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4 22:56:4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野犬夢紀
  4. 第三節:無歸魂(Ⅲ)

第三節:無歸魂(Ⅲ)

更新于:2018-03-17 21:52:33 字數:4239

  【青州·汴京】

  中華歷1033年,春

  若說從這個城市中的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春天來了,無疑是犯罪分子眼中的貪婪。

  作為帝國最繁華的經濟中心,青州的四大都市之一,汴京不僅采用了獨一無二的軍事治理,而且法律的嚴苛也位居世界之首。但是汴京自建國起就一直是犯罪之都,犯罪率千年來始終位居世界第一。

  所說的軍事治理就是作為汴京府的首席長官,帝國的前任元帥,對每個市民都進行軍隊化看管,整個城市宛如一座巨大的軍營,內城住宅區為指揮部——政府機構建筑;中環住宅區為守衛軍式管理——企業管理層居??;外城為新兵式管理——娛樂消費區;城外為偵查散兵——普通市民營業做工人員。

  每個人都有編制,每個人都要定期集訓,所有建筑都由帝國建筑部統一修建,定期檢查。

  可是……

  中華歷1033年春,汴京內城,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之后,死一般的寂靜。

  外城的一座影院

  “任務完成,目標人物銷毀,收隊?!?p>  一個短發帶著墨鏡的短袖黑衣人拋出手中的電話,化為一道弧線延伸到影院巨大的屏幕前,正好經過上面上演的男主角右眼位置。

  “砰!”

  一枚巨大的子彈穿過手機,然后打在屏幕上男主角的右眼中。

  “哈哈哈~我最喜歡這個老伙計了,”黑衣人在手中的老式合金槍身上狠狠吻了一下,“比我老媽的嗓門還大”

  影院中頓時像炸開了鍋,隨著無數尖叫聲人流涌動,擁擠著四散逃命。

  看著被炸得撕裂開來的屏幕,吹開冒出的濃煙,緩緩向著一面墻壁走去,然后仿佛液體般滲透了進去。

  不遠處另一條街道上一家伊藍州風情的餐廳門口,一輛掛著圣都羿府族徽的紅色帝國跑車中,下來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微卷的黑色發梢一直貼到了脖子上面,差一點就到了肩部,白皙的手指劃過暗紅色的車窗,不放心地向里面看了一眼。

  “為什么老大同時安排我這種無聊的任務呢?每次都有種做送外賣小弟的感覺……哎呀,真是不爽?!?p>  拿出一個遙控裝置,在紅色按鈕上輕按了一下,然后對著手機回話道“外賣送到了,倒計時三分鐘?!?p>  明媚的陽光下,男孩一手放在腳踏車手柄上,一手拿著冰淇淋開心地舔著。

  突然身后街道上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傳來,爆炸沖出的火焰瞬間淹沒了旁邊三四個店鋪。

  “男孩縮了下脖子,瞇起眼睛,然后停下腳踏車,用空出的左手拿出手機,“喂,老大,你的東西炸了?!?p>  “嗯,好,我這就去找你?!蹦泻⒂执饝艘宦?,收起手機在冰淇淋上狠狠咬了一大口,然后再次騎著腳踏車向著城外而去。

  城外高大的圍墻內,一個小型汽車廠中

  此時正有一個身穿軍裝的光頭大漢和一群黑衣人對峙著,而站在前面的黑衣人正是影院中出現過的那位短發大叔。

  “你知道,你是無論如何都拿我沒辦法的,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焙谝氯丝粗矍暗墓忸^男,感覺似乎有點棘手,不打算真的干起來。

  “哼!你想就這么走嗎?別說是你炸死的議員,我沒辦法向他們家人交代,光是看著這個工廠中死去的數百人我就不能不管?!?p>  “這都怪我不好,行了吧?”黑衣人看著光頭男一臉義憤填膺的表情,感覺有點頭痛?!笆俏乙徊恍⌒耐娲罅?,我代表全體殺手黨革命派向你道歉好嗎?”

  “不好,我個人認為還是殺了你們比較好?!惫忸^大漢覺得話說得差不多了,是開干的時候了。

  使勁抽了口還剩不多的雪茄,光頭大漢小心地拿出精美的木盒把剩下的小半截收起來,“這還是皇帝陛下當年送給我的,口感就是獨特??!”把木盒塞到口袋里,光頭大漢認真了起來:

  “知道我的圣軍封號是什么嗎?”

