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4 03:35: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傲世血圣
  4. 第二章 智慧印

第二章 智慧印

更新于:2018-03-17 12:01:53 字數:3087

  “阿彌你個陀佛,小爺頭好疼??!”周正捂著腦袋,一陣揉搓。他依稀記得老和尚臨終前,說過一段話,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少主,您醒了?”侍女聽到聲音驚醒了,驚慌的看著他?!澳鷽]事吧!我去找長老給您看看?!?p>  “夢潔,不用去了?!敝苷酒鹕?,走到鏡子前,撫了撫劉海,眉心中間出現一個拇指大的“佛”字,撒發著淡淡金光。若不注意,很難發現。

  他臉色有些難看,昨晚發生一切都是真的。冷冷問道:“大長老把我送回寢室的?”

  “不是,是宗主把你送來的?!眽魸嵲尞惪粗?,不知道少主為什么提那個陰森的老家伙。

  夢潔是宗主收養的孤兒,懂事起就作為侍女陪在周正身邊。今年已經十三歲,相貌清秀,很是乖巧伶俐??勺屓藷o語的是,從小長在魔宗,卻很是單純。

  “阿彌你個陀佛,看來小爺不能再過度保護她了?!敝苷裆珦鷳n,什么事情都寫在臉上,很容易招人算計。自己無事還好,可如今被該死老和尚下了封印,前途堪憂??!

  “少主,宗主吩咐如果您醒了,就去正殿見他?!眽魸嵱行恼f道。

  “好,我這就去見父親,你也跟我一起去吧!”周正握住夢潔的手,入手溫潤,忍不住用了捏了捏。

  “少主?!眽魸嵉拖骂^,俏麗的臉上浮起一抹紅暈。

  周正尬尷咳嗽一聲,牽著她的手。穿越層層疊疊,迷宮一般的宮殿。一路上,聽到很多人對他指指點點,不是傳來幾聲詭異陰笑。

  周正摸了摸眉心的佛字,閃過一絲擔憂。

  到達正殿門外,松開拉著的手?!澳阍谶@里等我,我去去就來?!?p>  “少主,您要小心?!眽魸崋渭儏s并不傻,明顯察覺周圍氣氛不對,平常這些弟子看到少主走過,不是巴結,拍馬屁,就是有多遠,躲多遠,生怕找他們麻煩。

  “放心吧!我是血魔宗少宗主,沒有人敢對我不利?!敝苷嗣念^,大踏步走向殿內。

  他已經徹底放開了,該來的躲也躲不掉,索性直接面對。男兒當勇往直前,畏畏縮縮成何體統。

  體內血氣像是受到感染,瘋狂涌動,天地元氣順著天靈蓋灌入體內,血氣一轉便被煉化。轟隆隆悶響傳出體外,猶如打鼓。練氣二重的瓶頸出現幾道裂口,似乎隨時都能突破。

  “阿彌你個陀佛,這也行?”周正沒想到心境竟然也會影響功法,腳下一頓,隨即加快腳步,踏入正殿。

  父親周猛魁梧身軀,端坐首位,宛如一座山,霸道氣息充斥大殿。左右兩側,一位位長老盤坐在蒲團上,大長老赫然在此。

  下面門派執事,精英以上的弟子神色肅穆的站立兩側。

  周正眉頭微皺,盡管心中有了準備,還是被這陣仗驚了一下。:“宗主,你找我有何事?”

  “大膽周正,門派議政,竟然叫父親,毫無禮儀尊卑,罪該,額?你怎么沒叫父親?”那精英弟子猛然反應過來,神色憋的通紅。

  周正神色嘲諷看向武沖霄,沒想到對方這么迫不及待蹦了出來,嘴里無聲說了幾個字。:“管好你的狗,別亂咬人?!?p>  武沖霄唰的一下變得鐵青,狠狠看了一眼那精英弟子。:“廢物?!?p>  “來了?沒想到你這么快就醒了?!敝苊湍樕舷矏傊婚W而逝,隨即沉聲問道:“昨天怎么回事?說說吧!”

  “宗主,我看此事就不必說了,我們開始正事吧!”大長老睜開雙眼,面無表情說道。:“來人,上血奴?!?p>  兩名弟子帶著三位衣衫破爛,臉色卻無比紅潤中年人走進大殿。:“啟稟宗主,血奴帶到?!?p>  “嗯,你們退下吧!”周猛揮揮手,掃了一眼旁邊的大長老?!罢齼?,開始修煉吧!”

