著坐在身邊的寧東雨,后者冷冷地白了前者一眼,將包裹用力地扔在地上,自己則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什么話也沒有說。趙英茗也只是笑笑,并沒有繼續說什么。

  他們二人坐在了教室的西南角,在他們二人看來,這里比較靠前,不能引起他人懷疑,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坐在最前排,如果有老師查人的話,興許能瞞過去。后來,在過了很長時間后,趙英茗回憶起這件事,感慨萬千,當時就是想多了,這也不是什么警匪大片,什么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純屬扯淡,這樣估計最容易被發現。當然,這只是后話了。

  趙英茗拿出了各科目的第一冊書,因為假期動手術的緣故,自己沒來得及上什么預科班,沒有在當時學到高中知識,沒辦法,不管看不看得懂,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看不懂也看。此時拿出了第一本:語文。開始一頁一頁地看起文章來....

  而寧東雨,面前擺著個大筆記,大筆記被翻到了空白的一頁,這貨左手拄著下巴,右手拿著一支筆,不停地轉來轉去。十分鐘過去了,什么字都沒寫,就那么干坐著。

  “我說,你來這是干啥了?拿個筆拿張紙,跟個佛似的在這里一坐,你大仙???寫點啥???”趙英茗皺著眉,埋怨寧東雨的浪費時間,無奈地搖了搖頭。寧東雨一句話震撼到他了:“???我都快睡著了,剛才有點困?!?p>  “.......我真是醉了,腦子進水的是你吧?來這里睡覺?就算是來陪我也用不著來這里睡覺吧?待會肯定有監堂老師來檢查,不等咱們被發現不是住宿生,就沖你睡覺,就把你攆出去,你可真是......”

  話說了一半,趙英茗語塞了,因為,他看到門前出現了兩位老師,一人手里那個本子,緩步走進教室。

  “來了嗎?”奇怪,剛剛還一臉困意的寧東雨突然精神了,直起腰身,像剛下山的老虎,趙英茗很奇怪他的變化,一直盯著他。仿佛感受到了趙英茗的目光,寧東雨偏過頭,輕聲道:“你看什么看?你來是為了體驗晚課,我來是為了體驗被老師檢查時的刺激......”

帝皇彩票苹果 上期开特下期必开16码 期货配资平台速询金多多挂号 河南快三走势图 内蒙古11选五大遗漏 股票网上开户安全吗 北京时时彩最新版安装 广西快乐十分遗漏值统计表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奖结果查询 股票的指数 浙江体彩6十1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