  “地獄怒火——沙九門,”短發黑衣人擺擺手“哎!沒辦法了,看來躲不掉了?!?p>  還不等黑衣人說完,只見光頭大漢雙手掌心的空氣一陣扭曲,然后一件機械盔甲出現在身上,雙手提著一架重型磁力光炮,對著一群黑衣人發射而去。

  “這汽車廠中的金屬足夠我合成軍方已知的八成武器,無盡的彈藥,自從隨著元帥一起退役后很久沒有這么痛快地戰斗過了,我就不信你能逃過一劫!”

  而這時汽車廠外,一個男孩騎著腳踏車慢悠悠地過來,停下車子,腳下站穩,然后伸出手掌對著遠處的一群黑衣人:“冰盾守護?!?p>  城外郊區河邊,闖王離開涼州一路來到青州,已經快十年了。當初老人李闖王臨死前和它商量是去冀州還是去青州好?闖王先去了冀州又來到青州,覺得青州好一點,于是留了下來。

  清澈的河水中時不時游過一條一尺長的青魚,這是以前涼州沒有過的,闖王一嘴下去,叼上來一條來到河邊咬了幾下一口吞下去,滿足地舔一舔嘴唇,正準備再下去抓一條。

  這時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從附近的高墻里面傳來,闖王抬起頭看了一眼,朝著高墻走去。

  汽車廠中

  光頭大漢看了眼對面的冰盾,手中電磁炮瞬間轉變,化為一個球形的裝置,被他放在地上,然后手中瞬間又多出一個小型導彈發射器。

  “這里已經布滿了高強磁場,你的能力已經沒用了,至于這個冰盾就讓我來破了它?!闭f完手中的特制破甲導彈毫不猶豫地發射出去。

  “冰術——北極光!”黑發男孩雙手瞬間結好印記,按在地面,一道七彩斑斕的光帶飄出,只見冰盾破碎的瞬間,那群黑衣人消失,然后出現在男孩身邊。

  男孩瞇起眼睛一笑“老大,我來晚了?!?p>  光頭大漢看著剛來的男孩,挺起胸膛深吸口氣,“看來要使真本事了,特戰機甲!”

  光頭將軍一聲大喝,周圍的金屬迅速化為液狀像他流動過來,然后按照機甲的構造凝固形態,同時一旁甚至有數個芯片迅速生成,然后鑲嵌到機甲中去。

  前后僅用了數秒鐘,四架機甲生成。

  “看來你現在只能控制四架了,是人老不中用了嗎?”

  “哼!對付你們這些雜碎足夠了。去吧,把那些罪犯砍成肉泥!”

  光頭將軍一聲怒喝,四架機甲手臂中伸出兩柄長劍,騰空飛起,向著一群黑衣人砍去。

  “天道,我們快走!”短發黑衣人眼看自己這邊不是對手,連忙招呼男孩。

  “好的,大哥站穩了,走起!”男孩一個響指,一群人腳下瞬間出現一條冰路向著空中延伸而去,準備越過高墻逃走。

  “還想走?讓你們這群兔崽子嘗嘗鐵血將軍的絕招?!?p>  ——“怒火天照!”

  只見一行人剛越過高墻,頭頂上方一道赤色光束從天而降。

  “糟糕?!蹦泻⑿睦锟┼庖幌?,抓著老大的手臂上瞬間升起一層鉆石般的冰晶,將兩人覆蓋起來,這時那道光束照在一群人身上,那些黑衣人瞬間化作灰飛,而兩人身上的冰晶也應聲而碎。

  銀色合金高墻之外

  闖王看著從空中掉下的兩人,騰身而起,用后背接住,馱著他們向森林中的河流源頭跑去。

  【沙洲·南孟菲斯】

  中華歷元年,春

  南孟菲斯城中的花朵,像整日在那個街角徘徊的少女一樣羞澀——

  自卑而畏懼的眼神看著每個路過的神氣威嚴的王子和公主。

  赫塔姆·金·依海瑞希,國王最小的女兒,因為沒有心念而被國王厭棄。

  心念是侍奉神之念,沒有心念就是不可奉獻之人。沙洲人自古以來侍奉沙漠之神,世代奉獻自己的心念,甚至在死后獻出自己的靈魂。

  神廟中,一位位王子和公主排在國王和王后身后在神像前跪拜,獻出自己純潔的心念。

  美麗的大公主,金色桂冠戴在盤曲著的金色長發上,美麗圣潔的臉龐呈現著自信而善良的微笑。跪拜下去時,隨著虔誠的禱告聲,一點金色的光芒從她的眉心中飄出,落在沙神金色高大的神像上——這就是心念。

  一位位王室成員獻出自己金色的心念,終于輪到可愛的小公主。

  輕輕掀起自己小巧的衣裙,學著哥哥姐姐們的樣子,虔誠地跪拜下去,她輕聲地禱告著:

  “我信仰著的偉大的沙漠之神

  你賜予我生命,賜予我安寧

  我愿意一世侍奉您

  直到獻出自己的靈魂

  ……”

  可是禱告完畢沒有金色光點飄出,哪怕是一星半點的光芒。

  “為什么?帶她回去!”