  三位中年人神色一變,又恢復了正常。對眼前情況他們早就已經無比熟悉,唯一驚訝是少宗主竟然要用他們這種中級貨色修煉。。

  血魔宗除了開派祖師,無人能修習血魔經。第二代祖師天縱奇才,根據血魔經創出一套血魔訣,雖比不上血魔經,卻也是絕頂功法。

  由于功法修煉需要吸納別人血液,以致無數人死亡,慘遭正邪兩道圍攻,險些滅門。從此以后門內開始圈養血奴,下級血奴血液品質不好,大都是一次性使用。中級血奴卻好得多,除了不能走動,每次被吸血后,都會飲用大量補品。

  上品血奴待遇比普通弟子都要好,不僅可以服用大量補品,還可以修煉。一旦天資不錯,甚至可以加入宗門。

  因此有不少活不下去的人,自愿加入宗門,成為血奴。還有的為了生活,將子女送進門派,血魔宗按照血奴品質,贈送家人不同分量的東西。

  在這之上還有極品血奴,這種的待遇和核心弟子差不多,專門供給宗主,太上長老和相當有潛力的弟子修煉。

  周正就有一個,那就是夢潔。只是他的功法可以不吸納血液就能修煉,只是速度慢一點。所以,他從沒有用夢潔血液修煉過,對這個單純卻又忠心耿耿的侍女。饒是他心狠手辣,也舍不得傷害。

  有時為了加速修煉,會用一些上品血奴,或者父親的血奴修煉。反正修為到了他們那種境界,極品血奴效用也不多,除非是傳說中的圣品或者神品血奴,才有巨大幫助。

  武沖霄冷笑一聲,陰陽怪氣說道。:“少宗主你在發什么愣?怎么,你是嚇傻了,還是根本不會血魔經?”

  “阿彌你個陀佛,你到底想說什么?”周正吹了吹手指,神色玩味看向他。

  武沖霄神色一變,條件反射往后倒退了幾步。隨即意識到不妥,這里是大殿他不敢動手。

  “周正,大家都在等著,你還在拖延什么?”大長老神色陰沉,目光猶如利劍,劃過他的身體。

  “阿彌你個陀佛,沒打小的呢,老的就蹦出來了?!敝苷擦似沧?,五指成爪隔空一抓,中年人就被拉到跟前。

  “天道不公,當逆天而行。修士與天爭命,奪萬物之造化,鑄就己身。采萬物之氣血,練自身之神通?!毖Ы浌Ψㄎ淖秩珉婇W般從腦海劃過,周正體內血氣瘋狂運轉,掌心化成一條黑洞,恐怖吸力傳出。

  “??!”中年人一聲嘶吼,鮮紅的血液從體表噴涌而出,匯成血線源源不斷涌入掌心。

  周正體內血氣沸騰,像是聞到腥味的貓,瘋狂沖了上去。接觸到血液,一觸既分,像是不屑。

  周正就要住手,眉心“佛”字陡然發出強烈金光,誦經聲響起,光芒愈加璀璨。光芒過處,無數弟子身上冒出青煙,慘呼出聲。

  “竟然是智慧印?!倍L老滿臉錯愕,驚呼出聲。

  “智慧???就是少宗主眉心的佛字嗎?那是什么東西?”下面弟子一陣竊竊私語,滿臉不解。

  “就是那個損己利人,需要犧牲性命完成的絕學?”三長老有些不確定問道。

  “不錯?!倍L老點了點頭,神色怪異說道:“智慧印是佛家至高絕學,用來導人向善。相傳被施加的人,不管是是凡人,還是修士都可以增加無窮智慧,修行起來事半功倍?!?p>  “??!還有這種好事?為什么那個人不是我,老天不公??!”下面弟子看向周正的目光,充斥著羨慕,嫉妒,恨。

  “二長老干嘛不說完呢?”大長老陰聲說道。:“智慧印對別人是天大幸事,可對我血魔宗弟子,卻是禍非福。中了此印,不能對良善之人動手。一身功法,可謂全廢了?!?p>  “原來如此,我就說嘛!天上怎么會掉餡餅?!备魑坏茏娱L舒一口氣,看向周正的目光充滿了同情。

  劇烈疼痛傳遍全身,像是無數螞蟻在撕咬身體,周正忍不住痛苦出聲:“??!”

  他終于記起了老和尚臨終前的話,三年內做夠一萬件好事,否則魂飛湮滅。不得濫殺無辜,若是不聽,禁止發動生不如死。再三為惡,痛苦至死。

  “正兒?!敝苊兔腿徽酒鹕?,身形一閃,來到近前,抬手就要檢查他的身體。

  “住手?!贝箝L老腳下一踏擋在前面,神色陰冷說道:“還沒搞清楚他是不是被無量老和尚奪舍,宗主還是不要插手為好?!?p>  “奪舍之人會運用血魔經嗎?讓開?!敝苊蜕裆珒春?,霸道氣勢奔涌而出。他已經失去妻子,決不允許獨子有任何閃失。

  大長老一陣猶豫,不知是否該動手。若他昨天觀察無誤,周猛雖勝卻收了重創,可今天又不像受傷的樣子。再三思索,最后閃身讓到一旁。

  周猛淡淡掃了他一眼,低頭把脈,良久長舒一口氣。:“夢潔,你先帶少宗主下去休息?!?p>  “是?!眽魸嵭⌒囊硪肀鹬苷?,走回寢室。

帝皇彩票苹果 今日好股票推荐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中奖规则 强烈推荐的股票 3d缩水过滤工具手机版 北京pc蛋蛋大小计划表 时时彩后二包胆0369 融金汇银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游戏挂机赚钱一小时5块 11选5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