  高大威嚴的國王心中一跳,慌張地看了神像一眼。

  金碧輝煌的王宮議事宮殿中

  ——“沒有心念,那就獻出自己的靈魂吧!”

  父王震懾蒼穹的呼喝,不可抗拒的氣勢壓迫著小公主趴伏在地上,心臟擠壓著胸口,小手緊抓著心口的衣襟,劇烈地咳嗽了一聲,一口鮮血吐在了大殿上。

  國王皺著眉頭揮揮手,“帶下去,她該為沙神獻出更多的鮮血?!?p>  “成人禮時就獻祭靈魂吧!——真是廢物!”

  小心地從街角走出來,一枚淡紫色的丁香花瓣粘在金妮散亂的長發上,但是她現在還沒有心情去欣賞,金色海浪般的秀發上——丁香的或是什么別的美麗的花瓣,“我該離開這里,去個不使父王覺得我會給他在沙神面前丟臉的地方?!?p>  “你該去個有人喜歡你的地方?!卑岛⑿Φ脑捳Z讓小公主受寵若驚,“我可愛的公主殿下,或許你該到海邊去?!币恢缓谏鹈柠W鵡落在她的肩膀上。

  “為什么到海邊去呢?”

  “要回到我的家鄉就要到海邊去?!?p>  煙塵飄散間一位王子騎著白馬走過來,“金妮,你還學會巫術?真是可悲?!?p>  王子沒有在她身邊停留下片刻,“我討厭黑色的烏鴉,總是蠱惑人心?!?p>  “可,這是只……”小公主還沒來及解釋,看著已經遠離的王子哥哥,不知還有沒有解釋的必要。

  “可這是只鸚鵡?!?p>  “人類總是被自己眼中的色彩所迷惑?!蹦侵畸W鵡抖動了下翅膀,只見它身上的羽毛從頭到尾全部變成了白色。

  ……

  “好神奇的魔法??!”

  “好漂亮的鴿子??!”

  ……

  白色鸚鵡無奈地攤了下翅膀,“看吧,又被迷惑了?!?p>  金碧輝煌的王后臥室中,威嚴的國王內心忐忑地坐下來,接過王后遞過來的一杯茶水,一口飲下。

  “陛下,你不該這么對待小金妮的,她才只有五歲??!你該想想她是多么地愛你……”美麗而高貴的王后勸說道。

  “你該想想現在沙神會怎么想,他會多么地憤怒,若是降罪下來所有的王室都得為金陪葬!”

  “那你準備怎么安排她獻祭之前的生活呢?”王后知道不可能說服國王陛下了,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她想去哪里都行,就是別讓我再見到她?!眹踉俸攘丝诓杷?,瞪著圓圓的雙眼對著王后威脅道,“你要是敢幫她逃跑,我就讓你和她一塊獻祭?!?p>  即便是這樣的沙城,在春天里也到處飄蕩著淡淡的花香。孟菲斯是白色羅沙藤的盛產地,不論是坊市中,還是居民沙石塔樓上到處都纏繞著羅沙藤墨綠的藤蔓。潔白的花朵成串地垂下來,飄蕩在干燥的熱風中,空氣都涼爽了下來。

  那瓣紫色的丁香花嬌小的模樣被淹沒在一簇簇的藤蘿叢中,毫無氣息可言。

  “這些羅沙藤要被進貢到新都去,都小心一點,路途遙遠一年只來得及運一趟,若是不小心死了連補救的辦法都沒有?!?p>  皇城總督連木薩姆指揮著一群壯漢將一桶一桶的清水倒進羅沙藤的花盆中,而那些貪婪的藤蔓毫不客氣地瞬間吸干。

  “我們該怎么去海邊呢?是要跟著這個商隊嗎?”

  “不,我們自己走著去,這些羅沙藤就是沙神的眼睛,怎能在他眼皮底下逃跑呢?”

帝皇彩票苹果 内蒙古11选五投注 飞鱼彩票基本走势图 昨天晚上的七位数开奖号码 江西多乐彩机选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江苏快三组合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哪里有卖 上班炒股 北京pk赛车是福彩还是体 河南快三计划